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鬼镇:悲剧是从错误被掩盖的时候开始酝酿 捂得越严 报复越可怕

2022-01-11 13:56:54


直到尼尔斯将一份材料丢在他面前,说:“谢沃斯季扬诺夫上校,不,普罗霍罗夫上校,13年前曾在斯克伦达镇的军事基地服役,我想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吧?


拉脱维亚鬼镇

鬼镇:悲剧是从错误被掩盖的时候开始酝酿 捂得越严 报复越可怕

作为一个被废弃的军事基地,13年来,拉脱维亚的斯克伦达镇一直罩着诡异的面纱,似乎除了暗夜里游荡的幽魂,就很少有人涉足其中,因此它被称为鬼镇。

2011年,政府决定对该镇进行公开拍卖,希望能将这块闲置的土地重新加以开发利用。

俄罗斯富商德维金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一心想将其拿下。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一连串离奇的死亡事件接踵而至……


鬼镇噩梦

斯克伦达镇位于拉脱维亚首都里加以西150公里处,曾是苏联的一个军事基地。

鬼镇:悲剧是从错误被掩盖的时候开始酝酿 捂得越严 报复越可怕

1998年,随着最后一批俄罗斯部队的撤离,该镇成了一个荒芜人烟、鸟不下蛋的“鬼镇”。

2011年,拉脱维亚政府宣布以120万美元的超低价对该镇进行公开拍卖,俄罗斯“阿列克谢吉弗斯科”公司的老板德维金对此很感兴趣,觉得如果借助“鬼镇”这个噱头,再经过精心的宣传,就可以将其打造成恐怖旅游的绝佳之地。

就在德维金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时,突然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提醒他网上流传着一个和鬼镇有关的诅咒。

德维金好奇地搜了一下,发现网上真的流传着这样一个帖子。

帖子里说,当年俄罗斯决定放弃该军事基地是因为镇子上出现了诡异的事情,很多士兵先后莫名其妙地死去,身上却找不出半点受伤的痕迹,体内也查不出中毒的迹象。

有人想到了之前发生的一起暴力事件:上校普罗霍罗夫与列兵科兹洛夫在酒馆中发生了口角,结果喝得醉醺醺的普罗霍罗夫一怒之下拔出手枪当场击毙了科兹洛夫。

此事被军方压了下来,普罗霍罗夫只受到了轻微的处罚。

这时,有人不禁将此事与接连发生的神秘死亡事件联系起来,认为科兹洛夫死得冤枉,是他的鬼魂在进行报复。

尽管军方想尽办法辟谣,可是,始终没能查出这些人的死亡原因,而死亡如瘟疫一般,仍在继续蔓延着。最终,俄罗斯做出了放弃该基地的决定。

不过,科兹洛夫的亡魂一直在鬼镇上空游荡,如果有谁不信邪,胆敢踏入鬼镇,将会有去无回。

虽然帖子里说得有模有样,但德维金并不相信,他担心这是另一个想要低价购买小镇的人捣的鬼。

在拍卖会上,德维金果然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对方是一个干瘦的小老头,每次德维金出价,他都要多喊1万美元。

双方就这样一路叫上去,当德维金叫出310万的时候,对方终于放弃了。德维金长出了一口气。

德维金迫不及待开始了“鬼镇”的建设。

他选定了镇子边缘的几幢房子,让工人们分别将其改建为旅馆、饭店和超市,其余的建筑设施则保持原状。

与此同时,德维金与各大旅行社取得了联系,尝试着推出“鬼镇两日游”,没想到反响不错,报名人数超出了他的预期。

德维金大受鼓舞,催促工人日夜开工。

意外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一名夜班工人清晨时被人发现死在了街头,警方对现场进行了勘查,没有发现他杀的痕迹,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外伤,也没有查出中毒的迹象,一时无法确定死因。

还好,接下来的一周,没有意外再发生,工程顺利地结束了,德维金暗自松了口气。

月末的时候,“鬼镇”迎来了第一批客人。

他们像探险家一样兴奋地在这些废弃的营房、仓库、地下工事里搜寻,并为偶然找到的一枚弹壳、一张旧地图激动不已。

而最令人刺激的环节莫过于“夜宿鬼镇”了。太阳落山后,饭店、超市就停止了营业,整个小镇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为了增加气氛,旅馆里并没有供电,只提供蜡烛进行照明。

第二天一大早,黑着眼圈、一夜没睡好的游客们便纷纷冲出房间,兴奋而激动地说着自己昨晚的感受。

不过,有一对情侣直到吃早饭的时候也没有现身。

导游去敲他们的房门,没有人应答,于是便用备用钥匙打开门进去,却发现床上的两个人已变成两具僵硬的尸体。

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初步检查,结果和那名工人一样,死因不明,而且死者表情平静,似乎完全没意识到死亡的降临。

不祥的预感袭上德维金的心头,他开始有些相信那个诅咒了。

不过,几百万已经掏出去了,本钱都没有收回来,德维金非常不甘心。

他用钱封住了导游和警方的嘴,继续开展他的“鬼镇游”。

然而等待德维金的又是一场噩梦,这对情侣的死因还没有查明,又有一名游客半夜时分离奇死去。

这下,德维金再也没办法隐瞒下去。

一时间,“鬼镇上幽灵索命”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拉脱维亚警方迫于压力,更换了办案人员,改由经验丰富的尼尔斯探长负责此案。



缉凶遇险

鬼镇:悲剧是从错误被掩盖的时候开始酝酿 捂得越严 报复越可怕

接受讯问时,德维金提及了帖子里说的“科兹洛夫的诅咒”。

尼尔斯虽然深表怀疑,还是试着查找当年的资料,却发现和该基地有关的所有资料都被销毁了。

不过,神通广大的尼尔斯几经辗转,还是找到了一名当年在基地服过役的拉脱维亚人。

从这人口中,尼尔斯惊骇地得知,帖子里讲的故事竟然是真的!

13年前,先后有数十名士兵莫名其妙地死去。大家都传言,是屈死的列兵科兹洛夫的亡魂在复仇。

很多人因为害怕申请退伍或调离,基地里人心惶惶。

军方开始还极力压制,可随着死亡人数的激增,局势慢慢变得无法收拾,不得已,军方最终决定放弃该基地。

只是每个人都被严令起誓,永远保守这个秘密。

尼尔斯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对冤魂索命的说辞不屑一顾。

他和德维金商量,对外放出风声,说凶手已经捉住,“鬼镇游”也重新启动,然后由警员们扮游客引蛇出洞。

德维金对亡灵索命的说法也是将信将疑,提出自己也要加入到埋伏的队伍中来。

尼尔斯答应了。

第二天,拉脱维亚的各大报纸登出消息,称警方已经捉住了斯克伦达镇连环死亡案的嫌犯,此人也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现在“鬼镇游”已经恢复,今晚就会有一批最大胆的游客体验恐怖的“鬼镇之夜”。

接下来,尼尔斯开始了缉拿真凶的行动。

他将人员都集中在了旅馆周围:两个人守在旅馆的房间里,其余四个人则蹲守在房子周围,并且让没有佩枪的德维金跟在自己身边,以便遇到危险时可以对他进行保护。

晚上8点多,所有设伏人员全都各就各位。

尼尔斯和德维金的蹲守点在距离房子百米开外的一片草丛里,各种各样的小虫子不时从他们身上爬过。

尼尔斯忍耐着,一动也不动。德维金却有些受不住了,只趴了一小会儿,就扭来扭去,并且想要站起来,被尼尔斯一把按住。

浑身痒得难受的德维金于是从口袋里掏出瓶驱蚊液来,在自己和尼尔斯身上一顿狂喷。

气得尼尔斯嘘了一声,要他保持安静。

德维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他睁开眼睛时,发现天已经亮了。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僵直的四肢,转过头,看到尼尔斯趴在一蓬草上睡得正香,便伸手推了推他。

尼尔斯倒是很警觉,一个挺身跳了起来,同时拔出了佩枪。

“放松点儿探长,我想我们的行动失败了。”

德维金摇摇晃晃站起身,看到埋伏在不远处一堆碎砖后的两名警员也蜷在地上睡得正香,不由摇摇头,用批评的口吻说:“探长,你的警员们都很不尽责嘛。”

尼尔斯有些恼怒地瞪了他一眼,走过去用脚踢了踢两名手下,突然间,他脸色大变,好像看到了鬼一样。

原来,这两名与他们相距不过百米开外的警员竟然都死掉了!

尼尔斯猛地跳起身向旅馆里冲去。

当他冲进另外两名手下所埋伏的房间,看到两具冰冷的尸体时,只感到两腿一软,差点儿没跌坐在地上。

这一整晚,四周都很安静,没有一点异常的声音。

如果凶手真的是人,他也未免太胆大妄为了。



真凶现形

几个人的死同样找不出原因,尼尔斯一时陷入了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去追查这来无影去无踪的鬼魅杀手。

鬼镇:悲剧是从错误被掩盖的时候开始酝酿 捂得越严 报复越可怕

这时,德维金的一句话提醒了他。

德维金坐在警局的长椅上,双手狂乱地抓着头发,懊恼地自言自语:“我真该听那人的话,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尼尔斯心中不禁一动,突然想到,给德维金打电话和在网上发帖子的人会是谁呢?他一定是知道内情的人。

想到这里,尼尔斯立刻行动起来。他找了个黑客帮忙,经过筛查,最终锁定了一个IP地址,这便是“鬼镇诅咒”帖子最先发布的源头。

当德维金在警局见到这个发帖人时,不禁大吃了一惊,这人不正是在拍卖会上和自己竞价的那个干瘦的老头儿吗?

他为什么一边散布恐怖流言,一边又极力想买下小镇呢?

起初,面对警方的讯问,这个叫谢沃斯季扬诺夫的人一直不肯开口。

直到尼尔斯将一份材料丢在他面前,说:“谢沃斯季扬诺夫上校,不,普罗霍罗夫上校,13年前曾在斯克伦达镇的军事基地服役,我想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吧?”

老人的脸色变了变,终于开口了:“我发过重誓要保守机密,可是现在死了这么多人,看来我不能再沉默下去了。”

并说今晚将带他们一起去捉拿“凶手”。

傍晚时分,普罗霍罗夫手里拎着个袋子出现在斯克伦达镇。

他先是掏出瓶液体向每个人身上喷洒,然后将袋子打开,众人这才看到,原来里面有一只五花大绑的猴子。

普罗霍罗夫把猴子丢在一棵树下,并在上方设置了一张大网,然后吩咐众人在周围埋伏好。

尼尔斯手一直摸着枪把手,随时准备和出现的凶手进行殊死搏斗。

而一旁的普罗霍罗夫却没有一丝紧张感,只顾着用红外线夜视望远镜盯着树下的猴子。

一直等到午夜时分,凶手也没有现身,尼尔斯眼皮不自觉地开始打架。

这时,普罗霍罗夫拍了他一下,轻声提醒道:“‘幽灵来了!”尼尔斯闻听立刻睡意全无,可是,他努力睁大眼睛,也没有发现树下有什么异常。

这时,普罗霍罗夫拽动绳子落下了罗网。

尼尔斯急切地站起身想要奔过去,却被普罗霍罗夫拉住了:“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天亮后我们再过去收网吧!”

好不容易熬到东方破晓,尼尔斯迫不及待地奔到树下,然而,让他失望的是,网中除了猴子的尸体,根本没有凶手的影子。

这时,普罗霍罗夫指着猴子尸体上几只个头很大的蚊子说:“探长,这就是你苦苦寻觅的幽灵杀手。”

原来,普罗霍罗夫在基地时负责研制新型化学武器,谁知实验过程中,因为实验员的疏忽,发生了泄露,这些毒性超强的药剂引起了附近蚊子的变异,它们不仅个头大,而且身上含有可以致生物体神经麻痹的剧毒,叮咬人畜后,毒液通过表皮细胞内的毛细血管流入脑髓内,从而使人畜不知不觉中毒身亡。

不过,它们怕光,所以只在晚间出没,白天就躲在这些废弃建筑的角落里。

军方采取了很多办法都没能彻底消灭这些变异的蚊子,而接连不断的死亡事件在基地引起了恐慌。

当年列兵科兹洛夫就是因为要趁着酒劲在酒馆宣扬此事,被普罗霍罗夫慌乱之中打死的。

后来普罗霍罗夫被象征性惩戒后,按上级安排隐姓埋名生活。不久,该军事基地也被生化蚊子逼得荒废了。

2011年,当普罗霍罗夫听说拉脱维亚政府想将小镇拍卖的消息,很是着急,可他编的恐怖诅咒没能吓退德维金。

不得已,普罗霍罗夫想方设法筹措了300万的资金,准备将小镇买下来,可是最终却在德维金310万的叫价前败下阵来。

至于那次夜间设伏,德维金与尼尔斯能够逃脱魔掌并非偶然,而是讨厌虫子的德维金在周围喷洒了驱蚊药的结果。

德维金听后,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来。

这时普罗霍罗夫看着他说:“现在你是小镇的主人,有些事还要你自己拿主意。”

德维金脸色苍白,沉默了好久后,终于下定决心,坚定地说道:“悲剧是从错误被掩盖的时候开始酝酿的,捂得越严,悲剧的报复越可怕。我决定终止开发,接下来的目标是筹集资金,呼吁大家共同治理污染严重的斯克伦达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