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我和特朗普

2022-01-11 14:43:09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则是,如果不考虑道德层面的原因,那么换头的费用将会花费不少金钱,而我现在不可能会有那么多金钱。


说实在的,我并不是从刚出生就认识特朗普的,但有可能我一出生特朗普就认识我。没错,这里的特朗普就是美国第四十五任总统特朗普。

在我的记忆中,我和特朗普第一次有了交集的点在二零一九年。那时已经到了年末,我在一个直播软件上注册了一个账号,账号名字我当时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就起了一个“我是特朗普”的中文名字。说实话,那就好像我真的是特朗普本人给自己起网名一样。在那一刻,我似乎拥有了特朗普的思想和特朗普的身体。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其实以前我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但在我在那个直播软件上给自己起名字的时候我是那么的果断和自信。如同有一名神灵在指示着我的思想控制着我的身体起了那么一个名字。我想,这不是巧合!绝对不是!

这其中一定有原因。原因是什么呢?我想不通。我想了很久很久,也没有想出来其中的具体原因。最后,我用侦探推理一样给自己推理出来一个原因。

那就是,在未来,我可能会和特朗普换头。是现实中的换头,也就是说,换过头后,我将会拥有特朗普的身体,而特朗普将会拥有我的身体,只不过我和特朗普的头互换了一下。关于这个换头的设想,我已经推理出了换头后可能会出现的几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我和特朗普换头后,我和特朗普都活着。

第二种情况,我和特朗普换头后,特朗普活着,而我死了。

第三种情况,我和特朗普换头后,特朗普死了,我活着。

第四种情况,我和特朗普换头后,特朗普和我都死了。

不管世人信不信,这四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情况都是有可能会发生的。就如同我们拿两枚硬币猜正反,最后的结果有四种情况一样。

要说起来,特朗普和我换头,特朗普和我都并不吃亏,因为特朗普今年已经七十多岁,而我今年才二十七岁,就论人身体来说,人的衰老是由于呼吸进了太多的氧气而逐渐氧化的,特朗普已经呼吸了七十多年的氧气,而我只不过呼吸了二十多年的氧气。就身体的氧化而言,我的身体要比特朗普的身体更年轻。只是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换头手术到底符不符合社会伦理道德标准,就像人体克隆一样,世界上不少科学家都反对克隆人体,认为克隆人体违反了人类道德底线。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则是,如果不考虑道德层面的原因,那么换头的费用将会花费不少金钱,而我现在不可能会有那么多金钱。所以费用不够也是无法进行换头手术的。

当然了,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并不能说特朗普一定会和我换头,因为世界上有很多人,假如现在又出现了几个人想要和特朗普换头,那么特朗普就只有一个头,怎么能够同时和许多个人换头呢?特朗普只能和一个人互换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