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对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的不同意见

2021-05-04 23:58:41


我们可以在全球找到许许多多的反例来推翻这种说法:以色列、韩国、日本、北欧、台湾地区等等,都极度缺乏资源,或者产业与其所谓的土地、资源、劳动力要素禀赋没有多少关系。


今天推翻他的第一个大前提,即要素禀赋和其契合的比较优势产业是经济发展的一大动能。

我们可以在全球找到许许多多的反例来推翻这种说法:以色列、韩国、日本、北欧、台湾地区等等,都极度缺乏资源,或者产业与其所谓的土地、资源、劳动力要素禀赋没有多少关系。

那么,从亚当斯密和李嘉图发展来的这种理论错了吗?没有错,但是它们不起作用了——即林毅夫有关要素病毒是“隔江犹唱后庭花”。

为什么?

第一,是全球市场的形成。在斯密和李嘉图时代,交通、市场壁垒、政府能力或者治安以及最根本的市场规模本身种种因素,导致企业必须建在原料地附近,而且只有有限的现代资本主义政权才能维持无数转业农民生活秩序的国家才拥有这些条件。现在经过二战以后强有力国际秩序的建立,世贸组织等引领下的经济全球化的长足发展,世界已经融为一体,在全球市场上可以以微小的价格差异购买到任何资源。所以要素禀赋说法是极其错误的。

第二,从本质上说,要素禀赋学说既不是经济发展的前提,又不是经济发展的动力。一个经济体要启动,资本、人力资源、市场机制、公共产品等等全都是相互联接的,有机构成的体系。哪一方面比例或者用力偏颇都会造成损失,至少是浪费。如果是封闭经济,率先改变的只有生产力。只有生产力的变革才是一切变革的源头。生产力变革将短缺经济变为趋近于供需平衡的经济,随着资本积累和需求扩大——生产力进步同时具备扩张供给和需求的能力,即扩大再生产的良性循环。这才是封闭经济增长的唯一来源。

在开放经济条件下,因为有外部市场的不对称竞争和外溢效应,落后国家处于非常特殊的条件:在需求方面,国外制成品无可抵挡;在供给方面,无法匹配国外的社会平均劳动生产率,只有沦为原料产地。这种不对称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解决:人力资本。只有这个可变资本既可以逐渐匹配世界社会平均劳动生产率,又可以起到满足国内较低层次消费,才能赶上逐渐一步一步与世界强国竞争。

林毅夫的所谓要素禀赋下比较优势产业根本不存在。比如他举的那么多新兴国家例子,几乎都没有比较优势产业,全部都是以代工和低技术含量的产业,在出口导向为主的经济类型中发展起来。

比如中国大陆、香港、台湾,除了三来一补、代工等以外,没有多少优势产业。

那么为什么这些国家会成功?很简单,儒家文化圈等积累的人力资本。中国的超级富豪和发达商业可以追溯到3000年前。到春秋战国时期,齐国举国营商,富足天下,霸绝诸侯。几千年的商业传统和近现代的良好教育,让这些国家的人力资本又便宜又优质。全球市场的形成和福利国家重税双重作用下,生产外包成为一种趋势。于是,发达国家的生产力才会转移到上述地区。

当然,正如我以前所说,中国大陆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庞大的计划经济存量。这种有序转化,让财富价格化或者货币化后,不仅没有总体上受到损失,而且给私营部门形成巨大的正向外部效应。而“休克鱼”不可能成功的原因是,计划经济体没有市场要素,消费者没有经济核算才能,市场没有价格机制,企业家没有企业家才能,政府没有宏观调控才能。一句话什么都没有。一旦迅速放开,必然导致计划经济财产被无序私有化,企业生产紊乱,产业链崩溃,以及被外部市场的产品和资本击败并且瓜分。

因此,从原理上和事实上,要素禀赋根本不是一个国家经济起步的决定因素。

三、要素禀赋真正起作用的是什么?是价格。仅此而已。资本不会凭空存在于贫穷的经济体中,因此,谈资本这个禀赋无异于空中楼阁。人力资本是唯一可以与经济相对独立的要素,即在非常贫穷的国家中,人力资本依然可以丰裕。而资源,除了买卖之外,没有任何用处。因为资源只有被各级产业链抽近生产当中才能起作用。中东等石油国家就是最好的证明。因此,所谓的要素禀赋,只有人力资本有意义,而且全世界无差别。因此并不存在优势产业。

林毅夫的错误在哪里?

一是老和尚念经,翻过来覆过去就那么几句。在讲关于经济动力等抽象逻辑,如果用马歇尔以来的那些量化分析,没用。因为只有总体变量中才能分析出总体逻辑关系。古典自由主义以来的量化研究全部都是把部分变量设定为常量,以此来研究剩余变量之间的关系。林毅夫如果抛弃马克思的传统,一头扎进自由主义的怀抱,在方法论上就输了。

二是不讲事实。研究结构主义,却不分析结构,是什么道理?不仅不研究过去到现在要素禀赋理论得以成立的大前提,甚至不分析新兴諸国产业结构及其历史规律,干巴巴从结论推导结论,从相对真理的规律来看,那可能不出纰漏吗?

三是轻言妄断,逻辑漏洞一大堆。即使从原始要素禀赋理论出发然后直接推论,也应该是结合实际数据来推,为什么不断从一个专家的结论跳到另一个专家的结论?如果按照你的引述,这些专家相互之间逻辑相冾吗?

这就是中国学术的顶尖水平了。拿评论内衣的审美标准评判制服,而且是看都不看一眼就下结论了。

预告:下一篇推翻林毅夫关于政府在经济启动中的原理。

篇幅有限,文不尽言,欢迎来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