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2022-01-11 14:17:38


有人说:“这个行业的出现,是对先人的耍戏,也是对子女的讽刺”;也有人说:“不是说替子女哭,只是以哭灵方式夸赞逝者”;还有人说:“她没错,错的是子女,自己不哭请人哭”;还有人说:“生活不易,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选择更艰难的方式赚取碎银几两”…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电视剧《马大帅》?在剧中,赵本山饰演的“马大帅”干过一个特殊的职业——哭灵人,简单来说,就是在死者的葬礼上替死者的亲人或者朋友尽心尽力的哭一场,以换取相应的报酬。

主角“马大帅”对这项工作可谓是尽职尽责,哭得十分伤心且卖力,有一次还因为太过投入哭错了场地,在人家婚礼现场哭了一场,差点被打。

其实“马大帅”的这一职业并非是编剧凭空杜撰出来的,而是在现实社会中真实存在的, 河南年过半百的武会霞就是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

在当地,武会霞是一个十分著名的哭灵人,每年,都有几十甚至上百的人来请她哭灵, 单单依靠哭灵,哭灵人每年的收入就能达到几万元。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哭灵为武会霞带来巨大的收益的时候也为她带来了巨大的争议,赞同的人夸她是善举, 送了死者最后一程;反对的人说她是不孝,母亲在世还哭他人是在诅咒母亲。

虽然封建迷信不可取,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在中国,跟“死人”有关的事情人们总是会格外避讳,那武会霞为什么会愿意替别人去哭灵呢?

01

在做哭灵人以前,武会霞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春种秋收,一年四季,虽不富裕,尚能自足。

武会霞没什么文化,但是格局很大,她有一个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她不希望女儿将来的生活跟自己一样, 所以一直省吃俭用的供女儿上学,希望女儿将来能够有出息。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忙碌半生,武会霞47岁的时候,平静的生活再次被打乱,她九十多岁的母亲突然病重,不仅卧床不起,每个月还要几千元的医药费续命。

照顾母亲武会霞自然不会推辞,可是医药费对于一年收入不过小几万的她实在有些难以负担,加上她还要给女儿攒学费, 一时间,武会霞陷入了深深的两难之中。

亲戚朋友都清楚武会霞的难处,可是他们也爱莫能助。

有一次,武会霞正在跟朋友倾吐苦水的时候,她的一个朋友偶然提到了一件事情:前几天去参加葬礼,主人家请了一个哭灵人, 哭一场要好几百块钱。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朋友建议,如果武会霞实在熬不下去了不妨试一试。

放在平常人身上,肯定一听这个工作的性质就连忙拒绝了, 原本武会霞也想也不想的连连推辞,但是一想到朋友说的待遇,武会霞又动摇了。

回到家,武会霞思考了好几天,她也委婉的跟母亲提了一嘴,没想到母亲一听大发雷霆: “我还没死呢!你就跑出去哭别人,这不是咒我吗?”

女儿得知武会霞想要做哭灵人也是一百个不愿意: “你出去给别人哭丧,别人得怎么说咱家呀!”

武会霞自己也明白,如果自己真的做了守灵人,那流言蜚语一定少不了,没准别人还会觉得自己晦气远离自己。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可是不去哭灵,母亲的药费和女儿的学费又该怎么办呢?

最终,在现实的压迫下,武会霞不得不低头,做起了哭灵人的工作。

02

这份工作比想象中的要难,武会霞第一次哭灵是在隔壁的一个小村庄,主人家将武会霞带到了棺材旁,武会霞学着其他哭灵人的模样, 直直的跪在了棺材旁。

可是问题来了,她与棺材内的人素不相识,如何能够体会失去亲人的痛苦呢?感受不到痛苦,又如何哭得出来呢?

武会霞只能装出极度伤心的样子,哭的声音虽大却毫无感情, 而且不管她怎样努力,就是一滴眼泪也挤不出来。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武会霞像是一个演技拙劣的演员,一旁死者家属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围观的人群都对着武会霞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没忍住偷偷的笑出了声。

仪式结束,武会霞尴尬地退到一边,摸着因磕头太过用力而红肿起来的额头,等待着主人家给自己结算工资。

主人家虽然不满,但是也象征性地给了武会霞一点。

03

回到家的武会霞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迟早要失业的, 她就开始认真学习如何才能哭得真心又自然。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到后来,武会霞渐渐地掌握到了一点诀窍,那就是每次给别人哭灵的时候,都想一想自己艰苦、困难的前半生,想想自己瘫痪在床整日受病痛折磨的老母亲, 越想越悲伤,武会霞哭的越来越伤心。

借他人之名,哭自己之悲,不得不说武会霞是聪明的,她也因为“业务”能力好备受好评,名气也就越来越大,武会霞的收入也就越来越高。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随着武会霞的名气越来越大,各种各样的争议与排挤也接踵而至。

穷的时候都不曾被孤立过,靠哭灵富起来以后反而人们都开始躲着她。

那些曾经交好的乡邻,有人因为真的避讳而远离她;有人因为不认同她的做法而远离她; 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因为武会霞收入变高,他们嫉妒所以远离她。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一个工作,竟然能让人达到众叛亲离的地步,也是让人无奈。

不过,武会霞并不会被这样的批评和对待影响,而是坚持着这份工作,让武会霞坚持下来的,除了真的需要钱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武会霞找到了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

逝者已去,总有些经历需要告知后人,子女孝心,总要用一种方式寄托哀思,送老人最后一程,听着哭灵人边哭边诉说,孝子们总是因为心有触动所以哭得更伤心。

别人说她不孝,是对母亲的诅咒,武会霞也并不认同: “虽然我每天在别人的棺材前哭,但我对死者抱着满满的尊敬和祝福,我希望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很好,我觉得我每多哭一个人,我的母亲反而能多活很长时间!”

04

武会霞哭灵时候的装扮是她自己研究出来的,哭灵时脸上的妆容也是她自己画的,有了名气以后,武会霞也开始忙碌起来,还经常有外乡的人来请她。

见过的死者家属多了,也有很多人给武会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有一次,武会霞接到一个邀请,是位于县城的一家老人过世, 想让武会霞帮忙哭一场。

一早出发,武会霞在车上颠簸了半个小时才到达现场,只消远远看一眼,武会霞就能知道主人家的经济水平了。

房屋宽敞明亮,装修阔绰大气,门口的子女穿着体面看起来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武会霞喜欢做这样人家的生意,因为这样的比较好做,对方给的赏金一般也不少。

死去的人是一个98岁的老太太,生前共有三子一女四个孩子,不管儿子还是女儿都很有出息,不差钱,为老人准备的葬礼隆重又体面, 就连装老人的棺材,都是用樟木制成的。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武会霞按照惯例询问了一些关于老人生前的事情,让武会霞没想到的是,看起来安逸享受的老人,其实日子过得一点也不好。

好不容易将子女养大成人,本该享享清福,可是却没有一个子女愿意照顾年迈的母亲, 不仅不将老人接走,甚至还极少回来探望。

老人一个人在家,经常去邻居家串门,可是一次出门一不小心摔倒了,子女们没有一个人愿意送老人去医院,后来老人虽然勉强病愈了,子女们为了不让她出门,竟在老人门前铺满荆棘。

最后,老人抑郁而终。

这一次,武会霞哭得分外伤心,数次趴在老人的棺头嘶吼: “孩儿不孝!孩儿不孝啊!”

她的悲伤与控诉,让孩子们一个个都跪在一旁跟着落泪,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些年来对母亲的亏欠。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他们人生中唯一一次有这种愧疚的感觉,就是因为武会霞。

仪式结束,武会霞也因过分痛苦而缺氧不适,嗓子也哑得不像话。这一次,主人家给武会霞一笔不错的酬劳,但是武会霞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其实跟这些表面看起来孝顺的人相比,武会霞要比他们实在,也要孝顺得多。

05

成名以后的武会霞在这个行业内也并非一帆风顺的,也经常遇到难缠的雇主故意克扣工资。有一次,武会霞外出哭灵,一口气哭了一个多小时,期间,磕了上千个头, 磕得额头都破皮流血,膝盖都起了泡。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尽管如此,中途坐在椅子上休息的她还是被雇主一通批评, 说她哭得没有感情,情绪太表面。

武会霞擦着额头默不作声,虽然双方什么都没说,但是武会霞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果然,结账的时候,主人家扣除了她将近一半的工资。

武会霞有口难言,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家,对很多人来说,家是避风的港湾是心灵休息的地方,但是对于武会霞来说并非这样,因为母亲和孩子都不支持她的工作。

“我才开始做这份工作的时候我的妈妈一直不和我说话,每次我给她端药的时候总发现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流泪。我的孩子在学校也会受到嘲笑,有的孩子甚至会动手欺负他们,为此我也跑过无数次学校!村子里的其他人也在背后指指点点,有些话我听着真的很难受!”

武会霞无奈地说道。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但是母亲卧病,孩子年幼无知,都需要她在一旁照料,可是家里又需要钱, 一般的工作薪水根本不够,武会霞没有什么特长,唯一能做的只有这个。

虽然名声不好听,但是收入可观,能让一家人过得好一点。

每年,武会霞都会哭上至少七十场,磕上万次头,不过收入很可观,每场都差不多是七百多元。

06

渐渐地,人们的思想变得开放了一些,武会霞受到的歧视也少了一些, 本来以为一切都会慢慢变好,可新的危机出现了。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哭灵行业日新月异,出现了很多新兴的形式,哭灵人越来越多,甚至还有不少的年轻人。

年轻的哭灵人大胆有创新,也不再避讳什么死不死的东西, 甚至还有孩子扮演死者的女儿或者是孙女在棺材前且舞且唱。

他们长得年轻漂亮,体力也比武会霞这些老哭灵人要好。

这是时代发展带来的挑战,武会霞也无可奈何。

07

如今,武会霞仍旧继续着这份工作,距离她第一次哭灵也已经过去了七八年的时间。

河南偃师小山村将要举办一场葬礼,邀请了武会霞前往哭灵。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武会霞一大早就来到了主人家,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是武会霞的声音仍旧清晰有力,她拿着话筒半跪在棺材前,哭天喊地地哀嚎着。

武会霞哭灵,从来不搞假把式,每一滴眼泪都真心实意,每一声哭泣都声嘶力竭,每磕一下头都掷地有声。

没过一会,她的额头就变得又红又肿,配合着哭红的脸庞,看起来十分哀戚。

披麻戴孝的孝子贤孙都站在一旁,跟着武会霞的哭诉落泪,就连两旁的邻里都忍不住红了眼眶。

河南、河北、安徽等农村地区有很多像武会霞这样的人, 他们的工作也始终备受争议。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有人说:“这个行业的出现,是对先人的耍戏,也是对子女的讽刺”;也有人说:“不是说替子女哭,只是以哭灵方式夸赞逝者”;还有人说:“她没错,错的是子女,自己不哭请人哭”;还有人说:“生活不易,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选择更艰难的方式赚取碎银几两”……

其实,一个争议的出现是对是错真的很难分辩清楚,因为任何人之间是不一样的, 每个人的看法不同对一件事情一定会褒贬不一。

不过,行行出状元,他们靠这种方式赚钱,总比去偷去抢要好得多。

存在即合理,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存在的原因,认真努力在做的人, 理应得到人们的尊重。

河南“哭灵人”武会霞:每年至少哭70场磕头上万次,年入几万元

为了母亲的病,迫不得已的武会霞每天为别人的父母双亲哭丧,换来了她自己母亲生命的存续,是没有错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