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母亲节前夕 致父母

2021-05-04 23:26:44


”妈妈二话没说,转身往回走,把我从省城买回来的食品全部分发给小男孩,要知道,那可是我花了“大价钱” ,自己都不曾见过,更舍不得吃的“珍宝”啊!


母亲节前夕,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爸爸妈妈:

前天上午,我正在店里忙碌,老爸的电话打过来:“二贝,干啥呢?”

“上班呢,有事吗?老爸”

“没事,我和你妈正准备去公园遛弯,你知道,你妈一向磨蹭,还没换好衣服,趁等她的间隙,看看你做什么。”

空气中流淌着浓浓的爱意和温情。

许久,放下电话。我知道,老爸老妈又想我了,每隔两天,或视频,或电话,总要和我聊几句,即便是拿不上台面的琐事,也饶有兴致。

四月中旬,在姐姐姐夫的盛情邀请下,爸爸终于松了口,答应去洛阳。当时,我很好奇,询问姐姐给爸爸灌了什么迷魂汤,致使不爱出门的老爸最终允诺。要知道,小妹从去年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游說爸妈出行,她由北京搬去天津的这两年,很想让亲人们过去住住,体验体验新居。多次力邀爸妈,得到的答复均是年纪大了,腿懒,一起一落 ,折腾得慌。

我有一姐,一弟.一妹,没有大富大贵,但都知性温良,谦和有礼,平心而论,幸福和睦的家庭是和父母从小良好的家教分不开的。

我的妈妈做人非常无私.大度,凡事总想着别人,先为他人考虑。生活中的许多细节足以窥见一斑,印象中有一件事给我留下很清晰的记忆,当然,那是留在我童年记忆中的事,尽管有些青涩,但我还是想一吐为快。

1988年,我考入省轻校,爸妈节衣缩食,每月按时给我汇来足够挥霍青春的银子供我享用,放寒假回家时,我在省城买了很多小县城不曾见过的食品,以期犒劳一下辛劳的父母。

那是一个洒满阳光的午后,妈妈午睡后和我出来理发。路过街边一家小屋,一个拖着鼻涕,满身泥污的小男孩正在小声抽泣,妈妈心生怜悯,上前问其缘由,小男孩哽咽着,满脸戚戚地说,“我的妈妈病了,没人给做饭,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好饿呀!”

妈妈二话没说,转身往回走,把我从省城买回来的食品全部分发给小男孩,要知道,那可是我花了“大价钱” ,自己都不曾见过,更舍不得吃的“珍宝”啊!

当时,稚拙的我难免怪怨母亲,经年后 , 早就释然,被母亲身上的光辉照耀着。

那个年代,缺衣少穿,记忆中,班里同学穿补丁衣服的占一多半,物质极为匮乏。尽管如此,我们姐弟四个被爸妈呵护得很好,妈妈总是变着花样满足我们的味蕾,天天不重样。

老爸在邮局上班,每月回一次家,而老爸回家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姊妹激动的心情难以平复,一晚上睡不踏实,盼着天快快亮。

记得爸爸每次到家时间大概是上午十点钟左右,一上午的课程好不容易熬过来,我几乎飞奔着跑回家,而我亲爱的爹爹总是不负所望,变戏法似的逐一呈上礼物,或琳琅满目的食物,或衣服(尽管那个年代的服饰很单一,很土),但绝对是小县城的唯一,我们姐妹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在那个贫乏的年代,爸爸妈妈用勤劳的双手,为我们的童年增色添辉,他们的纯朴善良.宽厚仁慈,给我们的人生留下浓墨重彩。

直到如今,我们仍然是爸妈心目中长不大的孩子。每次回家,爸爸总是提前采购好,任冰箱塞得满满当当,甚至坏掉,都在所不辞。其实,门口就有一个超市和两大菜场,现买完全来得及,但爸妈丝毫不为所动。

妈妈则在家用心烹饪,一大桌子,全是我们爱吃的。席间,妈妈不怎么动筷子,目光随着我们夹菜的一起一伏流转,嘴里连连问道:好吃吗?味道怎么样?

那种神情,令我动容,想哭的冲动喷薄而出。

此时此刻,我唯有大快朵颐,不喂撑自己对不起爹妈。

爸妈的故事几箩筐讲不完,由于时间的关系,暂且搁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