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2021-05-04 22:33:11


我是第二次去,可是依旧被儿子领先一步,他的发现:“路灯和彩蝶湖造型一样,看来这两家公园设计为同一团队。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这张封面照就是在儿子的指点下拍摄到的彩蝶湖湖畔的欧式月季。

他不说透,我永远不知道彩蝶湖公园设计的细节:“这家公园建造是欧式风格。无论是亭,桥还是路灯,包括湖中的植物,岸上的花卉种植都采用了欧式园林设计思路。湖岸上的建筑群也是欧式风格。”湖与建筑遥相呼应,互为一体,构成人化的自然。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这亭子的确不是常见的伞形或者八角亭,那路灯酷似松果造型。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这桥是真正的钢筋铁骨,孤零零立于湖的西北角。经儿子提醒,我这才想起《魂断蓝桥》,还有那部曾风靡一时的《桥》。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睡莲自然想起莫奈的风景画,另一种植物的确很陌生。本地最常见水中植物是高大的芦苇,这足以证明彩蝶湖的每一处细节都很考究。

可能画画的人观察力敏锐,他居然看到了隐藏在水中的暗灯,断言傍晚和夜间的湖景会更美。

不妨设想一番:路灯,水灯,岸上楼房窗户透出的灯光,树影,月影,房影在波光中重叠明灭。

彩蝶湖不动声色,在不同时段含蓄展示她各层次的美,大气典雅,优美庄重。

我和儿子曾去过薄暮中的金种子生态园,早就领教了湖水的寂寞清冷。只夜景这一项,高下立见,彩蝶湖遥遥领先。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双清湾公园每逢节假日有水秀节目,灯光与音乐配合大型喷泉浓墨重彩,每次都郑重其事提前预告。市民们翘首以待,颇为稀罕,我常在朋友圈或者群中欣赏到这类视频。

而眼前彩蝶湖的喷水泉却一直在吞吐,在呼吸,就像在杭州的街边花园或者广场大厦前随处就可看到喷泉,司空见惯,俨然就是风景的一部分。

我们接着打车去几里外的颍淮花园。这里游人明显增多,但因为地处远郊,本城游客首选还是双清湾,岳家湖,植物园和颍州西湖。

儿子除了对公园大门造型有微辞,在园中脚步所及之处,听到的都是肯定和称道。可能他对小城之前的那些景观过于失望,对比之下,先抑后扬,那我就一一记录下来。

先摆上这张大门照。我理解成汉语拼音缩写的变体,好像不差。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我是第二次去,可是依旧被儿子领先一步,他的发现:“路灯和彩蝶湖造型一样,看来这两家公园设计为同一团队。”

之前我压根没看出来,因为这家团队过于高明,深谙造园艺术,整体布局借鉴的是江南园林风格,移步换景,通而不透。

一进门看到的只是整个园景观的四分之一,向左走,向右走,向中间走,带给游客截然不同的审美体验。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这是我站在酷似江南台榭建筑处拍摄的远景,图片展示只占整个园子的七分之一,儿子早就不屑于拍摄这种远景照。我就满足一下自己的土味审美。

他热衷拍摄园中盛开的各色花卉,他还没进入假山那边的玻璃温室,就笑着评论:“这公园才可命名为植物园。”这梗指的是小城四月份新开的植物园,他只是看到照片和视频,直说是外省某省会城市植物园的翻版,里面的植物还屈指可数。

我惊讶的是前年来看到的是各色郁金香,这次来怎么都是各色月季花?儿子说这里正在举办月季花主题花会。

等到走到月季迷宫,刚开始我忙着拍视频,没将迷宫当回事。迎面走来一位女游客,她提醒我们走的路径不对:“前面走不通。”我这才认真起来,关上手机,好生辨识花墙组成的回字路径。走迷宫让我“嗨”到了极点,小时候向往的圆明园迷宫终于在本城游玩时意外圆梦。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这是迷宫出口,月季拱形花门让我欲罢不能,前年来根本没看到这处景观。

儿子又评价道:“上海迪斯尼乐园的月季迷宫比这要大。”哦,设计者也是模仿借鉴,但此处是高仿。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先将文字介绍拍下来,迷宫中各种品类的月季以后容我慢慢品鉴。

我更喜欢流水潺潺,有水,才有了灵动自然。上次来没拍下假山那边的人工瀑布,这次来哪能错过拍照和录视频。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经过两年的打理,公园更注重细节打磨。当然得经过儿子的提点,我才注意到草坪中央的鸽舍,还有镂空铁艺栏杆和月季花墙。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继续比较审美差异




他给予了最高评价:“今天的彩蝶湖和颍淮花园是本城公园的巅峰水平,某些细节已经超过外省省会城市的水准。”赞叹之余,轮到他愤愤不平了,“这两处公园居然游客人数没上排行榜。那岳家湖公园竟然排名第一。可见没内涵的才拼命宣传,有格调的地方低调内敛。”

他说得没错,但他不明白的是岳家湖公园地方大,是颍淮花园的五六倍大,蓝天,白云,阳光,沙滩,小长假带着孩子去湖边沙滩旁戏水,再乘坐游船绕湖冲浪,快意惬意,休闲放松,也就满足了大众的基本旅游需要。

我也看到了外地游客用无人机拍摄的岳家湖公园视频,航拍效果不输外地。没有多少游客去较真主题公园的细节和内涵,再说岳家湖原址真有岳飞的后人,也不算牵强附会。

再回到审美差异这一话题上:我和儿子的视角不同,我没有他专业,没他观察力敏锐。我只是从本城发展的角度来看,儿子则是立足点高,追求完美。所以他看不上地级城市的景观,总觉得就是大型农家乐的扩版和升级版。

幸亏他在彩蝶湖和颍淮花园邂逅与他思维同频的专业团队打造的精致景观,否则他宁愿宅家,也不愿晒太阳,让他的背部补钙,吸收阳气,尽快恢复身体健康。

回程路上,偶遇正在建造的弗莱德小镇,哪天我会再过来欣赏罍街和这座欧式风情小镇,我又对儿子提了一嘴:“据说这里也要为青少年建造煤矿博物馆。”

相信他下次会欣然前往。

对于我等普罗大众是,假期出游就是满足一下驿动的心,而对儿子这样有想法的年轻人,他们要好,更好,巴不得小城一下子达到最高标准,就是要满足他们的奔腾的心。

我倒是希望像他这样的人越多越好,那样我们的将来才会更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