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2022-01-11 14:05:25


婚礼的场所,就在暗堡中希特勒的书房,参加婚礼的也只有十来个人,恐怕除了爱娃·布劳恩,大家的心思都不在他们结婚一事上,因为大家在他们的婚礼上,聊的都是战争。


(说历史的女人——第1804期)

希特勒的人生跌落,从1945年1月16日,真正进入了倒计时。

这天,希特勒乘坐火车进入柏林。

但是希特勒这次回来,在他的内心深处,已经预感到自己的日子无多,因此直接钻进了总理府下边修筑的暗堡中居住。

所谓暗堡,不过是在总理府下面55英尺之深的地方、修筑的30余间房屋,因地处深处,环境阴湿。说是暗堡,更像是一座地狱。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当年的暗堡,如今已经成了超市

希特勒选择住在暗堡中,无非是因为这里更安全——这是一个将死之人,最后对生之渴求和挣扎。

在时日无多的最后时刻,希特勒就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垂死挣扎 ——在暗堡中召开已经无可挽回的军事会议,与自己的亲信将领们发生争论,甚至面对亲信将领对战争的失望、绝望、叛离,他还要对其进行心理疏导,为其做工作。比如军备和战时生产部部长施佩尔,作为希特勒最为忠实的追随者之一,在1945年1月至3月期间,对战事的态度也表示悲观,甚至一度产生了拒绝执行希特勒命令的念头和行为,这让希特勒非常恼火。希特勒先是愤怒地表示让施佩尔去休假——这里所谓的休假,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休假,在希特勒那里,他从不对手下的人撤职,据说是为了维护整体的团结形象,不管怎样,休假虽不是撤职,但是却是拿走权力,仅留空头职务。

接着,希特勒又对施佩尔做工作,希望他相信战争必会胜利,然后又给施佩尔时间,让他考虑。最后施佩尔服从了希特勒,相信战争会胜利。但是这种相信,是无力的,甚至是虚假的。因为接下来,施佩尔并未认真执行希特勒的命令。比如希特勒要求毁掉全国的工业设施,但是施佩尔却是有选择地执行命令,仅让工业设施瘫痪,但并没有彻底毁掉。

类似情况,在当时希特勒身边已经非常正常,大家为了不让希特勒生气,表面服从,暗中却是各有心思。这种状况,希特勒自然会感觉得到,但是作为“战争狂人”、甚至“战争疯子”的希特勒,却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因为相信胜利才是支撑他的一切行为的基石。所以,他在这样的关头,依然继续向自己的部将们表述着“胜利的幻影”。希特勒如此作为,与其说是给部下打气,不如说是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但这种垂死挣扎,却持续不了太久了······因为盟国的炮火在不断迫近,而希特勒的帝国军队正在节节败退······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第二件事叫梦想奇迹。

希特勒在战争胜利无望之际,所抱最后的幻想就是梦想奇迹的发生。希特勒所梦想的这个奇迹一般指的是——勃兰登堡王室奇迹。

所谓勃兰登堡王室奇迹,指的是1762年,腓特烈大帝被俄国、奥地利、萨克森等国家组成的联军包围,困于布雷斯劳的宫中,首都柏林被死死围困,死神已经笼罩。但是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重要时刻,叶卡特琳娜女王驾崩了,继位的是彼得三世,而此人与腓特烈大帝是好友,他下了一道命令,取消了反德联军的进攻,使得原本即将胜利的战争戏剧化的“流产”了,腓特烈大帝因此获救。

腓特烈大帝是希特勒极其崇拜的历史人物,因此,希特勒也寄希望于发生在腓特烈大帝身上的这件事,能够在他身上重演。希特勒当时的奢望是——英美联军和苏联这三大巨头国关系破裂。如果这三国关系破裂,那么所谓的盟军战斗力就会大打折扣。

希特勒对此,心怀执念。尤其是美国总统罗斯福去世的消息传来时,希特勒大喜过望,连身上的疾病都似乎好了一大半,又是开会,又是给东方前线的士兵发布告打气。希特勒如此精神抖擞,皆是因为他认为罗斯福的去世,就是“勃兰登堡王室奇迹”的预兆,接下来盟国联军必然破裂。

但是结果呢,不仅奇迹没有发生,而且结果更糟糕,东方苏联和西方英美的关系并没有破裂。因为新上台的美国总统杜鲁门不仅没有改变罗斯福原来的进军计划,反而顺势而为积极支持战事继续推进。

面对这个奇迹的破灭,就连希特勒身边最为忠心的戈培尔也发出了充满绝望的哀叹:

“也许命运再次对我们太残酷并且愚弄了我们!”

希特勒再也等不来他梦想中的奇迹了······

死神已经开始在他面前跳舞······

他垂死挣扎的时间不多了······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第三件事应该属于私事,举行婚礼。

希特勒在战局对自己越来不利的情况下,已经所有预判,心中已经知道必败无疑,但是因为某种惯性和不愿接受现实的意志,他的垂死挣扎的行为才没有停止。但是,虽没停止,却出现了间歇性的预兆,那就是开始把目光收回到自己身边,着手处理一些身边的私人事务,在这其中最为突出的私事便是结婚。

希特勒结婚的对象,叫爱娃·布劳恩。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有关这个女人,倒是值得略作一个简单的介绍,因为她不是一个普通女子,或者说她在希特勒的内中地位很高,比如希特勒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看似调侃,但是却表明了这一点,希特勒说:

“只有我的牧羊犬和布劳恩小姐忠于我并且属于我。”

爱娃·布劳恩于1912年2月6日,在德国慕尼黑一个知识分子之家降生。

她的父亲叫弗里茨·布劳恩,是一名职业教师。

爱娃·布劳恩生得十分纤弱,性格腼腆,但是她却十分热爱体育运动,比如滑雪和游泳等等,尤其最擅长的是跳舞,此外这个小女孩可不像她表面上那样,她内心很有野心,并且心智坚定。后来她曾经先后就读于英国女子中学和商业学校,毕业之后她去了一家照相馆做了一名售后员。

不过这家照相馆的老板,可不一般,他叫海因里希·霍夫曼,以后将成为希特勒的御用摄影师。不仅如此,这个海因里希·霍夫曼还是爱娃·布劳恩和希特勒的“媒人”。

实际上,海因里希·霍夫曼不是一个简单的“媒人”,他在其中还做了许多撮合性的工作,他之所以如此干,是因为他很早就发现希特勒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有着辉煌未来的人,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讲,爱娃·布劳恩是被海因里希·霍夫曼作为工具利用的人。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海因里希·霍夫曼

但是不管过程怎样,爱娃·布劳恩最终还是成功吸引了希特勒。此事发生在希特勒的情人格莉·劳巴尔死后。格莉·劳巴尔是1931年开枪自杀而死,具体原因各种说法都有,在此不再具体细说。格莉·劳巴尔死后,希特勒的身边出现了空窗期。于是,海因里希·霍夫曼就趁机把爱娃·布劳恩“安排”进入希特勒的视线,并且在1932年底还安排了一出戏,说爱娃·布劳恩为了希特勒还自杀了一次。

希特勒因此事,对爱娃·布劳恩另眼相看,两人不久确定了情人关系。

从此,爱娃·布劳恩的人生就绑在了希特勒这驾战车上,一直到死。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虽然情人关系确定,但是因为没有经过合法婚礼这个仪式,她和希特勒的关系就名不正言不顺,这一直是爱娃·布劳恩的心病。但是,爱娃·布劳恩对希特勒的感情却非常真挚,尤其是极其忠诚,没有因为没有名分而打折扣,她极其维护希特勒,或者说她是把希特勒当做一个生死相依的丈夫来维护和对待的。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如果从她和希特勒确定情人关系的时间算起,到1945年,他们的感情维持了长达十年有余。尤其是到1945年4月15日,希特勒的事业败局注定,躲在暗堡的时候,爱娃·布劳恩也搬进了暗堡。

她要和自己的爱人希特勒在一起!

当时,希特勒要求爱娃·布莱恩离开自己,回到慕尼黑去。但是爱娃·布劳恩坚决不走,她说她要和他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4月20日,是希特勒的生日,爱娃·布莱恩在暗堡陪希特勒度过了他人生最后一个生日。在以前,每逢希特勒过生日,爱娃·布莱恩总会听到希特勒精彩的充满煽动性的演讲或讲话,但是这个生日,希特勒什么也没有说,他显得很疲倦。因为,盟国的炮声比什么都震慑人心,希特勒已经预感到了失败的必然,因此不断做着不详的安排,比如手下的将官们都纷纷劝说他离开柏林时,他坚决拒绝了,他把帝国分为南北两个战区,南战区由戈林负责,北战区由邓尼茨负责,而他本人则要留在柏林。

坐镇柏林,与其说是稳定军心,不如说是希特勒已经决定死在这个地方。比如希特勒当时曾经对身边的亲信说过这么一句话:

“如果我注定要失败的话,那么就让德意志民族灭亡吧,因为它完全辜负了我。”

接着不久,他就让身边的人,想离开的都离开吧。

他特意安排身边的两个女秘书克里斯蒂安和荣格夫人带着爱娃·布劳恩逃走,因为希特勒知道大局已定,“没有一点指望了。”(希特勒言)

但是爱娃·布劳恩在这样的危局之下,竟然紧紧抓住希特勒的手,说:“我不走。”

希特勒老泪纵横,感动不已,亲吻了爱娃·布劳恩。(此场景来自于秘书克里斯蒂安的回忆)

爱娃·布劳恩说完后,两位女秘书也请求留下,和希特勒一起战斗到最后一刻。

希特勒大为感动,不由说道:

“要是我的将军们像我们这些妇女一样勇敢该多好啊!”

在这最后的时刻,希特勒做出了一个决定:结婚。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如果搁在以前,希特勒是绝对不会结婚的,因为在希特勒看来,许多杰出的历史人物原本该有更辉煌的成就,但是皆毁于儿女情长,所以希特勒和他的纳粹追随者们,很多都是单身汉。这也是为什么,他有很多情人,却没有给那些情人们以正式的名分,尤其是爱娃·布劳恩忠诚地追随了希特勒十余年。

如今,希特勒感到自己的“事业”要告终结了,这才想起身边的那个女人,在最后的时刻,这个56岁的老男人决定要给这个女人一个名分,算是对她的一种回报,或者爱的表达。

于是,在4月28日夜,在希特勒的授意之下,戈培尔去做婚礼的安排。但是因为当时大部分将官都撤离了,在暗堡之中想找个证婚人都十分不易。戈培尔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找到一个级别非常低微的小官,他叫瓦尔特·瓦格纳。倘若不是因为给希特勒做婚礼的主持人和证婚人,那么恐怕他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进入史学家的笔尖,被载入史册。但是,这个小管儿的幸运日特别短暂,在给希特勒匆忙做完婚礼的主持工作后,刚走出暗堡,就被流弹击中。

再说爱娃·布劳恩,能够与爱的人结婚,是一件她梦寐以求的事情,尽管婚礼十分匆忙,甚至非常草率,比如连一个正经合适的婚戒都没有,因为当时从国库好不容易挑出一个大钻戒,但是却太大,戴在爱娃·布劳恩的手上足足大了一圈,她只能凑合戴上。

婚礼的场所,就在暗堡中希特勒的书房,参加婚礼的也只有十来个人,恐怕除了爱娃·布劳恩,大家的心思都不在他们结婚一事上,因为大家在他们的婚礼上,聊的都是战争。尽管如此,作为新娘的爱娃·布劳恩依然穿着希特勒最喜欢的那套裙装,显得十分满足。

几个小时后,婚礼就结束了。

实际上,婚礼就没有正经地开始。

因为即便在所谓的婚礼中,希特勒也一直在不断离开,忙着处理各种杂事,甚至包括遗嘱。在婚礼之后,他一共口授了两份遗嘱,一份属于对公的遗嘱,一份属于私人遗嘱。在私人遗嘱中,他第一次严肃地谈到了婚姻问题。他说:

“在斗争年代中,我曾认为我不能承担结婚给我带来的责任,但现在,当我的生命行将结束之际,我决定与我有过多年真诚友谊并在柏林已遭围困之时自愿来到这里与我同生共死的女子结婚。”

这一切,对于爱娃·布劳恩来说已经足够,已经心满意足。

但是,她的这种幸福将会十分短暂,犹如烟花,即将转瞬即逝,因为战争即将结束了。

4月30日,这天,各种战报越来越糟,柏林守不住已是必然,但是在部下请希特勒突围的时候,他拒绝了。他说:

“人们决不能像懦夫那样回避自己的命运。”

中午,希特勒和爱娃·布劳恩与身边的卫士等人,吃了一顿午餐,但是谁也不知道,这将是最后的午餐。午餐后,爱娃·布劳恩把自己最喜欢的那间银狐大衣送给了荣格夫人,她说:

“当你穿上它时,永远记住我。”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下午,三点,在暗堡长廊,希特勒和大家一一握手告别。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接着,希特勒和爱娃·布劳恩回到了卧室。

在卧室中,希特勒用瓦尔德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果断地开了一枪,同时还吞了氰化钾,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爱娃·布劳恩,在与希特勒结婚短短两天后,也服毒追随希特勒而去。

希特勒和爱娃·布劳恩自杀后,根据希特勒的遗嘱要求:火化尸体。在戈培尔等人的操持下,开始处理后事,举行所谓的“国葬”——但是这一定是历史上最简陋最潦草的国葬:希特勒的尸体被毛毯裹着,由三名卫士抬着,放进暗堡门口临时挖的一条壕沟里(还有爱娃·布劳恩的尸体),然后用几罐汽油浇在希特勒和爱娃·布劳恩的尸体上,接着花了点时间点火,大火燃烧。

就这样,没有哀乐,也没有国旗;没有鲜花,也没有悼词。只有戈培尔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他们没有说话,向希特勒行了最后一次纳粹礼。

火化完,希特勒夫妇的骨灰被扫到一张布上,倒进一个弹坑。

国葬就这样匆匆忙忙、寥寥草草地结束了!

希特勒的结局:婚礼后开枪自杀,尸体被毛毯裹着浇汽油火化

希特勒的死,不仅是他的死,更昭示着战火纷飞灾难重重的二战的结束!人类结束了一场灾难,开始了一段相对幸福和安定的新的历史时期······

(文/说历史的女人·绿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