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苏州军分区政委李良臣回忆抗战、解放战争中自己缴获的三支驳壳枪

2021-05-05 00:04:19


一天,驻该日军据点的汉奸特工队长刘世杰,悄悄通过“关系”,让人给我们独立营捎话“只要不惩办他,保证其家人的安全,他本人愿意向我军缴械投降,并要求与我营首长面谈。


1940年春,我在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支队(后整编为清河军区)基干二营五连一排一班任副班长,部队驻防在广饶县与寿光县北部一带。当地驻有国民党保安第十五旅张景月部一个营,营长姓名不祥,当地百姓都叫他“刘老虎”。“刘老虎”部欺压百姓,不打日本鬼子,处处与我抗日军民作对,与我八路军搞“磨擦”,助纣为虐。抗日军民对其恨之入骨,一致要求尽快铲除这个认贼作父、为虎作伥、危害一方的“毒瘤”。上级决定要消灭他。

一天夜里,部队紧急集合,连长、指导员作了战前简短动员,下达了作战任务,同志们个个摩拳擦掌,精神抖擞地踏上了征程。趁着夜色掩护,我们于拂晓前将“刘老虎”驻刘家道口的营部及所属一个连紧紧地包围起来。

别看“刘老虎”平日狗仗人势,在老百姓面前耀武扬威,穷抖威风,但在我英勇善战的八路军面前不堪一击。战斗一打响,我连指战员个个奋勇当先,猛打猛冲,并展开了强有力地敌前喊话政治攻势。我军声东击西,敌人搞不清八路军到底有多少人,几次突围都被我们坚决打了回去。经过激战,敌人大部被歼,我们连缴获了敌人歪脖子机枪一挺,步枪几十支,俘敌数十名。战后,大家风趣地称我们五连为“武松连”,意为武松打虎(“刘老虎”)。

战斗中,我从敌人一个护兵手中缴获了一支三号驳壳枪。排长马洪贞对我说,这支枪允许你背十天,然后上交。后来,连长吴敬书把连里一支最好的马步枪调给我使用,以示奖励。

1943年,我在八路军山东渤海军区第三军分区昌邑县独立营任特派员。这是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部队。一次,驻瓦城的日军到白塔村一带“扫荡”。根据预先得到的情报,我军决定设伏打击敌人。经过战斗,俘虏日军三人,缴获部分武器。这次战斗之后,我军进一步加紧对敌人进行袭扰和围困。不久,瓦城之敌弃守据点,逃回昌邑县城去了。驻李家泊子的日军曾屡遭我军打击,知道八路军的厉害,龟缩在据点,不敢轻举妄动。但慑于其上司的严令督促,该据点日军不得不再次下乡“扫荡”。根据侦察员的情报,营首长迅速拟定了作战方案,依据地形预设埋伏,指挥部队又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敌人连滚带爬地狼狈逃回据点。该据点日军指挥官仍不服输,气急败坏地派人给我们独立营下“战书”,要求与我军面对面地摆开阵势打正规战,并要我军不要打伏击、打游击、搞偷袭。对此,我军全然不予理会,坚持你下你的“战书”,我打我的游击战术。守据点的敌人虽然心中不服输,但就是不敢出来。

在我军强大的军事攻势和政治攻心的压力下,那些为鬼子卖命的汉奸诚惶诚恐,时时提心吊胆,害怕八路军不知哪一天要了他们的性命,都想另找出路。

一天,驻该日军据点的汉奸特工队长刘世杰,悄悄通过“关系”,让人给我们独立营捎话“只要不惩办他,保证其家人的安全,他本人愿意向我军缴械投降,并要求与我营首长面谈。”营长何凤池和营政委官愚公当即与我商议,并指派我出面处理此事。受领任务后,我带两名便衣侦察员,选择在该日军据点附近的一个村庄,事先作了必要布控,派人将刘世杰约出面谈。我以营首长全权代表的身份,当面向刘严肃指出:“日本鬼子是秋后蚂蚱…一蹦不了几天,离失败的日子已经不远,弃暗投明前途光明,替鬼子卖命死路一条!”经政策攻心和形势教育,答应刘的某些要求后,刘当场将一支大竹节二号驳壳枪、连同随身携带的子弹一并交给了我。以后,在我军政策攻心地感召下,又有数名汉奸特工队员向我军陆续缴械投降。

1946年的一天,中共昌邑县委书记马骏同志请我吃饭时讲:“县独立营升级为野战军调走,县里要重新组建县大队,但武器甚缺,县大队长也没有枪。”他建议我把自己使用的驳壳枪留给县大队长使用,他把自己的马牌手枪给我用。尽管我对这支跟随自己征战多年的驳壳枪深爱难舍,但考虑到作为一名受党培养教育多年的党员干部,理应服从大局。再说,当时我已兼任县公安局长,县委书记的意见应该尊重。于是,我将自己使用的驳壳枪,与县委马书记的手枪作了交换。

昌邑县独立营整编为警七旅十四团后,我奉命调到十四团政治处任保卫股长。一段时间,部队驻防在山东寿光县的洋河、星落一带。一天,当地有位民兵干部急匆匆地跑来团政治处反映情况,我出面接待了他。据他讲,一个曾在山东青州当过汉奸的人,在日本鬼子投降后潜逃回家,深居筒出,很少露面,怀疑此人私藏枪支。根据这一情报,我在进一步了解核实情况后,经请示团首长批准,带一名保卫干事找到此人,对其进行了谈话教育。慑于政策威力,此人当面交出一支崭新的德国造二号驳壳枪及其子弹。这支枪直到1952年,我在山东军区保卫部工作时,按照上级关于机关干部使用的驳壳枪一律上交的规定,上交给了组织。


李良臣(1921.07-- )苏州军分区第二干休所副军职离休干部,山东广饶人。1939年10月参加八路军,194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2年8月离休。历任战士、班长、营特派员、县公安局局长、科长、浙江军区保卫部副部长、部长,南京军区保卫部副部长、苏州军分区政治委员、顾问等职。参加了三打毛王庄、广北义和庄、程家寨、解放昌邑县城和寿光县城等战役战斗。曾被授予上校军衔,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和独立功勋荣誉章。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