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实相宝藏论》与宁玛派大圆满佛性思想

2022-06-22 21:29:30


又因为此自然觉性无始以来本自元成,不仅内心外界一切诸法都是心所化现,就连生死涅槃亦复如是,所以,对待那些无明妄念、烦恼杂尘,不需要刻意地消除它,因为它们并非是觉性的本质,只需任这些无明妄念自起自灭,但只安住一心,就可解脱。



(一)

《实相宝藏论》又称为《本性宝藏论》,为龙钦七宝藏论之一,由元末明初的宁玛派之隆钦宁提支派的始祖隆钦饶绛巴尊者所著。

作为藏传佛教中著名的佛教学者、宁玛派的重要上师之一,隆钦饶绛巴具有扎实的佛学理论修养和丰富的宗教实践。他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宁玛派教法作了全面系统的修订和整理,尤其对宁玛派的独特教法“大圆满法”,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他认为,大圆满法是由本初佛普贤所讲,反映了“诸法本净”、“空无自性”的哲学思想。⑴ 根据刘立千先生的注解,《实相宝藏论》“主要说明大菩提心即自心本性的实相,属大圆满思想,与内地禅宗说法大体相似。”⑵ 该论概括了大圆满法心部、界部、要门部的究竟要旨,通篇分作无有、平等、元成、觉性、补特伽罗五个部分来论说此菩提真心的实相。

据《土观宗派源流》和《青史》中的记载,大圆满指众生身中现前离垢的“空明觉了”。这“空明觉了”之中原本就具足生死涅槃一切诸法,故名为“圆满”;又因获悉这“空明觉了”即是解脱生死的最上方便,再无其他方便能解脱生死而超过这“空明觉了”,所以又名“大”。说得通俗些,“大圆满”就是指宇宙万有、一切现象、生死涅槃甚至连诸佛菩萨都无一例外地存在于每个众生的自心本性之中。这自心本性明空妙觉,无有欠缺,所以称为大圆满。

(二)

在第一部分“无有”章中,开头写道:“无有本性则由自体空,等空菩提心之大界中,云何显现如来无自性,比喻虚空一界大怀抱。”在此即指出此自体觉性以及它所显现的一切诸法是本来空寂,远离一切戏论的。此菩提心之体,从本以来空寂无生,也没有实体相状,它澄净空明犹如虚空。因为此菩提心虚空无为,所以它所显现的一切法也没有自性,没有实体。这些现象在菩提心中生起又消灭,但此菩提心却无动摇变化。现有的情器世界之生成坏灭也都是此大菩提心的显现,是故现有世界也无有自性。既然如此,则现有世界的一切事物就该全当做如梦幻影一般,那么,众生就不会再生起执有之心,是故了知这个道理就可以自行解脱,真正的解脱是不需要向外部寻求的。

不仅情器世间是此大菩提心之所显现,三有轮回以及涅槃亦是如此。“一切境相三有轮回涅槃之法皆是自然智慧之游戏,妙用与庄严,除自现外无有其它。”⑶不论佛土还是秽土,不论地狱抑或佛国,全无实体可得,它们都只是菩提心的化现。三有轮回涅槃的本原就是此觉性,而此觉性犹如虚空,了不可得。由此觉性化现的外境诸法,刹那成刹那灭,是“无有”之幻化。且此觉性众生皆有,实无必要舍此心体而向外寻求。

“自然心性犹如虚空者,无有之性远离诸言诠。”这就是众生本有之觉性的特点。其大而无界如虚空,其明而清净如虚空,一切言语不能表达,因它了无自性,因它不生不灭。

此觉性的功能是“妙用”,即可化现轮回涅槃一切诸法。无始以来,觉性菩提心本自解脱,清净无染杂。所以,它所化现的一切诸法之本性不仅是空,而且也是清净无染的。众生所认识的“染”或“净”的事物,是由于众生的分别心。若能了知“诸相诸法常是无为性,应知本性如幻非实有”的道理,就不会再因为外境的好坏而生欢喜、烦恼之心了。一切烦恼当下断灭,则是佛的清净境界。要实现这一目的,需要心的转化,要认识到一切皆是觉性妙用,这样心才不会被外境所困扰。

第二部分“平等”章,指出一切诸法都无偏执,一切法都“犹如虚空无有边与中”。既然一切万法都是自现,它们的体性不落边执,那么一切万法就该是平等的,它们皆是从法界中生或灭,都是觉性所现,无有差别,故圆满平等。

在这里,否定了一切矛盾对立的概念。有无平等、能所平等、主客平等,一切都是“平等自性住于大无碍”。外境和内心也是“平等”的,因为一切外境显相都缘自觉性,即缘自内心,如此,哪还有什么烦恼?因为烦恼并非外界所加,而是心所化现,要灭烦恼不在外界,而在自心。

在此觉性体中,正见、灌顶、曼佗罗、真言、地、道、三昧耶等也不存在了,这些言辞在此觉性体中已失去了意义,“无有根底极广大平等,尽包容在法性菩提心。”菩提心就是总纲,它包罗了一切觉性之化现,而此菩提心也即大圆满。“对于凡有显现一切法,皆是自性无生所加持。无任无灭而是元成故,远离缘虑有无本清净,法性即在大圆满平等。”可见此觉性体所现的一切都不需要刻意加以断除,只要任其自生自灭就是达到解脱的手段。《坛经》有云:“一切万法,不离自性。何期自性,本来清净。何期自性,不生不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这是从体、相、用三个方面加以说明万法是由自性顿现,并说明自性的特点就是“本无动摇,能生万法”,这与宁玛派大圆满法的思想十分相似。

在第三部分“元成”章里,说觉性菩提心如摩尼宝珠,本自具备万德:“最初则是元成之本性,谁亦未作本来就安住。如同普生摩尼菩提心,成为轮涅诸法出现根。”佛经中常说的摩尼宝珠也就是如意珠,为凡有所求皆能遂愿之珍宝。《实相宝藏论》用“摩尼宝珠”来比喻觉性菩提心,是说明此觉性菩提心为世出世间最为稀有,因它包罗一切诸法,因它含藏有众生成佛的根基:佛性。宁玛派是持如来藏佛性本有说的,所以他们认为众生无始以来就含有可以成佛的条件,即本来清净光明的觉性。不过藏传佛教中讲求“三身元成”才可成佛,即法、报、化三身都具备了,才可实现即身成佛,而这三身是本自元成的:觉性空湛分为法身,明分为报身,现门不灭分为化身,三身是一体,所以才说本自元成。⑷  《实相宝藏论》“元成”一章中有言:“彼体空寂法身之本性,光明本色受用圆报身,现源不灭门中变化身,是即三身本自元成界。”此“元成”不需造作,而是本自成就。三世如来的三身与五智,三界六道的身语意三业,乃至身心清净与烦恼的一切境界,也都在此菩提心中,离此心外,别无法求。

在论说了此本自元成的觉性心体后,《实相宝藏论》还提出了修持方法,即放下一切,无修无做,任运自在,宽坦无为。元成之觉性既是一切法的库藏,故不需再做勤修。“种种诸法元成之本根,即菩提心恒常元成故。三身无求自具自本有,因果善恶精勤皆不需。放下无作则名为瑜伽,无有取舍作勤元成界,本元成法不需再勤作。”宁玛派“大圆满法”认为众生之觉性体中本已成就了种种妙德,所以不需要再精进勤修;而在此觉性体中也不存在善与恶的差别,因为一切万法都是平等的。假如还在执著于善恶等方面,就永远不能成就,但只需要了悟此觉心之本性,自然放下,就可成就大法。即便是“三世一切诸佛之菩提”,也只有“自然放下大乐元成就”。《实相宝藏论》认为,一切言说因果报应的教法都只是为了引导劣等根器之人的言教。那些上等根基的瑜伽士不需要这些言教,假如接受了这些因果教说,反而对于解脱成佛无有助益。“如如性中不需再修行,本来元成不须再改治。断去心中挂虑和恐怖,应知无求元成是真界。”假若众生了知,一切只是任运成就,哪里还需要再经过累生累世的修行呢?

在此觉性菩提心中没有得失转变,也没有上下内外,一切分别皆是妄念造作,而此觉性所显诸法都是超越语言思维的。“普生觉性元成空而明,五根不改无收放关键。”只要众生明了这话,就可自在解脱。

在第四章“觉性”中告诉人们,要认识到此觉性菩提心为一切法之根本。假如不能明了这明空赤露的心性,就不出生死轮回;假若能够了然悟见,则是清净涅槃。”这同禅宗里“迷即众生,悟则涅槃”之说极相类似。

“三有轮涅觉性上所现,显现之时自体唯一空。”可见,觉性是万法之唯一根本。

在此觉性平等自然智慧中,地、水、火、风、空五大种也是从觉性体中生起,故也在觉性体中灭除。而此觉性之体,虽然化现一切,但如如不动,安住如一:“是故诸法一觉性所摄,觉性不动菩提心精英。”宁玛派的佛性观认为,不论是外部的物质世界还是人内心的主观世界,都统一于此觉性之中,可见,宁玛派是持二元论思想的,并将此二元统一在“觉性”的概念里,这个觉性也被宁玛派说成是宇宙世界一切诸法的本原。

在该论中,把此觉性等同于如来藏:“广兮大兮等空如来藏,无得无失一明点之界。”如来藏和觉性都是一个涵义,它们和佛性同义。在宁玛派的实修中,十分强调以“无得无失”的态度来证悟大圆满法。“诸法一味摄为关键者,一切境相妄现本空寂。任何所现无作成为一,凡现唯一空明所起现。”这还是说一切显现之境皆是觉性所起。此觉性即自然智慧体性空寂,它显现出欲界、色界、无色界中的一切。

第五章“补特伽罗”有言,说此甚深乘门是大圆满法的精髓,不能对劣根小慧的人宣讲,只能传给具有上等根器的弟子。对于该传给什么人,不该传给什么人,《实相宝藏论》的第五章有明确规定。“谤师尊嗔恨师兄妹,错乱迷义而又遍宣扬;无信大悭本性极恶劣,爱著此世间人应秘密。”这是应该舍弃传法的人。可以接受宣说的人是具有极胜善根,恭敬师尊,胜慧极广大,为人豁达宽量,可以接受重托,分别心小、爱著心小,对现有世间不做留恋,发心成就大菩提,正信精进且能保守秘密。后又详细论说了弟子应如何行,师尊应怎样教授。

(三)

《实相宝藏论》先提出菩提心之体本来空寂无生,空无自性;说此菩提心所现诸法也是空无自性的。所以“无有”就成了诸法的实相,而一切诸法皆是从此法界生起坏灭,都是觉性的显现,由此可知:一切诸法无有差别,皆由此觉性所现;一切诸法既由心所生,也便从心而灭,所以要消除烦恼痛苦,只该向心内寻求,而不是向心外寻找。又因为此自然觉性无始以来本自元成,不仅内心外界一切诸法都是心所化现,就连生死涅槃亦复如是,所以,对待那些无明妄念、烦恼杂尘,不需要刻意地消除它,因为它们并非是觉性的本质,只需任这些无明妄念自起自灭,但只安住一心,就可解脱。

宁玛派还专门讲到明空双运、即身成佛的教法,即“把生死涅槃一切诸法,都汇归于不空不执的法性境界中,由此要点,所以用生死涅槃无二分别的灵明性智现证法性境界。”⑸

在大圆满思想中,十分强调“心”的作用,而其主要教法就是转变当下的染污之心为清净之心。在实际修行中并不主张去除妄念,而是要直接发现“明空赤露之心”。宁玛派认为“诸佛智慧,众生本具,若无明清净,当体证得。若无执著,当体成佛。但此一上不觉,即是无明;起自他执,即成众生,轮回六道,此为宁玛派特具之见。”⑹

在谈及觉悟清净心性的途径时,又有宽坦无为、放任身心、轻松自然的言教,要凭借“宽坦无为”的直觉能力显现佛性。⑺ 实现成佛的途径即心由迷转悟。宁玛派把外向型的佛变成了人当下真实的自心,充分肯定自我的能动作用,通过自身的努力解脱,实现自度、自悟、自证。⑻ 自心具足一切,显现一切,这个自心乃自然本觉智慧,即觉性、佛性、如来藏,所以,在宁玛派的心性哲学中,那先前里垢、明空赤露的“智”便占据了主导作用。“智”也就是心体的本性。

宁玛派把心体本净和心性光明合为一心之中,提出了明空无别的说法。大圆满法之“光明”是指具体事物,心体不只是抽象的精神——无相、空,而还具有光明的本性——有相、不空。⑼“明空无别”即是说有相、无相,空与不空都只统摄在心体之中。所以,宁玛派说“只要顿悟一心,自性元成,一起具足,不假修造。”⑽ 宁玛派佛性思想的一大特色还在于把印度传统佛教中注重抽象本体转向了注重现实人心。在印度佛教中,佛性、法性、如来藏自性清净心、实相等均是一个派生万物的抽象本体。而宁玛派则把这些涵义等同的概念具体化为“明空赤露心”。⑾人与佛的距离拉近了,而大圆满法作为佛教道德、智慧的集中体现,被认为是宇宙万物的本原、本体,这也是对印度传统佛教心性论思想的一大改造,突出地显示出藏族人民在接受外来文明时的创造精神。

引用文献:

⑴许德存《隆庆饶绛巴及其对大圆满法的评判》,原载《中国藏学》1998年第3期,第90---99页

⑵、⑶刘立千著《藏传佛教各派教义及密宗漫谈》,民族出版社2002年2月第1版,第191页、第192页

⑷刘立千著《藏传佛教各派教义及密宗漫谈》,民族出版社2002年2月第1版,第195页

⑸刘立千著注《土观宗派源流》,西藏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40页

⑹李安宅《西藏红教的(大圆满胜慧澈却脱噶全书)》

⑺、⑻班班多杰:《藏传佛教思想史纲》,三联书店上海分店1992年版,第160页、第161页

⑼、⑽刘立千著:《藏传佛教各派教义及密宗漫谈》,民族出版社2002年2月第1版,第33页、第32页

⑾班班多杰:《藏传佛教思想史纲》,三联书店上海分店1992年版,第158页

本文为作者在西藏民族大学读研期间的课程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