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大宅门:二爷真是被韩荣发气死的吗?事实证明他是自杀

2022-01-11 14:00:57


他的父亲白萌堂对他的评价:懦弱老实他的儿子白景琦对他的评价:一生襟怀未曾开他的弟弟白三爷对他的评价:连个蚂蚁都踩不死他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我,不如个娘们透过镜头我们可以看到面对被詹王府砸了马车他不会去思考原因,也不会去问原因,只是一味委屈地哭


《大宅门》中,白家二爷白颖轩虽然属于配角的地位,但用现下流行的一个词语就能概括他的一生:佛系。

他的父亲白萌堂对他的评价:懦弱老实

他的儿子白景琦对他的评价:一生襟怀未曾开

他的弟弟白三爷对他的评价:连个蚂蚁都踩不死

大宅门:二爷真是被韩荣发气死的吗?事实证明他是自杀

他自己对自己的评价:我,不如个娘们

大宅门:二爷真是被韩荣发气死的吗?事实证明他是自杀

透过镜头我们可以看到面对被詹王府砸了马车他不会去思考原因,也不会去问原因,只是一味委屈地哭;面对家庭纠纷时,他的习惯性动作就是去茅房;面对辛苦支撑家族的妻子,自己心疼却帮不上忙,只会劝说妻子放弃当家;面对儿子被妻子赶出家门,再心疼再不赞同也只是默默地佝偻着腰偷偷地送儿子

大宅门:二爷真是被韩荣发气死的吗?事实证明他是自杀


对于家中的一切事情,原有老爷子坐镇,再看不惯也仅限于找大哥告状,等到媳妇当家也是一切听吩咐,半点不操心,所以说佛系,其实懦弱、窝囊一直是贴在他身上死不掉的标签,然而就是这样的佛性,在面对女儿被流氓无赖韩荣发欺负时却拎着花铲咬牙切齿的和韩荣发拼命,吓跑了韩荣发。

大宅门:二爷真是被韩荣发气死的吗?事实证明他是自杀

通过这个片段,很多人认为再好的脾气在面对女儿被性侵时都会激发男性勇敢的基因,白二爷这是护女心切,引发了疾病,最后中风而死。

一开始我既感动于白二爷的爱女之心,又遗憾于白二爷临死也没见到心心念念的儿子,但十年后再看我却有了新的认识: 白二爷的死这个锅不能让韩荣发全背,因为白二爷是心甘情愿的慷慨赴义!

先来看看白二爷人生中的几件大事:

道出真言惹灾祸

其实白二爷在兄妹中的排行就属于爹不疼娘不爱的,事实上他也确实如此,医术没有大哥精湛,又不如三弟会哄人,所以他一直是本本分分的、任劳任怨的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计较自己的得失,但就这样辛辛苦苦去安国办药还被弟弟怀疑私吞了好处,这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

但如果仅仅是弟弟的猜忌也无所谓冤枉,因为白三爷自己就是私吞公款的主儿,所以看谁都是贼。但谁也不成想二爷的一次普通的出诊竟然惹上了大麻烦。

詹王府来请大爷过府看诊,本来詹王府老福晋信任的是大爷,但凑巧的是大爷进宫请脉才有了二爷的出马。看病对二爷来说也是小意思,但事情就出在大格格身上,给老福晋号完脉后,又按照主家吩咐给大格格看,二爷喜气洋洋的告诉詹王爷:大格格是喜脉!

大宅门:二爷真是被韩荣发气死的吗?事实证明他是自杀

二爷看诊这么多年,第一次发现号出喜脉,主家不但不高兴还让人砸了自己的马车,对此其有不解,也有委屈,自己又没有争辩的勇气,哭哭啼啼回家了。

他没胆略没有谋略,可以哭哭啼啼,但白家当家人白萌堂却不是软脾气的人,他认为詹王府此举不是砸马车,是打白家的脸面,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原因,白家通过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大格格还待字闺中,如何怀孕?肯定是偷人了,詹王府家风不好,作出此等有辱门庭之事,反倒倒打一耙拿白家作法子,白老太爷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就想了一个损招:开安胎药,结果最后孩子以事实向世人证明不是白家医术不行,是他詹王府欺人太甚,最后硬是逼着詹王府低头认错,但为此两家的梁子也结下了。

其实这件事,白家也和贵武结了梁子,还是大梁子,因为大格格肚子里的孩子是贵武的,贵武又不能娶大格格,这件事自然就惹怒了詹王爷,贵武作为破落户不但需要到詹王府打秋风,又惧怕詹王爷,所以他对白家的就演变了阴谋算计,在某些事情中点鬼火煽煽阴风,害的白家大爷被冤枉被判了斩监候,白家的老铺百草厅也被查封,白家就此落寞。

祸不单行,白家当家人白萌堂悔恨交加,认为自己害了长子,又害得祖宗家业毁在自己手里,含恨而死。

白二爷在家逢巨变时,既不能为大哥澄清冤情,又不能替父解忧,祸事的根源还是来自其一句实话,如果当时其自己能够完美处理矛盾,或者不听从父亲的计谋开保胎药,是不是结果就不会这样?如果大哥去请脉是不是就知道大格格待字闺中,即使号出喜脉也会委婉地道明真相,替詹王府解决丑事,还能顺便落下人情?

二爷对长兄的敬重让其心里充满了自责、内疚,特别是大嫂又悬梁自尽,更是让其的自责、内疚更深。

甘当贤夫心怀怒气

白萌堂去世前,不得不做出一个胆大的决定:让二奶奶当家!这个决定让全家震惊,在那个以夫为纲的时代,女人当家不但会被质疑,家中的爷们也会被人看不起,何况外人还没质疑,白三爷第一个跳出来不服,并事事挑唆,从吃饭没肉到家产怎么分高调的和白家新当家人对着干。

二奶奶内要稳住家里,外要笼络店铺的老人,还要伺机寻找后台,可谓内外夹击,可二爷却本不能口吐莲花骂醒弟弟,武不能制服弟弟骚动的心,他只能默默地看着妻子受委屈,忍无可忍冲着劝说妻子放弃当家,并满含热泪的说:我心疼!

这是一个老实男子最动情的情话,却说得那么无奈!也正是这句话从里到外暖了二奶奶,让他发誓一定当好家!

二奶奶却如她说的,她做到了,不仅赎回了百草厅老铺,还重新拿到了宫廷供奉,但二奶奶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单看二奶奶把孩子生在马车上就知道了。

二爷除了心疼,更多的是自责,自责自己什么也干不了,帮不上忙。这又成了压在其心头的砖块。

知晓秘密卸重担

二奶奶掌家多年,可谓公平公正,没有让人说嘴的地方,但突然对一个无赖言从计听,惹得家里怨言重重。

之所以让见过大风大浪的二奶奶放下面子,是因为这关系到了大爷的秘密,说到底是关系到白家全族的秘密:大爷没死!

但让二奶奶意外的是,多年后自称替死鬼韩家的人上门了,二奶奶不清楚韩荣发是否受人指使、底线深浅,不敢贸然将其打出去,而是采取了缓兵之计:好吃好的的供着!


大宅门:二爷真是被韩荣发气死的吗?事实证明他是自杀

结果韩荣发就是泼皮无赖,银钱花费无度,还调戏香伶。二奶奶清楚地知道再这样下去,这个无赖还不知道作出什么过分的事,最后只得给二爷道出实情。

其实这时候我感觉二奶奶也知道给二爷说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只是人在无助时的一种依赖,想将心头的大秘密给亲密的人说出来,宣泄一二。没想到这时传来韩荣发非礼白玉婷的事,二爷这时拿着花铲冲出去拼命,中风而死。

那么,通过二爷的人生轨迹,怎么突然有了男性的血性呢? 爱女心切,这点绝对不掺假,但深思却觉得二爷突然的蹊跷,但蹊跷中又有端倪 :

1. 爱女心切 。这点很好理解,不加以详细阐述。

2. 维护家人 。二爷知道二奶奶也想儿子,但妻子刚强,再就是也为了维系家族,绝对不会开口让儿子回来,但妻子老了,需要帮手,这个帮手就是儿子,他开口了:让景琦回来吧!我老了,我想他,你也心疼心疼我!但妻子并没有答应,他知道缺少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突然就出现了,如果儿子在儿子不会放任妹妹被欺负,所以她冲上去拼命是为了儿子、妻子和女儿。

3. 保住秘密 。大哥没死的事情,被韩荣发揭开,二爷虽然不清楚细节,但从二奶奶对韩荣发的放纵看出来大爷的事绝对有把柄捏在韩荣发手里,要不依着二奶奶的脾气绝对不会如此纵容,万一这个秘密保不住,那白家就是欺君之罪,这个罪责是妻子、白家都承担不起的,还会把大哥牵扯出来,那么当年参与此事的一干人等也会牵扯其中,其已经害过大哥一次,大哥远走他乡,而自己却在白家舒舒服服的当着二爷,这次有了弥补的机会,他觉得他要和韩荣发同归于尽,一命抵一命,由他开始的劫难理应由他结束。

所以,二爷在想清楚后,在愣神后拿着花铲冲了上去,最后带着没见到儿子的遗憾又放心地死去了。

结语

窝囊了一辈子的二爷最后选择了为家人、为家族牺牲! 于他而言,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是对他这辈子最后的诠释!

一个知道心疼老婆,全力默默支持老婆当家,并自嘲自己不如娘们的男人,无疑是被人看不起的,但其这份胸襟和气度也是很多人不具备的。这是他的缺点,也恰恰是他身上最大的闪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