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辽阳记忆:消失的辽化鞑子营

2021-05-04 22:46:22


当时辽化每年生产的化纤产品可以织成40亿尺,中国老百姓人均用布增加到了七尺布。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主要受天灾影响,全国粮棉大幅减产。

吃和穿是老百姓的头等大事,在有限的土地上,保吃和保穿就成了一对矛盾体。

为了解决“粮棉争地”问题,在毛主席指示、周总理督办下,1972年2月5日,国家计委呈送的《关于进口成套化纤化肥技术设备的报告》得到了毛主席圈阅。

中国要建四个大化纤项目,其中最大的一个就选在了辽宁辽阳,当时叫辽阳石油化纤总厂(简称辽化),也就是现在的中国石油辽阳石化公司。


辽阳记忆:消失的辽化鞑子营


辽阳记忆:消失的辽化鞑子营

说来很有趣儿,当时“大项”落户辽阳的时候,辽阳城里城外一片沸腾,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好多市民特别是小朋友们都想看一看这个“大象”到底长啥样,鼻子有多长?身高有几尺?体重是多少斤?

“大项”落户辽阳,地址就选在了城东南8公里处的兰家公社石场峪村。

峪者,两山之间山谷开始的地方。

石场峪位于藏宝山和大迫山之间,当时是个较大的村子。

工厂的具体位置就在藏宝山西坡下,杏花村南边,早饭屯村北边,主要是鞑子营这一片地儿。

辽阳记忆:消失的辽化鞑子营


辽阳记忆:消失的辽化鞑子营


伴随着辽化一期工程建设,鞑子营的“番号”也就封存进了历史卷宗中。

回看历史卷宗,我们会发现,其实鞑子营的名号很有来头。

话说明末清初,原来居住在贝加尔湖东岸的巴尔虎部一部分蒙古族人为了生计南迁到今天的满洲里附近,归属了喀尔喀部。

康熙二十七年即1688年,准格尔部和喀尔喀部由于争夺地盘打了起来,结果喀尔喀部落败了。巴尔虎部这部分人随喀尔喀部向南败逃,被清政府安置在张家口外驻收。

康熙三十一年即1692年,清政府对巴尔虎部这部分人重新编旗,并调到关外驻防,其中一队就驻防在辽阳石场峪。

那时汉人称蒙古人为鞑靼人,把他们居住的营地就叫做“鞑子营”。

民国时期,鞑子营是石场峪村的附属村。

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时划归了当时的杏花村,成为杏花村生产大队的一个生产小队。

1974年辽化开始一期工程建设时,土地被征用,村民被安置到附近的村子里,从此鞑子营的行政和地理属性便消失了。

在原来鞑子营那片土地上,拔地而起的是各类生产装置、物料管线、油品储罐,是装卸车栈台,是高耸的火炬,是各种公用设施,还有气势雄伟的办公大楼。

1979年1月,辽阳纺织厂用辽化生产的涤纶丝纺成布品,诞生了中国的第一块“的确良”。当时辽化每年生产的化纤产品可以织成40亿尺,中国老百姓人均用布增加到了七尺布。辽化公司为解决中国老百姓的穿衣问题做出了重要贡献。

正值“五一”节日假期,谨向参与辽化初期建设和生产的前辈们表达最诚挚最崇高的敬意。


辽阳记忆:消失的辽化鞑子营


辽阳记忆:消失的辽化鞑子营


辽阳记忆:消失的辽化鞑子营


辽阳记忆:消失的辽化鞑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