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除恶不尽,和卓后裔张格尔作乱,新疆数十年不得安宁

2022-01-11 14:13:36


一个多月后,喀什参赞大臣斌静又奏报,萨木萨克之子张格尔在南疆作乱 ,道光皇帝下令严打,张格尔党羽大部分被擒杀,但张格尔本人却逃回浩罕国,伺机再起。


历经康雍乾三代帝王努力,准噶尔汗国不复存在,天山南北再次纳入中央政府管辖。但是,这块土地并没有就此安宁。

在肃清两和卓余孽的过程中,清廷却漏掉了大和卓之子萨木萨克。乾隆得知浩罕汗国境内居然有和卓后裔,严令新疆官员严厉打击与和卓后裔的勾结活动。但嘉庆帝掌握实权后,放松了严防死守的政策。萨木萨克身死后,他的儿子张格尔,在浩罕国支持下率领党羽窜入清朝境内。

除恶不尽,和卓后裔张格尔作乱,新疆数十年不得安宁


当时是一八二○年,嘉庆尸骨未寒,道光皇帝在接到新疆乌什办事大臣巴哈布奏报后,并没有予以更多关注。一个多月后,喀什参赞大臣斌静又奏报,萨木萨克之子张格尔在南疆作乱 ,道光皇帝下令严打,张格尔党羽大部分被擒杀,但张格尔本人却逃回浩罕国,伺机再起。

四年之后,张格尔和他的弟弟巴布顶再次纠集匪徒作乱,被清军阻击,死伤惨重。清军在搜捕张格尔过程中,残杀了一批柯尔克孜牧民,张格尔趁机以发动“圣战”为名,笼络到了一批柯尔克孜人。

道光六年,即公元1826年,张格尔纠集起五百余名柯尔克孜、乌兹别克人,突袭并占领南疆的阿图什。喀什参赞大臣庆祥得知,急遣兵围剿,尽管斩杀了四百人,仍然没有遏止叛乱。因为张格尔利用“圣战”的名号,煽动起喀什附近十数万维吾尔民众。

六月二十五日,绝望的庆祥向京师发出最后一份奏报。

围困喀什的张格尔清廷增援部队赶来,向浩罕国王伊列汗许诺,愿以喀什城换取其出兵帮助。浩罕国王毫不犹豫出兵一万表示支持。

九月,喀什城破,庆祥自杀身亡。此后,英吉沙尔、莎车和和阗沦陷。在英国人的暗中支持下,张格尔更加有恃无恐,纵容浩罕和手下党徒大肆烧杀南疆四城。

话分两头。接到庆祥的奏报后,道光帝急令伊犁将军长龄、陕甘总督杨遇春、宁夏将军格布舍、吉林将军富俊、黑龙江将军禄成出兵围剿。

阿克苏作为“回疆适中之地”,始终没有被攻陷。各路清军陆续集结于此后,对叛军形成了钳制的态势。但是阿克苏城小郭狭,无法解决大军后勤供应。当地头面人物伊萨克动员两千民众去往伊犁,然后每人背着五十斤粮食翻越天山,把军粮背到了阿克苏。

除恶不尽,和卓后裔张格尔作乱,新疆数十年不得安宁


次年三月,清军主力两万余人出兵南疆四城,首战拿下巴楚县。此后,杨遇春又击败张格尔主力。不甘心失败的张格尔又集合起数万人与清军对战。结果又是一触即溃,失败的张格尔逃到疏勒县。清军尾随其后,又消灭五万人。张格尔再次凑了四万多人死守喀什附近的阿瓦提,结果被杨遇春一个迂回穿插消灭了三万多人。

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张格尔又纠集起六万乌合之众,准备在疏勒县与清军决一死战。杨遇春还是没有与之正面接战,而是趁着夜色强渡疏勒河,然后才发起攻势。此次,清军斩杀近五万人,张格尔仅仅带领着手下三百人狼狈逃窜。四月二十四日,南疆四城全部为清军所收复。

但对这样的战绩,道光帝却十分不满,因为首犯张格尔的逃掉了。他传谕伊犁将军长龄必须抓到此人。

除恶不尽,和卓后裔张格尔作乱,新疆数十年不得安宁


接到皇帝命令,长龄哪敢大意,采取了明察暗访、贴悬赏通告、设卡搜捕等各种能想到的手段,都没有探知张格尔下落。就在他急得团团转时,阿克苏的伊萨克顺利收买了张格尔的岳父塔伊拉克,获得了张格尔的情况,伊萨克将此告知长龄。

长龄这才知道,张格尔正流亡于阿赖岭。为了引蛇出洞,长龄命人四处传播这样一个小道消息:清军已撤出喀什,城内空虚,南疆的维吾尔族百姓盼着张格尔回来。

饱受流亡之苦的张格尔决定再赌一把,率领六百多人试图进攻阿图什。发现上当以后,准备逃到乌兹别克境内。长龄当然不答应,派出杨芳、伊萨克二人紧追不舍。最终,张格尔被伊萨克生擒。

长龄大喜,八百里加急将此讯息报知道光。二十二天后,道光帝接到捷报,当场给送信士兵“赏戴花翎”,接着对平叛将领论功行赏。

一八二八年五月十日,张格尔押送至京城。两天后,午门举行了盛大的受俘仪式。又过了两天,道光帝下令将其凌迟处死,其心肺交于庆祥之子文祥,用于祭拜殉国的忠臣。

张格尔之乱的余波仍在继续。

除恶不尽,和卓后裔张格尔作乱,新疆数十年不得安宁


鉴于浩罕国支持过张格尔作乱,清廷一度断绝了茶叶、大黄贸易,将浩罕国商人驱逐出境。浩罕国统治者十分不满,怂恿张格尔之兄玉素甫作乱。

一八三○年七月,玉素甫领着浩罕军队侵入清朝边境。尽管叛乱最终平定,但沿途各城已遭到严重破坏,另有一万两千百姓被浩罕人掳掠。

此乱之后,浩罕国的狼子野心已是昭然若揭,伊犁将军上奏道光,愿领精兵,直捣浩罕。一直主张严打的道光却放弃了主动出击,因为此时国力远不如乾隆时期,平定张格尔已经是举国之力,清廷实在拿不出钱了。

不得已之下,道光答应了浩罕国的“请求”:重开商贸,免除浩罕国商税,归还浩罕商人财物,准许浩罕在南疆征税,赦免张格尔余党。

清廷的绥靖政策,充分暴露了对新疆控制的软弱无力,浩罕国王更加得寸进尺,张格尔余党也在随时卷土重来。

1847年,浩罕人又怂恿张格尔的子侄们进入新疆煽动叛乱,史称“七和卓之乱”。清廷从伊犁和陕甘调兵,将叛军击溃。

1852年,张格尔外甥铁完库里领头作乱,被击溃。

1857年,张格尔侄子倭里罕作乱,旋即被镇压。

新疆的乱局,让清朝统治者焦头烂额。太平天国与第二次鸦片战争更是让清廷无力顾及新疆。

除恶不尽,和卓后裔张格尔作乱,新疆数十年不得安宁


一八六四年四月,库车发生动乱。此后,喀什、和田、乌鲁木齐、伊犁相继有人举兵作乱。浩罕国军事头目阿古柏入侵南疆,建立哲的沙尔汗国(七城汗国)将,张格尔儿子布素鲁克推上汗位。此后,两人发生权力之争,阿古柏杀死布素鲁克,自立“洪福汗”。除了哈密,巴里坤少数地区,新疆不复为中华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