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人人都喜欢小短裙

2022-06-22 21:30:42


四个人去医院的时候,校花姑娘正躺在ICU病房,虚弱到话都说不出来,曾经好看的长发已经没有了,身材瘦削,被牢牢裹在大被子里,早已没有了当年校花的影子。


有个哥们儿叫老郑,名不副实,老不正经的。

初中的时候就给我们演示过如何正确地拉扯前排女同学的胸罩带子,以及如何在炎炎夏日从女生领口寻觅往日逝去的春色。总而言之,性骚扰技能满点。

科技树点歪了,但是这家伙执迷不悟,一条道走到黑,终于奋发图强坚持不懈,成为了一名人人口中称赞的“大绅士”。也就是大变态的意思。

前两天这家伙跟我说,他觉得很受伤。

我问怎么了。

他说他发现现在女孩子虽然穿裙子的也挺多,但基本上都穿打底裤。而后痛斥社会险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去哪了?

我沉默一阵,说,哦,是吗,看来你到底还是走上这条路了呢……

老郑说妈的你想哪去,我没掀人家裙子,就是听朋友说的而已。

话虽如此,但是真实性仍旧存疑,毕竟他确实是一个修炼到某种境界之后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家伙,就算哪天听说老郑因为强奸罪被跨省了我也不是不会相信的。

出于老郑的原因,我这两天对裙子的事情也纠结了起来。

男人对异性方面总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关注点,比如说,我们高中的时候,就没有姑娘穿短裙,因为看起来很风骚,或者说会被别人觉得很风骚。

一切风骚都是“看起来”的,老师觉得这样很风骚,那就很风骚,学生是不能风骚的,所以不可以穿裙子,只能穿校服。相信没有人可以把校服这样庄重的东西穿得风骚浪荡。

事实上的确没有人可以。

但是老郑他们学校就没有硬性要求穿校服,除了周一周五,其他时间穿什么都好。这就造成了裙子泛滥的现象。

对于老郑来说,校园里裙子飘扬当然是非常好的,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裙子长得有点夸张,过膝不说,再拉下去一点估计都能彻底罩住脚底板了。

拿老郑的话来说,穿条牛仔裤好歹还能把鞋子露出来吧。

据说这是学生家长的主意。

所以后来他们学校的男生都对女生的父母很有意见,分外眼红,见了面恨不得戳破对方汽车大胎的地步。

裙子长短不是问题,但对于老郑来说,如果裙子不够短,淫风吹拂的时候,裙子自然不可能向上高扬,也就没有他由上及下详细了解女性生理卫生知识的机会了。

作为一名对胸罩带子手熟过裤腰带的大绅士,这样的现实无疑是向他发起了挑衅。或者说他是觉得自己被挑衅了。

老郑现在不但想看短裙,还非常热切地想看看短裙底下到底有什么。

所以他盯上了全校唯一一个特例,校花姑娘。

校花姑娘犹如大浪淘沙,被305寝室集体在阳台以淫荡视线捕获,自己却不得而知,悠然漫步过男生公寓旁的绿荫小道。

实际上,校花姑娘虽然好看,但是却不至于站在食物链顶端,但她有额外加分项——裙子短。

那段时间因为裙子太长的问题,老郑和室友们都对短裙有一种诡异的执念。

这可能是青春期激起的逆反心理,总之,老师家长越不让他们知道太多成人世界的问题,他们就越有兴趣去探寻。

这比学******有意思多了。

事实上能比学习还没意思的东西也确实找不出来几个。

话说回来,在大家都穿得像只大喇叭花的时候,唯有校花姑娘独树一帜,裙子刚刚过膝,露出了白皙好看的双腿,勾得无数青春期少男荷尔蒙分泌如炸裂的水龙头,拧都拧不住。

老郑和他305的全体室友显然都没把控好自己,不幸沦为校花姑娘的裙下之臣。

虽然校花姑娘自己不得而知。

老郑在拉扯别人胸罩带子的时候确实是个中好手,可关键是校花姑娘看起来并不轻浮,而且掀裙子的性质比之前者实在恶劣了很多。

听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居然有点欣慰,没想到即使是变态也有自己的道德操守。

老郑说,那个时候,我们都在想,怎么才能一睹校花姑娘裙下风采,简直死而无憾。

我说,够了,你现在就可以去死了。

老郑的第一个室友自愿做先头兵,前去试雷。

然后在万众期盼中,他终于鼓起勇气去告白,不出所料,果然被炸死了。尸骨无存,葬身雷区。

第二个室友出主意,说,不如这样吧,我们就一直跟着她,总会有风刮起来的吧。到时候我们就蹲在地上看。

结果这位仁兄跟了校花姑娘没到半天,就被发现了,差点惹得女孩子报警抓痴汉。同样失败告终。

第三个室友说,要不我们绑架她,然后拍裸照。

话没说完他就被其他人一起揍了一顿。

老郑说,你们出的都是馊主意,还得瞧我的。

所谓专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老郑的功力绝对不是盖的,将他十数年的性骚扰经验发挥到了极致,居然硬是和校花姑娘做成了朋友,并且牵线搭桥,使得校花姑娘的朋友圈覆盖了全寝室。

至于为什么要做朋友,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总觉得掀裙子和扯胸罩带子虽然级别不同,但只要关系好,开开玩笑也许都是可以的。但其实不可以。

我骂他蠢,老郑居然没否认,说,是是,那时候确实挺幼稚的。

这个故事继续下去,就是校花姑娘虽然和305保持了不错的上下级关系,但是这个“上下”并不是空间意义上的上下。所以他们仰起头来还是看不到女孩子的裙下风光。

一直到高三考试结束,大家都毕业了,老郑还是没有实现他长久以来的夙愿。

305的其他人倒是无所谓,可老郑觉得自己“绅士”的名号受到了莫大侮辱,说,不行,不掀裙子誓不为人,我今天就要去掀!

室友都拉住他。

这说明虽然有些人脑袋有问题,幸好可是身边的人还是有常识的。

其实到了后来,学校里许多女孩子的裙子都变得短了,甚至有些裙子比校花姑娘的还要短,可305的执念一直在校花姑娘的裙子上。尤其是老郑,无比专一,从没变过。

故事的最后,校花姑娘最后跟了高富帅,对满学校暗恋她的男生们彻底say good bye,其中自然包含了老郑等305寝室一干觊觎她裙下景色的禽兽。

毕业的那天,校花姑娘最后一次从男生宿舍楼下经过的时候,老郑他们在寝室外面挂了鲜红的横幅,然后照着上面的字,齐声大喊:XXX,我们爱你!

校花姑娘扬头冲他们笑,裙子在细风中微微飘扬。

305寝室哭得稀里哗啦。

老郑说,到最后,他们都搞不清自己到底是因为永远错过了看裙下风光的机会而难过,还是因为其他的。

可是这段青春就这么明明白白的过去了,似有若无的心动,都被时间烧成了灰,洒在空中,随风而去。

打那以后,老郑就没说过裙子的时候,正经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讲黄段子也不去性骚扰别人了。像是变了个人。

我以为他是洗心革面了,直到这两天,他忽然跟我说,很难过,原来女孩子裙子底下都是有打底裤的,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种春光。

这件事是一个女孩子告诉他的。就是校花姑娘。

305寝室一群禽兽再相聚的时候,已经是大二了,各自分开已经有两年,大家彼此看看笑笑,略有些生疏。

但是这不是一次聚会,而是集体探病。

校花姑娘得了绝症,帅哥男友弃他而去。再标准不过的现实爱情,公主和王子活在一起并没有收获幸福。

四个人去医院的时候,校花姑娘正躺在ICU病房,虚弱到话都说不出来,曾经好看的长发已经没有了,身材瘦削,被牢牢裹在大被子里,早已没有了当年校花的影子。

最重要的是,她没有穿裙子。

老郑打开一卷横幅,足有两米长,条幅上清清楚楚地写着那段话:XXX,我们爱你!!!!

大大的感叹号,四个。

校花姑娘插着呼吸机,看着他们,一边笑一边哭。

305的流氓们也忍不住红了眼圈,一齐抱着横幅,哭得像一群狗。

…………

老郑说,当初那么执着,结果过了几年,他才知道,原来女孩子裙子底下还有安全裤这种东西,一瞬间失望到了极点。

那些年,他们到底是在追求些什么呢?

其实校花姑娘早就知道他们几个图谋不轨了,但是却不点破。我想,这也许是一个女孩子心里暗暗的骄傲,也是小小俏皮的恶作剧。

老郑跟我说,后来他回想起来,校花姑娘确实有很多时候都注意过他们的视线,但是从没有说过什么。

穿着打底裤就这样肆无忌惮了么?老郑轻笑了一下。

其实裙子底下到底有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至少校花姑娘主宰了他们的半个青春,她的裙子和腿永远是那么好看,就像曾经朦胧记忆里的一样,在阳光下、在微风里,璀璨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