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朱德避难昭觉寺,住持了尘法师曾因一事百思不得其解,请教朱德

2021-05-04 23:59:29


但箫吹明月认为,或许,在前一个版本中,有关资料无意或者有意地漏掉了这样一种情况:就是朱德在回答了尘法师“入寺缘由”时,提到了周官和:“与周官和是同学好友”云云。


1920年7月上旬的一天深夜,一阵急促地叩打寺门声惊醒了昭觉寺的2个守门和尚,凑到门缝一看,见是一个戴大盖帽的军人,一时吓得魂飞天外,遂躲在一旁,任凭敲门人怎样央求就是不予搭理。守门和尚牢记住持的吩咐:“现时兵荒马乱,不论黑夜还是白天,都不得打开寺门,外人一律不准入内。”

昭觉寺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北郊,在汉朝是眉州司马董常的故宅,宅号“建元”。唐朝贞观年间,改建为佛刹,名建元寺。877年,唐代高僧、禅宗曹洞宗传人休梦禅师任建元寺住持,兴工构殿,扩建寺庙,并奉旨改寺名为“昭觉”。

远处传来狗吠声和枪声,追兵已经逼近,敲门人果断离开寺门,沿着寺院的高墙来到一棵大树旁,双手抱着树干,一使劲,蹿上树顶,越墙而过。岂料落地还未站稳,就被几个巡夜的和尚逮住了。

此时,早有和尚通报了住持,获准带此人去见。

见来人是位威武的将军,住持了尘法师疑窦顿生,让众和尚退下,询问入寺缘由。

来人觉得事到如今,生死攸关,只好实话实说:“我乃滇军第3混成旅旅长朱德,不幸在龙泉驿战败,逃命到此。后有川军穷追不舍,久扣寺门不开,才出此下策,越墙而入,实为罪过。住持大慈大悲,能救我不死,功德无量,我知恩必报。”朱德抱拳施礼相求。

了尘法师一听“朱德”二字,骤然想起听到的“黄拒盖、廖毛瑟,金朱支队惹不得”的民谣,眼睛一下子亮了。没想到原来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威武军人,正是扛着“朱”字旗血战棉花坡的骁将朱德。

1916年,朱德参加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护国战争,在以棉花坡为中心的纳溪之战中,朱德率领所部浴血奋战,采取出奇制胜、以少胜多、猛攻急追、速战速决的战术,打得北洋军溃不成军,显示了其卓越的军事才能。滇军就是在这次战役中开始出名的,朱德的名字从此威震敌胆。当时泸州、叙府一带流传着一首民谣:“黄拒盖,廖毛瑟,金朱支队惹不得。”其中“金朱支队”指的就是金汉鼎支队和朱德支队,战斗力最强,能征惯战,是惹不得的。

那么,今天朱德怎么落到逃命昭觉寺的地步呢?

朱德避难昭觉寺,住持了尘法师曾因一事百思不得其解,请教朱德

昭觉寺

原来,1920年5月,一直图谋称霸西南的“云南小皇帝”唐继尧为了控制四川,无视入川滇军将领的劝阻,排挤不听从其摆布的四川督军熊克武,以阻挠“北伐”为借口发动了“倒熊”战争。

在“驱逐客军,川人治川”的口号下,川军各部在熊克武的主持下联合起来,共同反对滇军。此时的滇军同护国讨袁入川作战的滇军有了本质上的区别,正所谓“春秋无义战,战国无君子”,士气一落千丈。唐继尧的所作所为,不仅遭到四川老百姓和川军的反对,就像朱德这样的滇军将领也不予支持。

7月上旬,滇、川两军为了争夺四川省城,在成都东郊龙泉驿血战9天9夜,孤立无援的滇军大败。朱德所率的第3混成旅死伤惨重,朱德与部队失掉了联系,只身冲出重围,慌乱中逃到昭觉寺。

了尘法师见是大名鼎鼎的朱德,赶忙施礼:“阿弥陀佛!贫僧了尘在此有礼了!能面见朱将军,真是三生有幸!朱将军护国讨袁,威震巴蜀,久仰久仰!”接着了尘法师又委婉地说,“只是这佛门之地,不便收留,请将军还是另谋良策为好!”

一个因追兵逼近急于避难,一个为众僧安全左右两难。正在这时,突然有和尚进来禀报:寺外有不少当兵的在敲门,说有人逃进庙里,要进来搜查。

出家人慈悲为怀,何况眼前相求的是朱德将军,了尘法师果断地说:事已至此,那就委屈朱将军在寺内暂避一时吧!了尘法师又对众和尚吩咐:朱将军到此之事,谁都不能讲出去。然后,了尘法师领着朱德来到八仙堂,并再三叮咛:朱将军放心,有了尘在,有昭觉寺在,将军一定平安无事!

了尘法师安顿完朱德藏身,赶到前院的天王殿时,几十名川军已破门而入。这些川军哪里把和尚放在眼里,不顾了尘法师阻拦,强行冲进了天王殿、先觉堂、圆觉殿、观音阁、涅槃堂,就连禅房和后面的藏经楼也不放过,全面搜索,却不见朱德的人影。

川军小头目砸开八仙堂的大门后,听得里面有响动,经过一番搜查,向天花板的藻井处开枪,打下的却是一只大白猫。

八仙堂里的枪声惊动了整个昭觉寺,了尘法师匆忙赶过来,当看到眼前情景才把心放回肚子里:“阿弥陀佛!戒杀生,是我佛门之规,这可如何是好!”

朱德避难昭觉寺,住持了尘法师曾因一事百思不得其解,请教朱德

朱德在泸州

一个当兵的凑到小头目耳边,低声说:“大哥,这寺庙是佛爷住的地方,不比平常百姓家。得罪了佛爷,怪罪下来可不是好玩的,犯不着,还是撤了吧!”

这帮川军一直折腾到天大亮,一无所获,只得悻悻地离开了昭觉寺。

都说吉人自有天相,不曾想一只大白猫救了朱德。

朱德摆脱川军的追捕和搜查后,在昭觉寺暂时住了下来。在暮鼓晨钟中听僧人念佛诵经,晚上纳凉时和了尘法师谈古论今。朱德留给了尘法师的印象是:一言一行,都表现出自然的毫不做作的谦虚的品格。

一天,朱德试探着问:“了尘法师,你这法号起得太妙了!”

“出家时,师父给起的。”

“了尘,了尘,了却了尘缘,寓意深刻。这恐怕就是人们常说的看破红尘吧!”

“有这层意思。出家人,最要紧的是要断了与尘世的恩恩怨怨,一心修行。师父的用意就在于此。”

“我读过《红楼梦》,记得开头就有一首《好了歌》,讲的就是这个意思。这首歌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好了歌》是在《红楼梦》第一回出现的。当时,晚年落魄的甄士隐拄着拐杖,到街前来散心,听一位跛足道人唱道: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跛足道人对这首《好了歌》的诠释是:“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好,便不了;若是好,须是了。”

“朱将军真是位儒将,实在令贫僧敬佩!”了尘法师若有所思地说,“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件事,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问得问不得?”

“问得,问得。有啥子尽管问就是了!”

朱德避难昭觉寺,住持了尘法师曾因一事百思不得其解,请教朱德

“将军智谋超群、勇敢过人,又能征善战,北洋军都能打败,为何败给川军,落到如此地步?”

清末,清政府编练四川新军成为川军源头之一。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的统治,四川军阀由此产生。民国时期,四川军阀长期混战,在长达20余年的军阀混战中,川军各部人数虽众,但纪律不太好,战斗力不强,被时人称之为烟枪和步枪并有的“双枪兵”。

朱德长见了尘法师这样问,就回答说:“摆起来,话就长了。最根本的一条就是为战争的性质所决定。护国讨袁,得到了人民和官兵的拥护;这次打仗,是为唐继尧个人图川,遭到川人的反对,同样也遭到滇军官兵的反对,官兵厌战,瘟疫蔓延,又无援军和补充,岂能不败!从失败中,我看清了军阀混战的结果,所以下定决心,不再为他们卖命,打算出国去学习新的救国救民真理。”

1926年,朱德回国后在写给泸州友人的诗中表述了当年毅然出国的动因:

中山主义非无补,卡尔思潮集大成。从此天涯寻正道,他年另换旧旗旌。

后来,朱德在《回忆我的母亲》一文中,对“正道”是这样说的:“中国革命继续向前发展,我的思想也继续向前发展。当我发现了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时,我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朱德坚信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我们的民族和人民的希望”。

当听完朱德解释完这次败给川军的原因后,了尘法师深有所悟地说:“听了将军这一番高论,令贫僧肃然起敬,茅塞顿开。将军是国家栋梁之材,定能为民族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

后来,朱德果然如了尘法师所言,“为民族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

朱德在昭觉寺住了月余,滇川之战接近尾声,双方趋向和谈,才去川南追赶队伍。

朱德回到云南后,拜托好友周官和(注:周官和是四川合江县人,与朱德是云南陆军讲武堂同学)用上等楠木为昭觉寺特制了一块大匾,匾的正中是取自佛经偈语“佛法不离世间,应缘救度众生”之意得“应世人间”四个大字,专请当时成都著名的书法家颜楷书写。周官和专程送到昭觉寺时,了尘法师和众僧人一齐出动诵经迎接,了尘法师把朱德所赠的匾额视为珍品,悬挂在观音阁的门额上。

朱德避难昭觉寺,住持了尘法师曾因一事百思不得其解,请教朱德

时光飞逝,沧海桑田,换了人间。

转眼之间到了1957年。已经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的朱德,于这一年的初春,到湖北、广东、广西、云南、四川、陕西等省考察。2月25日抵达四川成都。

这是朱德30多年后第一次回到成都,那天夜里,朱德辗转反侧睡不着,决定再忙也得抽时间到昭觉寺去,面谢当年的救命之恩,以了却当年许诺的“知恩必报”的心愿。

第二天,朱德轻车简从来到昭觉寺。昭觉寺钟鼓齐鸣,众僧出迎。

朱德问到了尘法师时,僧人们告知了尘法师早已圆寂,离开人世。朱德无限感慨地说:“遗憾呀!临了,也没有见到他。了尘法师是位德行很高、佛学很深的大法师。人们会永远记住他的!”朱德十分悲痛地脱帽致哀,众僧人和随行人员都为之感动。

朱德久久伫立在观音阁前,望着自己赠送的那块“应世人间”的大匾,几十年前那惊心动魄的经历如同昨日:龙泉驿的炮声、昭觉寺里的暮鼓晨钟,更有了尘法师的的不了恩情。

回到北京后,朱德特地找到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谈起昭觉寺,要赵朴初帮助把成都昭觉寺充实起来。赵朴初照办并把自己收藏的朱德亲书的“万水千山”四字横幅题跋后捐献给昭觉寺。朱德把自己心爱的兰花也赠给昭觉寺。

关于朱德避难昭觉寺的经过,还有另一个版本:朱德只身突出重围后,并没有贸然去追赶大部队,而是绕道回到成都,在同窗好友周官和的庇护下隐匿藏身,周官和在川军中任职,还是1军军长但懋辛的妻兄,在成都人脉很广,通过周官和的安排,朱德住进了昭觉寺里。

这两个版本都是说朱德避难昭觉寺,只是朱德进昭觉寺的形式不同:前者是朱德自己进去的,后者是通过周官和的安排进去的。只是前一个版本流传得多,但都存在争议。箫吹明月在此写出来,也是借此引起有关人士关注,希望有关人士能够提供更确切的历史资料。

但无论如何,朱德在昭觉寺避难是确有此事。因为有朱德的“应世人间”赠匾为证。

也有人通过这个赠匾的落款“下民朱德、周官和立”推测:“从原匾上落款看,朱、周二人同为送匾人,意味着都是当事人,为同一件事感谢昭觉寺,如果周官和仅仅是受朱德委托办理送匾之事,根本用不着也不能署上自己的名字。周官和一定与朱德入住昭觉寺有不可缺的作用。”据此认为后一个版本可信。

但箫吹明月认为,或许,在前一个版本中,有关资料无意或者有意地漏掉了这样一种情况:就是朱德在回答了尘法师“入寺缘由”时,提到了周官和:“与周官和是同学好友”云云。毕竟,朱德再有名也是属于滇军,在四川的地盘上,“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还是周官和“人脉广”,朱德的威名再加上周官和的旗号,了尘法师也就“从”了朱德,要不然,怎么以面见朱德将军为“三生有幸”的了尘法师,在听到朱德请求在寺内避难时,还左右为难,“请将军还是另谋良策为好”呢?

最终,了尘法师“不看僧面看佛面”,甚至是既看“僧面”又看“佛面”,留朱德于寺内。

这样推测起来,在朱德托付周官和制定牌匾时,顺便告知了避难经过,周官和也就知道,朋友避难,了尘法师对朋友和自己都给了情面,自己也于情于理予以致谢。这样,在征得朱德同意后,周官和在牌匾落款上署上自己的名字,也在情理之中。

声明:欢迎点赞、评论、赞赏,欢迎大家点击“关注”箫吹明月。本头条账号文章均为箫吹明月原创,受“维权骑士”保护,如对本账号文章有抄袭、洗稿等侵权行为,箫吹明月将依法维权。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果涉及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