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德云社的师徒关系

2021-05-04 23:33:16


老师的技能与学生的生存没有关系,大家也都成了单位人,所以也就没有了三年学徒,两年卖艺。


相声诞生于清朝末期,最初的相声以娱乐为主,所谓的撂地为生,即在市场搭场子,进行露天表演,通过敲锣吸引观众的注意,通过说相声把人逗乐了,让观众往里投钱。央视的《金牌喜剧人》中郭德刚曾经带领一帮学员再现了这一场面,根据现场表演的好坏决定大家是否给钱。郭德刚曾经说过一个《相声五十年之怪现状》的作品,里面介绍了那些扛大包的,打零工的,干完一天的活后,洗澡、吃饭,听戏或相声。这种情况下决定了相声的特点:其一,相声面对的人群多是底层人群,要想逗乐他们,必须符合他们笑的特点,这也就是伦理哏,低俗哏兴起的原因。这点如果家庭出身于农村,或者城市底层的人,大概就会知道人们之间的幽默多是围绕着这些展开的。其二,这些说相声的人也多出身于底层,文化水平不高,创作能力不强,所会的相声不多,多成为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当时说相声的不怕观众多,怕中间有偷本事的,听了去之后,自己说观众可能就不乐了。我曾经看过一个孟凡贵骂郭德纲的故事,骂他在一次演出中返场二十多次。为什么骂他呢?是因为他把许多包袱都说了,其他相声演员就没法说了。其三,由此也决定了师生关系的性质。老师将把自己看家的本领交给你,你也有了立身的根本,就不得为老师干两年活吗,这也就是三年学徒,两年卖艺的由来。

建国以后,国家对相声团队进行了收编,所有说相声的都成为了单位人。相声由原来的取悦于观众,变成了取悦于政府,过去追求的是娱乐,现在是寓教于乐,首先是教然后是乐。面对的观众也有差异,原来只是面向底层群体,现在面向广大人民群众。但这时的多数相声演员从旧社会过来的,没有了生活所迫,也不需要向旧时那样每天撂地生活,作品不需要多,但需要精。老师的技能与学生的生存没有关系,大家也都成了单位人,所以也就没有了三年学徒,两年卖艺。大家都在政治上平等,也就没有了严格意义上的磕头。记得马季曾经接受过一次采访,说包括刘宝瑞,侯宝林都是他的老师,直到最后才明确与侯宝林的师承关系。犹如所有给授艺的都是老师,只是过一段时间明确了侯宝林是指导老师。如果熟悉侯宝林和马季的相声的都知道,两者说的相声很少有重合的地方。可以说,随着相声的收编,离传统越来越远,相声承担了歌颂现代的内容,这些内容也多老先生所不会的。同时师生关系也现代化了,不再有等级性。

改革开放初期,仍然保留了相声事业单位的性质,相声的主体仍然是以歌功颂德为主,但这批成长起来的相声演员会其他一些文艺技能,譬如会唱歌,跳舞,但是传统的一些相声技能会的不多。姜昆与李文华合作的一些优秀作品,就是这时候推出来的,姜昆唱的不错,多是当时流行的歌曲。但是这时候,人们追求娱乐化的方式增多了,电视、电影增多,尤其是小品的出现对相声是极大冲击,人们觉得相声不再可乐了。可以说,相声回归娱乐之后,许多相声人员不会说相声了,也就是不会讨好观众了。相声无法成为人们谋生的手段,自然师徒也就没有很强的依附关系,师徒之间多是一种情义关系而不是等级关系。

甚至老师与学生之间更多是流行挂名,也就是在老师那里没有学本事,只是羡慕老师的名气,就拜老师为师。有类于东汉的门生制,只要在老师那里登个记,就是他的学生了。宦官王甫因掌握权力,许多人也拜他为师,有5,6千人之多。大家想想,这些学生学什么呢,难道学自宫之术?很显然就是有老师罩着。现在有人没说过相声,也收徒若干,也多是挂名。很可惜,多数相声演员的树太小,即使入某家的门也很难在他们的树底下乘凉。

德云社的崛起改变了以前的师生关系。

其一,这些学员进入德云社要经过长期的训练,能耐不一定是郭德纲教的,但肯定是德云社教的。这些学员经过长期的训练,层层的淘汰,才能最终登上舞台。这就决定了德云社的师生关系比其他相声的师生关系依附性强,情感也更为深厚。

其二,他们和老郭的本事之间有不是严格对应的关系,可以这样说,老郭会的一些本事徒弟不一定会,反之亦然。比如老郭会京剧,评书,学生会唱歌,跳舞。近期的龙字科招生,许多学员本身就是多才多艺的。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这些徒弟要依仗老郭打天下。老郭给他们赐字,表面上因袭了封建糟粕,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招牌,即使背叛师门的何沄伟,曹云金,依然保留“云”字即在于此。同时,郭与学生都是公司化运营,郭既是他们的老师,也是他们的老板。这种人身依附并不是强制性的,甚至人事关系连转都不需要,只需要发个声明,留下字就可以。

当然,自己的发展有老郭罩着,就可以获得很多资源。就如一个刚踏上学术之路的学生,有时文章写得再好,人家也不发你的文章,必须把老师的名字挂上。相声也是如此,老郭是《笑傲江湖》《相声有新人》的评委,《欢乐喜剧人》的主持,只有依靠老郭才能经常在观众面前露一小脸,这是成为明星的必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