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原著《父母爱情》里,我看到了人性的扭曲与恶

2022-01-11 13:50:36


江昌义也是弱者,一生下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直到母亲离世前才说出真相,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当年《父母爱情》热播时,很多人观看了以后,被江德福和安杰那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惊艳到了,几乎看不到人性的恶。然而,原著里的《父母爱情》却并没有那么美好,里面透露出了许多人性扭曲与恶的一面。例如,江昌义在原著里就是个无情无义之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惜践踏江德福的清白。

原著里的江昌义在母亲的唆使下,去找了江德福。江德福安排江昌义去战友的手下当了兵,几年后退役,脱了军装,去南方的特区的城市做了一个企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多年以后,江德福的小女儿小七出差到南方城市,顺便拜访了江昌义。江昌义为了显摆自己已不是往日那个唯唯诺诺的江昌义,特意安排了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大酒店接见了老七,而且没有带上妻子,独自一人接见老七的。见到老七时,江昌义是坐在有着巨大礼花似的吊灯柔和的光线下,跷着二郎腿,很无所谓地叫了一声“小妹”。

接下来,很直言不讳地说出了他当年的卑劣行径。原著是这样写的:

小妹,他这样对我说,咱俩压根就不是什么同父异母的兄妹,严格来说,咱们应该算是堂兄妹,我是你的堂哥,你是我的堂妹,不过这种血缘也是够近的了,跟亲兄妹也差不到哪儿去。

江昌义在老七面前说这番话,居高临下,没有任何铺垫与过渡。

这让老七气不打一处来。当年老七觉得自己全家恶毒了对待了一个善良无辜的农村青年,使他蒙受了屈辱和痛苦。时至今日,老七对这事情仍然耿耿于怀,甚至埋怨母亲太过绝情。当听到江昌义跷着二郎腿,轻描淡写地说出这一番话以后,老七就像嘴里吞下一只苍蝇一样恶心,很想当场给他一巴掌。

然而,当他看到老七眼里对他有痛恨时,他竟然毫不在意,全然没有把老七的痛恨放在心上。用一只镀了一层金的很高级的打火机啪地一声点上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后,目光直插进了老七的眼睛里,继续地述说着那无耻的过往,

原著是这样写的:

“我母亲跟你父亲结婚时,你父亲刚结婚没多久就跟着路过我们村的老六团走了,这一走就是五六年没有音讯,不知是死是活。我母亲守了五六年的活寡,作为女人,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这里头的苦衷。我母亲跟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大伯好上了,不幸怀上了我。正好这当头你父亲、我的叔叔不声不响地回来了。你父亲很快就发现了我母亲肚子里的我。虽然我母亲一口咬定我是他的,但这是骗不了你的父亲的。你父亲左猜右猜,就是没猜到在同一个院子里住着的我的父亲、你的大伯,也就是他的亲大哥身上。你父亲一怒之下,把我母亲赶出了家门。那个时候赶走一个女人 是件很容易的事,甚至连休书也不用写了。我母亲回到娘家生下了我,含辛茹苦把我养大,在她死前她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在她的授意下我没去认那个依然 活着而且就在眼前的亲爹,而是到你家冒认了你的父亲。我的长相把你父亲都 搞糊涂了,他甚至相信了我是他的儿子,虽然他在心里一直犯着嘀咕,但他毕竟是把我认下了。你的父亲很厚道,他脑袋怎么就不稍稍再拐点弯?世界上像 应该 叔叔或舅舅的孩子很多很多,你说是不是,小妹?”

他吐出一口烟,又说:“我知道这很卑鄙,但没有那时的卑鄙,哪能有今天的我?为了这种卑鄙,我想我该付出的差不多都付出了。小妹,你大概已经不记得我在你家过的那一个月,但我不会忘记,永远都不会忘记。”

江昌义说的一番话,把老七说得哑口无言,往昔对江昌义的那点怜悯之情也荡然无存。

由此可看出,张桂兰,江昌义人性险恶的一面。

张桂兰的恶,明明是自己背叛了江德福,不但没有一点愧疚。临死前,还授意自己的儿子去找江德福。张桂兰心想,江德福地位显赫,绝不能因为这点事情败坏了的名声,当江昌义找到他时,他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江昌义自己也明知不是江德福的儿子,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还是按照母亲的授意,去找江德福,在众人的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江德福的面前,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爹。这一行为不知道有多卑鄙。

电视剧里的江昌义没有恨安杰,而且还娶了安杰的外甥女。可原著里,江昌义是恨透了安杰。原著是这样写的:

你们家我最恨的就是你的母亲,怪不得老家没有一个说她是个"好”字的。她看我的那种眼神,就像是一个小偷,一个无赖,偷走了她明媒正娶正房太太的荣耀。叫我说,她才是一个小偷哩,她偷走了原来本该属于我母亲的一切。”

控诉完安杰,还不忘把所有城市女人踩一脚,连同老七一起骂了:

“城市里的女人真绝,她们看不起农村人,管农村人叫乡巴佬,但一旦这些乡巴佬的男人出人头地,城市女人又不肯放过她们,蜂拥而上,统统把他们俘虏过去,抢走本该属于农村女人的一起,你母亲就是其中的一个。”

话里话外,江昌义没有半点感恩,有的只是深仇大恨和人性的扭曲。他把时代给他们造成的不幸,全部强加在了城市女人身上!

当今社会‬,大家‬都有‬这样‬的‬共识‬,弱者‬就是‬善‬者‬, 因为‬弱者通常不会主动攻击他人,被别人使坏坑了也很少反抗,只做善事不攻击他人。

然而‬文中的‬张桂兰‬,江昌‬义‬虽然‬都是‬弱者‬,但并非‬善者。

张桂兰是弱者,一个农村女人嫁给了丈夫没几天,丈夫就跟部队走了,六年时间杳无音讯,这样的遭遇确实值得同情。但她并非善者,丈夫不在家,她不守妇道,出轨了,而且出轨的对象还是江德福的亲哥哥。

江昌义也是弱者,一生下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直到母亲离世前才说出真相,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江昌义的遭遇确实值得同情,但也不是他去污蔑江德福的的理由。

当江昌义来到岛上,来到江德福家,推开他家的门,当着他众多子女的面,扑通一声跪下,喊出那声“爹”。此时江德福一家人的怜悯之情油然而生。尽管安杰对于江德福这个从天而降的儿子很生气,但也没有做出过激的行为。

留在江德福家,江德福的儿女除了亚菲,其他子女对江昌义都很不错。特别是老七,走向前安慰江昌义,叫他别哭了,给他递毛巾,找牙刷,告诉他挤牙膏。

然而,老七的这一系列对江昌义的暖心行为,并没有换来江昌义的半点感激,而是怨恨。怨恨老七一家偷走了本该属于他和母亲的幸福生活。

多年以后,当老七出差南方,江昌义选择了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大酒店里,接待了老七,谈话间,把老七狠狠的数落了一顿,泄了他心里多年的私愤。对于当年的恩情,闭口不提。

老七当年的善意惨遭报复。弱者在毫无抵抗能力之时,毫无作为,所以被世人伪认为是善者,但他们有朝一日强大起来,就会露出他们狰狞面目,来报复你,新仇旧恨都强加在你身上!

“是你们一家偷走了本该属于我和我母亲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