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槐花落了 夏天来了

2021-05-04 22:54:28


那无疑是一对老喜鹊,也是这里的常住居民了,人们也没有去冒犯它,所以这一对老喜鹊夫妻也算安居乐业了。



槐花落了,夏天来了。

夏天来了,天气热了。

校园西墙上的那些爬山虎,蛰伏了一个整整冬季。盘根错节的老藤们,像一具具僵尸。春天来的时候,它们开始吐绿,现在是极尽疯狂了。伸出嫩藤向空中搜寻着着什么。生命力的旺盛和强悍在这种攀爬植物身上表现的尤为突出。

每天的清晨,我就听到窗外鸟儿们的叫声,有时是被他们吵醒的。喜鹊“架、架、架”的声音是从后面的阳台上传过来的。后面的小平房的夹道里有几株老槐树,树冠高过三楼。我真的庆幸时过境迁老房改造没有把这几株树刨掉。也就是前几天,树上的槐花开始落了,小房的顶上和下面是密密麻麻的一层,枯萎的花瓣们已没有了盛开时的辉煌。随后,也就被环卫工清楚净了。但是,每年的春天,我们都是在槐花的盛花期里欣喜一阵子。花的生命的存在期太短暂了,回想起来真像一场梦境。

槐花落了 夏天来了

树上有一架喜鹊窝,在茂密的槐树枝杈的上端。那无疑是一对老喜鹊,也是这里的常住居民了,人们也没有去冒犯它,所以这一对老喜鹊夫妻也算安居乐业了。也因为常了,所以对它们也算多少有些了解。它们的领地在南面是学校的操场,北面是居民楼下的小巷了,东面是临河的小公园,它们也常去。估计吃喝是不愁的了。操场上和操场南面的食堂前面有的是学生扔掉的方便面碎屑和面包渣。居民的生活区里也不会少了。它们的生活是一点问题也没有。这对喜鹊夫妻也算勤快,每天起得都很早。我们很荣幸有这么一家邻居,它们住着自己建造的房子,每天按时出工。我们也是,房子虽然不是自己建造的,但是也是用全部积蓄和东借西筹才勉强搬进去的。我们比鸟儿们的日子一点都不优越,或者说还有许多方面的不足。比如对下一代,喜鹊也是得哺育小的,让它长大,同时还得教会小喜鹊生存本领。这一些和我们差不了多少。但是细想起来又觉得有许多不同,人的事比鸟儿的事要麻烦的多。我是这么想的,不知道后面树上的喜鹊同不同意。

槐花落了 夏天来了

还有麻雀,“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麻雀的数量比喜鹊可多得多了,东来西往熙熙攘攘的的就像我们的芸芸众生。人类和其他的生物共存,和平共处,这多好。爱因斯坦说过,如果没有蜜蜂人类只能活四年。因为没有蜜蜂,也就没有花草的授粉,也就没有植物。没有植物了,哪来的动物。没有动物了,人类也就不复存在。

公园里有孩子们为鸟儿建造的小木房子。我看见也没有鸟儿去里面住。我觉得对鸟儿的最大关心是不去干涉和骚扰它们,只要有好的自然环境,也就有它们的乐园了。


槐花落了 夏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