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北京服装学院|攻克“快、护、暖、美”难题 打造冬奥“战衣”

2022-01-11 13:56:36


北京服装学院教授、国家冬季运动服装装备研发中心主任刘莉 受访者供图系统规划、综合减阻,助力速度项目比赛服在北京服装学院芍药居校区的一栋红色大楼里,一套套冬奥比赛服在此研发、设计、裁剪、调整,直至最后诞生。


北京2022年冬奥会即将到来,运动健儿们的冬奥“战衣”一直是大众关注的焦点。

“在冬季竞速类项目中,0.01秒就可能决定一块奖牌的归属,这0.01秒可能就来自于服装和装备。”作为冬奥“战衣”科研团队的负责人,北京服装学院教授、国家冬季运动服装装备研发中心主任刘莉期待能通过研发助力冬奥健儿更进一步。

目前,这些即将在赛场上亮相的冬奥“战衣”进展情况如何?冬奥比赛服如何解决“快、护、暖、美” 四个关键技术问题?服装研发及设计过程中曾遇到哪些难题?1月7日,刘莉在北京服装学院芍药居校区向记者揭秘冬奥“战衣”设计、研发的幕后故事。

北京服装学院|攻克“快、护、暖、美”难题 打造冬奥“战衣”

北京服装学院教授、国家冬季运动服装装备研发中心主任刘莉 受访者供图

系统规划、综合减阻,助力速度项目比赛服

在北京服装学院芍药居校区的一栋红色大楼里,一套套冬奥比赛服在此研发、设计、裁剪、调整,直至最后诞生。

推开大门,可见数个办公室内分别放置着制作服装的面料、缝制服装的机器、成衣等,也有部分科研人员在进行服装修剪、比赛服检查等工作。随着冬奥会的日渐临近,冬奥服装的制作也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走廊里的科研人员行色匆匆,神色略显疲惫,他们都在为冬奥“大考”做最后筹备。

北京服装学院|攻克“快、护、暖、美”难题 打造冬奥“战衣”

北京服装学院学生对比赛服进行检查。 图/新京报摄影记者 王嘉宁

时间回到2019年,彼时,刘莉带领科研团队获批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科技冬奥”重点专项——“冬季运动与训练比赛高性能服装研发关键技术”项目。据刘莉介绍,项目研发的成果服务于冬奥会的国家运动员,主要适用于8项冬季运动,包括短道速滑、速度滑冰、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钢架雪车、北欧两项中的跳台滑雪、高山滑雪等项目。

在刘莉看来,冬奥服装研发的每一个阶段都曾面临各式各样的问题,但如何解决比赛服的“快”这一关键任务,始终是贯穿冬奥“战衣”研发过程中的重点及难点。

据了解,“快”主要针对的是短道速滑、高山滑雪等竞速类项目比赛服的综合降阻问题。“这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刘莉表示,为达到综合减阻效果,团队在初期需要通过CFD数值模拟,获得运动员表面速度分布、压力分布、不同姿态切面流场分布等规律,初步探索减阻结构的设计,“这为比赛服的结构设计提供基础。”刘莉说道。

之后,团队需要进行比赛服面料的制造。据刘莉介绍,表面光滑的面料并不是降阻面料,反而是有微结构设计的面料更有利于减阻。她打了个比方,高尔夫球是凹坑型结构,它能够击非常远的距离。为了最大程度降低比赛服空气阻力,刘莉带领团队制作了众多方案,来试验不同的结构设计、面料设计等。以速度滑冰比赛服为例,团队仅帽子部分就设计了21个款式,腿部设计了10种款式。

打造兼具“快、护、暖、美” 的冬奥“战衣”

除了解决比赛服“快”这一难题,“护”“暖”“美”也是刘莉团队需要攻克的关键任务。

其中,“护”涉及训练比赛过程中装备的保护性能。据了解,冬季运动项目运动员在高速运动状态下容易发生冲撞或拉扯等情况,因而冬季运动损伤概率远超过夏季运动。

为加强比赛服的保护性能,刘莉团队根据不同运动项目的特点,分别制作了相应的防护措施。其中,针对高山滑雪训练防护服,团队采用新型柱状阵列式抗冲击结构和新型吸能缓震材料,有效保护高山滑雪运动员穿越旗门时的抽打伤害。据北京服装学院教师张鸣雯介绍,上述柱状阵列式抗冲击结构在起到关节防护效果的同时,也能保证运动灵活度。

此外,团队也进行刺割类防护面料的研发工作。在研发中心内,张鸣雯向记者展示了团队研发的防切割等级为2级的面料,它的防护效果简单来讲就是“冰刀划不破”。该面料呈白色,在拉伸过程中能感受到面料的弹性。据了解,团队目前已研发并生产了超韧耐切运动面料,耐刺割性能优异,能有效保障运动员训练比赛时的安全。

在冬季运动中,比赛服的保暖也是大众关注的问题。据了解,刘莉团队为雪上项目设计了“堡垒”综合保暖系统。该系统应用智能主动加热技术,保障穿着人员在-30度低温环境下可持续作业180分钟以上,并兼顾防风、防水、透气、耐磨、多功能高效保暖等特点。刘莉表示,该系统具备几个不同档位的温度调控,使用者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调节。

“美”的展现也是比赛服的功能之一。据了解,此次团队承担了国家花样滑冰队伍中部分比赛服的制作,目前制作了超100套的比赛服装、设计款超过1000套。刘莉透露,花样滑冰比赛服的设计与比赛曲风相关,同时结合中国文化的元素,今年着重增强中国传统工艺运用,比如刺绣、传统印染等。

除了让花样滑冰比赛服“美”,刘莉团队在牢固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现在我们针对可能存在的危险下了很多功夫。首先,取消拉链、扣子等常规服装的辅件,使其只具装饰性,而没有功能性;其次,大的饰品会反复加固,因为比赛过程中掉落会扣一分,对于运动员至关重要。”刘莉说道。

量身定做奥运“战衣”

以花样滑冰的比赛服为例,制作这样一套“战衣”需要经历了解音乐、大量调研、设计手稿、制作裸服、镶钻装饰、陆上试穿、冰上试穿等多个环节。

“每个运动员的身材都有特殊性,服装要扬长避短,遮盖缺陷。”刘莉提到,有些运动员腰部可能比较长,在服装上就要避免一些凸显腰长的设计,有的运动员可能上镜的时候比较壮,在服装上就通过一些设计使得身材更瘦,比例更加协调。她表示,通过这些个性化调整,让“战衣”更加符合运动员的自身情况。

刘莉也透露,本赛季部分比赛服已经在2021年10月提供给运动员,后期,他们又根据运动员在赛场上、训练中的表现和反馈,制作了比赛服的提升版。

北京服装学院|攻克“快、护、暖、美”难题 打造冬奥“战衣”

北京服装学院学生对花样滑冰比赛服进行镶钻装饰。 图/新京报摄影记者 王嘉宁

针对其他速度类项目的比赛服,为了实现每套服装的精细化制作,刘莉表示,2021年年初,她带领团队为四百多名国家运动员进行了三维测体,给运动员全身涂满黑点,追踪运动员的动作,细化研究运动员的皮肤伸展规律,进而精细化设计比赛服的结构,以最大程度地符合运动员的动作规律。

回顾整个冬奥“战衣”的研发、设计、制作过程,刘莉感慨“时刻都会遇到难题,常常有困难。”她表示,在整个研发过程中受到疫情的影响,跟运动员接触成为难题,部分服装制作的基础材料进出口都变得非常漫长,但她也表示,哪怕在这样的严峻条件下,团队也从始至终都严格遵守防护政策,合法合规开展工作,为冬奥“战衣”贡献自己的全力。

距离冬奥会开幕不到30天的时间,刘莉坦言,自己的心情是既紧张又期待。一方面,有些工作在收尾过程中,工作节奏依旧繁忙;另一方面,团队整体的研究工作进行了这么久,希望真正在奥运赛场助力中国运动员们的表现。

采写 新京报记者 吴苹苹 摄影记者 王嘉宁 编辑 缪晨霞 校对 危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