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不再是青春,是生活

2022-06-22 21:29:15


一晃十年过去了,三十三四的思考,再也不是实现小时候的梦想,更多的是对现实的快乐期待。


为爱情付出,为活着而忙碌,为什么而辛苦,我仔细记录。我的二十三四岁,那么多梦想,那么多愿望,那么多我想用心记住的东西,那么多该实现的,而我只想坚持每一步该走的方向。今天在微博上看见一句话,今天的各种努力,就是为了实现小时候吹过的牛逼。一晃十年过去了,三十三四的思考,再也不是实现小时候的梦想,更多的是对现实的快乐期待。

记得那时年纪小,那时还是一块糖就可以满足的年龄,那时候你爱谈天我爱笑,那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可是这各种幻想出来的美好,还是敌不过露骨的现实,究竟这梦里花落知多少,还真是到了现在才知道。看看周围,漫无目的或是忙忙碌碌的人群,每个人嘴里都挂着奋斗这个词,在这个年龄的奋斗似乎总显得格外的重要,毕竟它苍老了我们十七八岁的誓言,结束了我们十五六岁的浪漫。时间游走,一秒,两秒,指针划过永远都是不留痕迹的,不管你开心或不快,它都不驻足﹑停留。所以更多的时候,那么多的遗憾总在来来回回,回望过往。没有一成不变的每一天,那些我们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不该是痛苦或折磨,而应是一种担当,能扛起来才叫责任。

二十三四岁,这个半懂不懂的年纪,我们矫情﹑虚伪﹑故作深沉﹑故作稚嫩。后来我们被告知,我们自以为的成熟,并不是天衣无缝。我们都或多或少的逃离﹑躲避。虽说痛苦或幸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可时间印证了能过去的是事情,过不去的是心情这一道理。我们每个人都在生活中自我防卫,像只刺猬般防范,伪装的很勇敢,以为可以很坦然,却发现,我们终究是畏惧的,我们故作的勇敢不过是怕有一天跌倒了,就再也爬起来。我们故作的坚强,不过是前行中为保护自己,紧握在手中的盾。后来,发现,现实中,梦想这东西,是用来破灭的。于是我们接受现实,成为了最初自己最看不起的角色,俗的不能再俗。原来我们都超脱不了现实这看似清澈却污浊的水。到现在才知道,那些出淤泥而不染的都是语文教材上用来骗人的,亏我们曾经还反反复复叨念,那叫一认真的立志,谁都别说谁恶俗,这个社会本来就不是纯粹的。我们寻求着那得不到的的东西,却得到了没寻求的东西,而这一等价交换本身是不成立的,只是我们强行的把平行定理附加在了这。这种强行寻求平等的方法被无限复制延伸,到最后我们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生活嘛,何必矫情的只走大道,那羊肠小路走的多了便也成了路,并且越来越宽。

三十三四岁,这个初老的年纪。好像再也没有二十几岁的冲动。更多的是置换条件的对等思考。思考工作的值与不值,思考生命的延续,思考房子的买与不买,思考北漂要不要结束。但是纵观全局,再也不能说走就走,说停就停。人说三十而立,这个立,真的是需要建立,建立自己的小家,建立自己的事业方向,建立自己的社交圈。好像每一步都是不破不立。而二十三四的幻想,也在这个年纪显得有点格格不入。青春可能真的要留在二十三四了。二十三四更像是活着书本里的颜如玉。美丽又不太实际。而三十三四个是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需要一步一步往上爬。

有这样一句话,如果你不勇敢,没人替你坚强。真的是这样,似乎每个人都无法走进谁的内心,有时候我们笑,大笑,不过是在利用一副穿在早就褶旧了的铠甲,严严实实的包在身上,适不适合,只有自己知道,可真的有时候笑着笑着就习惯了,可能笑着数伤痕真的比哭着看颓废要好看的多,其实我们都喜欢防卫,喜欢假坚强。假着假着,也就真了。看看生活,那么多的可能与不可能,有时候多希望把那些都收归囊中,可是不说七十二变,我们这肉体凡胎的本质,连个妖精都做不了。所以,做什么我们都必须不辞辛苦。于是,奔波,不停的走,直到有一天,终于走不动了,才发现,我们怀念的是最初的美好,那才是我们最想要到的地方,到那里,天亮启程,到那里没有半路的返航,因为人生本来就是没有反方向的路,只能一步一步往下走,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属于我的家。

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