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苏加诺对黛薇极为宠爱,为何苏加诺离世后,印尼人不愿提黛薇

2021-05-04 21:16:51


当然,黛薇夫人在陪同苏加诺进行外事活动的时候,也认识了许多国家的政要,为印尼与其他国家的友谊作出了不少贡献。


黛薇夫人是前印尼总统苏加诺的四夫人。在苏加诺执政期间,她不仅积极参与国事活动,而且还帮助印尼与多国建立良好友谊,颇有第一夫人风采。然而在苏加诺离世后,印尼人却 约定俗成 不提黛薇夫人,这是怎么回事呢?

苏加诺对黛薇极为宠爱,为何苏加诺离世后,印尼人不愿提黛薇

(黛薇夫人)

在我们的认知中,总统夫人是一群集知性、才学和美貌为一体的优秀女性,不过黛薇夫人却是个例外。

黛薇夫人原名叫根本七保子,1940年出生在日本的底层家庭中,一家人全靠父亲的木匠手艺维持生计。

尽管家境困窘,但根本七保子还是得到了读书的机会。她好学上进,特别善于把握机会。

15岁的时候,她清秀的容貌被导演看中,让她出演了一部流行电影中的配角。尽管电影上映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但作为配角的她,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不过,拍电影这件事,对根本七保子的触动很大。由于地位低贱,她在很小的时候就渴望改变命运。但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而拍电影一事让她朦胧地意识到,也许这就是她改变命运的机会。所以她毅然辍学,准备走演艺道路。

只可惜,由于根本七保子毫无名气,又没有人脉,因此也不会再有人来找她拍电影。雪上加霜的是,她的父亲在这时又因病去世。眼看着母亲和弟弟八曾男无力生存,为了赚钱养家,根本七保子干脆到东京饭店俱乐部做了一名艺伎。

日本艺伎和韩国伎生一样,都是卖艺不卖身的那种。她们出入烟花场所,却以才艺侍人。因此艺伎不仅要有美丽的容貌,而且还要精通歌舞、乐器、茶道、诗词等。除此外,她们不光要具备得体的礼仪、优雅甜美的谈吐,最重要的是她们还要懂得察言观色,以博取男人的欢心。

本就花容月貌的根本七保子在风月场里,很快就学会了与男人周旋。而来光顾她的,多是达官贵人与军阀政要。这些人虽然到她这里来是享乐,但免不了会谈些政治上的事情。根本七保子耳濡目染,这让她对政治渐渐有了一些了解。

然而,艺伎在日本民间却是个不被认同的行业。八曾男在读大学期间,对姐姐做艺伎的行为非常不理解。再加上又受到同学们的嘲笑,无法忍受的他,最终以自杀结束了痛苦。这件事让根本七保子自责了很久,但人生的路并不能因此而停滞,根本七保子依然还要坚强面对往后人生。

苏加诺对黛薇极为宠爱,为何苏加诺离世后,印尼人不愿提黛薇

(苏加诺)

1959年,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到日本访问。

说到苏加诺就不得不大概地聊一下他的政治人生。苏加诺是教师之子,在读完大学后,他为了国家独立,参与了反对荷兰殖民政府的革命斗争,并多次入狱,后来又被作为危险分子流放国外数年之久。

1942年,日本向东南亚扩张时,攻陷了印尼,苏加诺得以恢复自由。而他也因此把日本政府看作是个人和国家的解放者,对日本政府十分亲善。且在日本政府占领印尼的时候,他甘愿成为日本政府的宣传家及首席顾问。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荷兰人曾一度想重新占领印度尼西亚。但苏加诺领导国人发动战争,最终毁灭了荷兰人的野心,印度尼西亚得以独立,苏加诺也因此成为建国领袖,被推举为总统。

然而,苏加诺尽管在国内声望巨大,但他却有一个世人皆知的缺点,那就是好色。

比如,苏加诺到突尼斯访问时,他才下飞机,便迫不及待地向该国领导提出了“要一个女人”的要求。

因此,苏加诺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而他对此似乎颇为自豪,常常在谈论国家大事的时候,总是要拿性事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有一回,苏加诺在访问苏联时,被苏联克格勃用微孔摄像机拍下了他与苏联女间谍不可描述的镜头。克格勃便将那段录像寄给他,想借机敲诈他。但苏加上诺看后,却向他们提议,不如把这段录像在印尼上上映,也让国民了解他们的领袖雄风。

当苏加诺来到日本后,战后正处于经济困难时期的日本政府正需要争取多国支持,所以对苏加诺自然亲热有加。

为了投其所好,当时负责陪同苏加诺的日本商人久保正雄,免不了要带苏加诺到风月场所去风流快活。有趣的是,当时负责接待苏加诺的正是根本七保子。

果然,苏加诺对妖娆艳丽的根本七保子一见倾心,两人愉快地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在依依惜别时,根本七保子还不忘回头含情带笑地看了苏加诺一眼,这一眼让苏加诺顿时像被勾了魂一样。

回国后,对根本七保子念念不忘的苏加诺,便召唤她前往雅加达。而日本政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政治机会,于是根本七保子被日本政府当作一件国际外交的礼物,送到了苏加诺的总统府。同时,日本政府还给苏加诺写了一封“情深意切”的信函,在信中,他们把根本七保子比作苏加诺的“夜明珠”。

苏加诺对黛薇极为宠爱,为何苏加诺离世后,印尼人不愿提黛薇

(苏加诺与黛薇夫人)

此时,根本七保子才19岁,而苏加诺已经是一位56岁的老男人了。但根本七保子深知这正是她改变命运的好机会,所以当她在总统府邸见到苏加诺后,自然以极大的热情回报了苏加诺。而心花怒放的苏加诺也在欢愉之余,对她说,希望她能一直给自己欢乐和力量。

由于根本七保子出身低微,又是外国人,再加上苏加诺已经有三位夫人了,所以为了不引起民众舆论,苏加诺只是金屋藏娇,把她藏在一处大房子里。

但随着时间的交往,苏加诺被根本七保子的美丽和温柔牢牢吸引,于是在3年后,他不顾民众反对,悄悄与根本七保子在总统府举行了秘密的婚礼。他还在婚礼上特意给根本七保子赐名“拉托娜·莎莉·黛薇·苏加诺”,意即“宝石一样的神圣女神”。

从此后,根本七保子便成为了苏加诺的第四位夫人,民众则称她为“黛薇夫人”。

为了取悦黛薇夫人,苏加诺特意为她在雅加达郊外修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并以其亡弟八曾男的名字,作为宫邸的名称。从那以后,苏加诺便常常驱车在八曾男宫留宿,不光很少在外拈花惹草,而且就连其他妻子也都受到了冷落。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黛薇夫人,的确给苏加诺带去了许多欢乐,甚至让他有种找回青春的感觉。傍晚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开车载着黛薇夫人到海边去看日落,还有时候他们也在海滨大道上宵夜。周末两人还骑着自行车在郊外远游。这浪漫又惬意的生活,让苏加诺无比满意,何况身边的美人时刻情话绵绵呢。

由于实在太宠爱黛薇夫人,苏加诺在婚前和婚后曾写下了两道手谕。大致的意思就是,假如他死在了前面,等黛薇去世后,一定要将她埋葬在自己的墓穴中。

这颇有些中国“生要同衾,死要同穴”的意思,可见情场浪子在遇到自己钟爱的女人时,亦秒变情圣。

黛薇夫人亦恃宠而骄,野心勃勃想做印尼第一夫人。所以她不仅积极参与国事活动,而且她还作为日本政府和印尼的友好协会会长,不光为二战滞留在印尼的日本士兵做善后安排,而且还为日本进一步获取印尼能源做了不少工作。同时她还为印尼得到日本政府的援助做出了努力。

当然,黛薇夫人在陪同苏加诺进行外事活动的时候,也认识了许多国家的政要,为印尼与其他国家的友谊作出了不少贡献。

苏加诺对黛薇极为宠爱,为何苏加诺离世后,印尼人不愿提黛薇

(苏加诺与黛薇夫人)

就在黛薇夫人以为自己离“第一夫人”近在咫尺的时候,手掌兵权的陆军战略后备司令苏哈托却发生兵变,这就是有名的“9·30事件”。

不过,在这场政变中,黛薇夫人却并没有和受困的苏加诺站在一边,反而多次出入苏哈托的府邸,与苏哈托商量,打算逼迫苏加诺交出权力,让苏加诺成为徒有虚名的“总统”。

此外,她还到处攻击苏加诺最为信任的二夫人哈蒂妮,说她不仅是亲共分子,而且还是某空军司令的情妇。

很快,苏哈托废黜了苏加诺的总统职务,并把他软禁在了八曾男宫。

但深爱着黛薇夫人的苏加诺,却早已为她做好了安排。苏加诺早先便把财产转移到了瑞士银行,在他被迫交权时,作为交换条件,让已经怀有身孕的黛薇夫人流亡到了法国。

1970年,被软禁了3年的苏加诺重病在身,此时他无比思念黛薇夫人与从未谋面的孩子,所以他给黛薇夫人写了一封信,恳求能见她与女儿最后一眼。黛薇夫人为了营救苏加诺,便给他寄了一份离婚协议,并巧妙地将营救他的方案写在了离婚协议中。可惜苏加诺在收到离婚协议后,并没有窥破协议中的奥妙,反而认为黛薇要抛弃他,因此引得病情愈发严重,没过几天就去世了。

不管是苏加诺被软禁期间还是去世的时候,他的身边一直只有哈蒂尼夫人陪伴左右。也正是因此,印尼人对黛薇夫人的薄情寡义非常不满。

不过,身为前总统遗孀的黛薇夫人,并没有从此就销声匿迹。她带着女儿一直生活在法国,她美貌依旧,又拥有大量的财富,这让许多权贵对她频献殷勤。而她也被法国名流圈称为“东洋珍珠”,甚至她还几度传出与权贵订婚的消息,不过最终都没有结婚。

1992年,黛薇夫人在美国科罗拉滑雪时,巧遇菲律宾总统的孙女明妮。两人在聊天时,明妮表示想做副总统,黛薇夫人却嘲笑她是痴人说梦,明妮则嘲讽她是妓女出身。结果黛薇夫人一怒之下,将滑雪板狠狠砸到了明妮的脸上,导致明妮缝了30多针,而她也因此在监狱里蹲了2个月。

由于她的身份是印尼前总统遗孀,因此当时有记者到监狱中去采访她。面对记者的不怀好意,她表现得非常淡然,还说,在这里就像住女生宿舍一样快乐。

离经叛道的黛薇夫人并没因此消停,她在53岁的时候,又出版了一本尺度很大的个人写真集。这本写真集遭到了印尼政府的封杀,印尼人也非常生气,指责她“侮辱了印尼尊严和苏加诺的高贵姓氏”。

显然,黛薇夫人的行径,深深地伤害了印尼民众。对于他们来说,在他们面前提黛薇夫人,简直就是羞辱他们的国家。所以去印尼旅游的朋友们,千万别和他们谈论黛薇夫人,要不然一准没有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