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2. 大明朝最杰出的政治家,张居正

2021-05-04 23:25:34


六部把各级官员要办的事情整理成册,自己留个底,抄一份儿给六科,还得上交内阁,也就是交给张居正。


高拱被赶出内阁后,张居正顺理成章地成了内阁首辅,皇帝年幼,加上和掌印太监冯保的合作,张居正基本上成了万历时期独裁者。

张居正出生于江陵,也就是今天湖北荆州一带。他的父亲是个读书人,但是资质平庸,只中过秀才。他的太爷爷张全保随朱元璋打过天下,爷爷张镇给辽王看家护院。

嘉靖四年,张居正的老爹张文明终于在焦急中等来了儿子的啼哭声。作为一个终身不得志的读书人,儿子的诞生带给他极大的喜悦。张居正的原名叫张白圭,以因为他降生时,他的爷爷梦到白龟。乌龟在古代属于吉祥物,而白色的乌龟是稀有品种。

据说,张居正五岁进了私塾,就显出他读书的天赋,过目不忘,下笔成文。到他十二岁的时候,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中了本县的秀才。当时的荆州知府李士翰非常欣赏张白圭,他觉得让张神童顶着乌龟的名字过一辈子,似乎不太妥当。和张白圭的父亲商量后,为其更名为张居正。

张居正十三岁时去考举人,当时湖广的第一号人物顾璘接见了他。顾璘很欣赏张居正,还送了他自己系的犀皮腰带,并断言张居正的前途不可限量。这送腰带一节,非同小可,明朝的官员系什么腰带,都是有等级要求的。而玉带当属一品官员所系。

见过张居正后,顾璘又吩咐各位考官,不能让张居正中举人。其实,这位顾大人是个真正惜才的人。顾大人见过一些像张居正这样才华横溢身负绝学年少成名的人,因得意忘形,最终成了以风流才子自居,四处游荡的平庸官僚。顾大人觉得让张居正多经历些磨难,他才能走得更远。

科举失利,张居正百思不得其解。郁闷到极点的他,开始刻苦读书,又过了三年,他十六岁时考中了举人。正如顾大人所料那样,张居正考中举人后,在人们的赞赏中渐渐有些迷失。也不好好读书了,天天与一些名士文人吃吃喝喝,吟诗作对。但是一件事情的发生彻底改变了他的思想。

张居正年少成名,自然遭人嫉妒,荆州的辽王就是其中之一。辽王虽然恨他,但是又拿他没办法。正当张居正沉浸在无所事事的“幸福”中时,辽王想出了一条毒计。有天夜里,张居正的爷爷被辽王府的人抓走了,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放出来。没多久,张居正的爷爷就死了。

亲眼目睹爷爷的死亡,让张居正看到了“权利”这样东西的力量,辽王打死也没想到,他的这次示威,彻底地改变了张居正的一生。心怀仇恨的他,踏上了赴京赶考的路。张居正此时二十岁,本来信心满满,没想到却名落孙山。这次落榜让他失去了所有的骄傲和虚荣,只好狼狈地回家苦读。

又过了三年,也就是嘉靖二十六年,他以二甲的好名次考中进士,被选为庶吉士。张居正亲眼目睹严嵩无法无天,自己寄于厚望的老师徐阶一再退让。身为七品翰林编修的他,虽然很愤懑,但是也无能为力,就请了病假回到家。无事可做的他,开始游山玩水。三年中,他走了不少地方,目睹了很多社会现实。

他看到许多人没土地,没收入,就卖房子,卖老婆,孩子。这些人到了山穷水尽时,只能扒树皮,树皮扒没了,就吃观音土,吃到最后,被活活胀死。看到那些倒毙街头无人理会的尸体时,他有时会想这些人,是不是也曾经有过一个欢笑而充满幸福的家。

正当他为此痛心疾首时,他的冤家辽王找上门来了。辽王天天吃喝嫖赌,无所事事,觉得很无聊,就找张居正消遣。辽王似乎了忘记了自己曾经活活害死过张居正的爷爷。

一边是辽王锦衣玉食,奢侈豪华的生活,走出门外,便看到穷困潦倒的贫苦人。这些给张居正的心灵带来不小的冲击。虽说人身来是自私的,大多数人难以为了别人的福利而终身奋斗。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些人可以做到。张居正亲历这些后,就立志要以天下为己任。到这里也就不难理解,为社么他后来功成名就,权势滔天,明明可以随波逐流享享清福,轻松熬到光荣退休,却偏偏要走上“改革”这条艰辛的路。

万历皇帝继位后,大明的江山虽然姓朱,但是实际上却姓张。张居正成了大明的独裁者。三十多年,历经嘉靖、隆庆皇帝两朝,终于熬上了阁老。但是这三十多年,并没有磨灭他心中的志向。一朝大权在握,张居正就实行了改革。

要知道,改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随便动动哪里,可能就关系到几千人的饭碗问题。侵害了别人的利益,被骂还是小事儿,搞得不好,人家可能会提着刀来拼命。以前,商鞅变法和王莽变法,到最后都丢了性命。宋代,王安石变法,也以失败而告终。可见,改革不是件能轻易成功的事儿。但是张居正却做成功了。

张居正上台后,开创性地弄了个“考成法”。这个考成法,类似现代的绩效考核。各级官员把应办得事情上报,由主管部门记录下来,并定下完成的日期,这个主管部门叫六部。还有个监察六部的部门叫六科。

六部把各级官员要办的事情整理成册,自己留个底,抄一份儿给六科,还得上交内阁,也就是交给张居正。破天荒地,六部和六科要办的事情,也得由内阁进行查实。这样,各级官员就不得不尽心尽力地办事。因为,内阁定期要对各级官员的工作成绩进行检查,如果执行不力,得降级,直到降到没官做。

用绩效考核管理人,张居正是个很有头脑的人。考成法虽然有利于大明王朝,但是,大部分官员不乐意,因为这侵害了他们的政治利益。所以,这条吏治改革在张居正离世后就终止了。

张居正另一项新政,就是实施了“一条鞭子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古代,不仅土地归皇帝所有,老百姓也是皇帝所有物。大明朝皇帝打下江山后,把土地分给百姓耕种,百姓得上缴土地税,人头税和瑶役税。土地税,很简单。人头税,按家里多少口人计算。瑶役,就是百姓有义务为国家的建设出工出力,有钱的可以交税替代。这三税各个朝代都差不多,只是收多收少的问题。

就拿明朝的土地税来说,当时都是按土地出产什么就缴什么。比如,农民种得土地生产棉花,就按市价进行折算,确定要交棉花的数量。可以想见,有的土地种苹果,就缴苹果;有山地的,缴山货。这样,收上来的物品真是五花八门。不仅要地方保存,还要人来看管。

这种税收方式还存在更大的问题。比如,有的地方粮食大丰收,上缴到京城去,京城消耗不了,西北闹灾荒,本来应该调派粮食去。但是,仔细算算,运费都要比粮食高出很多倍,实在不划算。

更何况,打仗的时候,总不能让士兵扛着棉花,拎几斤药材去杀敌人。到发俸禄的时候,国库没银子,皇帝就给官员发棉花,粮食,药材等等。所以很多官员下班后,就经常在街上卖棉花,卖山货。

这些还是其次,最受害的是老百姓。老百姓去缴东西时,当官的说这儿有问题,那儿有问题,只能打打折。没办法,百姓只好忍气吞声回去再拉粮食来补。当官的上缴完任务,剩下的就据为己有。

说到瑶役税,老百姓被坑得更惨,这全由当官的说了算。即使老百姓服完全年的瑶役,当官的大笔一挥,说你没干,谁也没辙儿。这时,老百姓少不得要给当官的好处。

说白了,这种方式,朝廷和百姓没得到什么实惠,得利的是地方官员。张居正实行“一条鞭子法”,就是让三种税收折合成银子,老百姓只要交银子就可以了。这种方式,老百姓很喜欢,被一次性割肉总比以前多次割肉强多了。地方官虽然利益比从前少了,但是多少还是能捞点儿。政策就这么实行了下来。“一条鞭子法”简单实用,是中国古代历史税赋改革的重大历史事件。

张居正的改革,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在他的严厉监督下,官员勤勤恳恳,国库的银子越来越充足,百姓的生活也有了很大改善。走下坡路的大明王朝又开始爬坡。张居正执掌内阁期间,他重用戚继光和李成梁,国家的边关也相当稳固。

正当张居正忙于改革时,他的老爹突然去世了。按照祖制,他得回家受孝三年,其实不光大明有此规定,其它的朝代基本也遵循这个制度。作为最高统治者的皇帝,有其考量。毕竟一个不孝的人,也难以指望他能衷心。

一些官员,正当官运亨通的时候,突然死了爹或者娘,必须得离职三年,过三年后,再重头开始。不甘心的,就偷偷隐瞒丧事不报。等查出来,他们会说,因伤心过度,觉得父母并未离去,就活在自己心中。对这种事情,朝廷也有法子对付,一旦查出隐而不报者,撤职查办。

再说,对高级官员来说,还有一种法子,叫“夺情”。 就是朝廷离不开这位要员,只能让他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工作。但是,明朝之前有个大臣叫杨廷和身居要职,他父亲去世了,皇帝说朝廷离不开他,要他继续工作。结果,他硬是跑回家,守孝三年。从这后,朝廷官员无论身居何职,父母丧期必须守制二十七个月。

张居正实在无路可走,只能用“夺情”这个法子。他几次三番呈递折子,作势要回去丁忧,李贵妃和万历自然是拒绝了他的“请求”。这样,他和冯保策划的“夺情”取得了成功。但是,言官们不答应,都巴不得他赶紧走。

先是被自己两个学生上奏弹劾。这下,张居正的脸面真挂不住了,自古被学生弹劾的,他算是第一人。他只得向皇帝请辞,皇帝下令对这两个学生施以杖刑,顺便也打了其它几个跳梁小丑。言官们看见风头不对,才消停下来。张居正的“夺情”风波也这样不了了之。

随着万历年岁渐长,张居正和万历皇帝的矛盾不知不觉地升级。其实,归根究底还是权利的问题。万历皇帝小时候非常尊重和敬爱张居正,上朝的时候,别的大臣都站着,让张居正坐着。冬天早朝怕他冷,万历皇帝让太监在张居正的脚下铺上厚垫子。但是,年幼的皇帝也怕张居正。这位首辅大臣想把万历皇帝培养成一代明君,对他要求就相当严。

万历皇帝小时候背书走神,念错了字,被张居正好一顿斥责。他十五六岁时,因无事可做,有次喝多了酒,让太监唱歌。这个太监五音不全,万历很嫌弃地打了他一顿。这件事本来也算小事儿一桩。

谁知冯保把这件事告诉了皇太后,也就是皇帝的老妈,曾经的李贵妃,现在的李太后。皇太后不依不饶,骂完了不算,拿出一本《汉书》,翻到《霍光传》那部分摆在皇帝面前。霍光那可是汉武帝的托孤大臣,辅佐过汉昭帝和汉宣帝。汉宣帝之前,本来已经立了刘贺为皇帝,但是十多天后,刘贺就霍光被废掉了。霍光给他定的醉是“荒淫无道,不保社稷。”

万历皇帝还真被唬住了,同时,他也恨上了张居正。他心里觉得,这不摆明了,张居正不就是霍光吗?李太后看到皇帝被唬住了,很得意,但是还是不罢休,非要儿子写检讨。万历皇帝眼泪汪汪,不愿意写。结果,张居正代笔替皇帝写了《罪己诏》。

其实,张居正也发现皇帝不待见自己,在去世的前两年,他曾上书请旨告老还乡。皇帝发现他真心诚意想回家养老,虽然有些不愿意,但私心里又很欢欣。而李太后却不愿意好聚好散,坚决不同意他离开,张居正就此失去了善始善终的机会。

最后两年,张居正发了疯地工作,而且对和改革唱反调的官员严厉处罚。到五十八岁的时候,这位一心为了大明江山社稷的杰出政治家最终累死在工作岗位上。

张居正去世了,但是他的新政还是持续了下来,尽管考成法到后来没法再实施。张居正死后,大明那些不干事实,尽耍嘴皮子的无耻言官对其大肆弹劾。那些骂他的奏章普天盖地。

本就心存恨意的万历皇帝立即下旨对张居正进行清算,查封了他的家,抄了他的财产。他的家人被活活饿死十多人,二儿子被充军,大儿子留血书而死。张居正大儿子死了,万历皇帝觉得此事闹得有些大,就停止了对张居正的清算。与张居正相比,他的搭档冯保的结局还算是不错的,只被赶出皇宫,驱逐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