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圆满之旅上篇:送给天堂的郭叔叔

2022-06-22 21:31:44


(没有放那些图片,一则忌讳二则不清晰)荒芜的绿色12:30左右经过一个叫邓州的地儿,铁路边上有村落的地就有许多枹桐树,那一簇簇花朵点缀了这边的单调色彩,也让飞逝而过的邓州让人记得。


圆满之旅上篇:送给天堂的郭叔叔

前言:想去看郭叔叔的念头起了好久了,在道孚的时候就有找依然生活在伊犁的71的同学、朋友帮忙找联系方式,几次寻找几次碰壁,一直没有找到可以有人接听的电话号码。心里始终牵挂着这事,怎么了了这个宿愿呢?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我竟然找一个人找的如此费劲。3月中旬参加TBS实践课程的学习,课程要求的一个圆满清单,一开始不太理解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清单,上到第二堂时我有点清晰了,于是把它列为之一----在我仍然没有找到联系方式的前提下。

因为这个清单、因为这份对自己的承诺,我加紧了行动的步伐,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联系方式、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到河南南阳看郭叔叔。半个多月前突然想到高中同学MK在河南,于是几十年了第一次主动跟一个从来没有交流过的男同学主动微信、请求他的帮忙,虽然没有从他那儿得到我想要的信息,但与他的联系为后面的故事演绎奠定了基础。

同时再次与我的朋友兰兰联系,又一次请她帮忙;4月13日她发来了信息,肯定了这次找到的联系地址及联系人是正确的,但是没有联系电话。 怎么办?发个快递给这个地址确认一下?没有电话人家怎么送快递呢?不行,这样太慢了,我必须亲自去一趟那个地方,反正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去的。地址和人名没问题,找到他(她)是可以肯定的。当天晚上我就在网上订了火车票,同时告诉爱人我的出行安排,知道我只有地址就要跑的冲动,他没有多言,只是提醒我要注意安全。。

下列内容记录于4月15日至17日:

我1点42出门,背着那个双肩摄影包,24寸的皮箱斜插在哈罗单车前的那个小筐内,摇摇晃晃、颤颤巍巍地向地铁站骑去。15分钟后顺利到达和平街、顺利赶上6号、直转2号,15:32分到达成都东站。4瓶豆瓣酱真的好重,老腰有明显的痛感。

一个人的旅行

进站过安检,那个跟了我一年半的、小巧的、乖乖的、浅紫色的免洗消毒凝胶,被那个安检小妹妹收走了。本来想去争取一下,内心对话后,放弃了:10元2个,用了一年多,跟我去到了不少地方,够本了。

坐高铁的感觉一直都很好,这次是第三次在成都赶乘了,欢喜的感觉依旧,内心那种隐形的骄傲感时时不住的往外冒。煞风景的是,车上的人,如在自家卧室似的,喧闹无比,人声鼎沸,与高端大气的和谐号有点不和谐。

16点28分,成都往绵阳的G8716发车,没有用到一个小时,行程的第一个目的的绵阳到了。其中在德阳上、下客加无理由停靠,耗时近18分钟,17:20到绵阳,用时52分钟。真的很快!

绵阳站

出了绵阳站,记忆中的绵阳火车站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拎着行李,沿着站前广场两侧走了两个正方形。以为是漫无目的的,其实内心指引着我的脚,在寻找30年前那个秋天第一次来绵阳吃过的街边小铺。那家的炒腰花真好吃呀,泡椒炝炒的,那个味道是那次旅行留在我味蕾最鲜活的川味。

绵阳站
耸立在火车站的旅游城市地标
我们在这儿赶过车,30年前

因为内急,提前50多分钟安检进候车厅,工作人员动作有点慢,我的行李随惯性被送到最末端,双肩包上噌得全是白灰。处理完生理需求,寻到一处可以安静坐下来的地方,一面把带的吃的东西解决完,一面观察楼下进站口的旅客。旅行的人,辗转在各地的候车(机)厅,游走于四处。为生存、为生活、为意义、为梦想,每个人的装扮和面容都在告诉你他们的不容易。

喜欢铁轨绵延的感觉
重点旅客?有意思

我乘的K206是往青岛去的,这个提醒了我!距发车时间15分钟显示牌依然是“候车”提示,晚于它24分发车的K292已经在通知“安检”了,K206依然默默无声。人们自觉就就开始等侯开闸了,大概又过了几分钟,工作人员才悻悻然地出现,用程序化的口吻、恩赐似的表情告诉在等侯的人们“军人孕妇带孩子的妈妈和60岁以上的老年人,走这边”,这边是5个进站口的其中一个,这个时候他是最有权的。有过去的人在对面大声叫喊,提示家人走那边。不解的是这一家人怎么没有一起排队等侯呢?

最近一次坐火车是2015年11月,六年前了。车厢内最大的改变是这个小桌子多了块桌布,给铁老大的形象增加了几份柔软的气质,尽管铁老大不做老大也有些年份了。

这个小桌子

不变的是车内乘客的喧哗、是餐车服务员极度的“热情”、是列车员程序员似的“服务”。用钱能解决的事是相对容易做到些。19:06分上车,那个点已经是许多人都吃过晚餐了,但服务员却执着的在车厢内至少“巡游”了三趟;第二天早晨7:20分,车厢内的晨广播开始没多久,她就又开始叫卖了,为她100%的投入、付出点赞。

火车上的信号极差,我所在的那个车厢,一帮河南娘们像喜鹊似的闹哄哄,浓浓的方便面调味品的香味弥漫在狭小的空间,与她们的热烈欢乐特别吻合。我早早洗漱上床了。夜里12点凌晨2点多、4点多、6点多醒了多次。

谷城站,那群喜鹊般欢腾的娘们下车了--原来是湖北襄阳人,这口音怎么这么像河南人呢?我这识别口音的能力也需要提高啊。

手机没电了,盯着车厢里唯一的插座位置,始终没捞到机会,四处寻找,发现值班室有插座,又四下找乘务员,盯了有一会儿,她出现了,问她可否帮忙,出奇的是她面带笑容回应我说她值班室的那个插空没法用。上车到现在近20个小时,3次主动求助,3次客观服务,这是她唯一一次带着笑脸回应人。

揣着插头和线,继续找机会,脑袋里突然想到我这个是一拖三的充电线呀!于是果断走到那个一群男人包围的5、6号位置,在一个男人面前坐下,问他能否用我的这个充电线?结果对方客气友善地说他马上下车,径直拨出了他的线。这事办的,完美!

主动与他们交流,了解到他们是从事中医学的同龄人,才从成都开完学习交流会。其中一个人知道我去南阳,热情地问我是南阳哪儿的?哈哈!知道我是看同事,他们很羡慕的说“真好”。懂“真好”的意思,内地许多人流动性小,基本在哪儿出生就在哪儿读书、就业、娶妻、生子,不像我们兵团人,父辈来自五湖四海,子女又靠着读书改变命运的信念,走向五湖四海。

真正的襄阳站到了,停靠的绿皮告诉我这是个大的中转站,南来北往的车次很多。

上海--成都

第一次往这个方向出行,心怀好奇,第一次自主下到站台放松了一会儿,原先坐几天几夜的火车都不愿意下来“透气”,不知道在担心什么害怕什么。

站台上透气的人们

列车出襄阳站后看到的风景,这应该是个老企业。

襄阳供电厂

城外的绿色明显更茂盛,绿色的海洋里零星点缀着些墓?,引人瞩目的是一座座墓地前摆满的祭祀花束,鲜艳无比且色彩高度的统一。(没有放那些图片,一则忌讳二则不清晰)

荒芜的绿色

12:30左右经过一个叫邓州的地儿,铁路边上有村落的地就有许多枹桐树,那一簇簇花朵点缀了这边的单调色彩,也让飞逝而过的邓州让人记得。中原大地,果然气势恢宏,一望无际的麦田装点着铁路两侧,绿意盎然,活力无限。

南阳站到了,准时准点,内心有点小激动。

出站时看到它们,提醒过往的人们,这个地方曾经的煎熬。

南阳火车站前一派繁忙混乱境况,跟随你的是那些骑摩托车主,走出100米的样子、换成了三轮车车主,最后是出租车司机,食物链井然有序。

原本想去公交站赶公交车过去蒲山二中,结果散落在四处的拉客人传达出的信息全是公交站远着呢,让我坐他们的车。讨价还价的结果是我坐了其中一辆、把我拉到可以去蒲山公交站的2路车站台。这是位友善的河南大姐,临到目的地,她主动问了有没有零钱坐车、并掏出2元现金给我,被这友善的河南人感动到了。

市内2路公交车上就我和另一个年轻人,走出去很多站,才陆续有人上、又陆续有人下,等到了终点站,车上就我和司机两个人。

下车时
上车时

从蒲山公交站出来,沿着一条可以过车的土路走了大约200米,就到了那个学校---朋友给的那个地址、那个陌生的高**工作的地方。

问门卫大叔,这里面有没有一叫高**的人,回答很肯定(内心瞬间像开花了似的)。他指着墙上的宣传栏说,那上面有电话,你打一个嘛。

担心人家上班不方便接电话,大叔鼓励我:你试试嘛!

拨通电话,那边是个男声、带着浓厚的河南口音。(心里顿时失落到极点:怎么是个男的?找错了?如果他不认识郭叔叔,我怎么办?)

心里激烈思考的同时,我已经向对方表明我的身份并问他是哪位?疑惑顿时消散:他是郭叔叔的女婿高**,之前内心预设的是位女士--郭叔叔的儿媳妇,所以……

一会儿,一个个子不高的中年男人走向大门处,我主动上前伸出右手,他拘谨的碰了一下我的几个手指,立马分开。面容木然地看着我,我直奔主题,没有一句废话:我要去墓地给郭叔叔扫墓祭祀,我要去看看阿姨。

对方面露难色,说叔叔葬在乡下,阿姨住在另外一个城市。墓地与阿姨住的地方是相反的且两个地点距我们当前的位置分别是56公里和148公里(后来确定距离是178公里)。

他陈述完情况,转身说去跟办公室打个招呼,然后就慢慢吞吞地离开了。

几分钟后,他出来,拖着我的行李往一个院子走,并问我去家不?我果断请他载我去乡下:因为这是我来南阳的目的!并且说有可能回来后再去看阿姨!

他领我去到他在学校的临时住处,这哪是人住地儿呀?灰尘和剥落的墙面碎土铺满了地面、桌面、椅面及墙台面,找不到一个干净的可以放充电手机的位置。像窝似的一张床零乱地铺着同样乱的被褥和单子,占据了小小房间1/3的空间。不知道他是怎么住的?!

他在那个只有一点儿水的脸盆里掬了一捧水,往脸上抹了几把,然后就出门开着他的车,冲进尘埃里、奔向我不知道名字的乡下。

灰灰里面和灰灰的外面

好乱好脏好没有秩序呀,混杂其中的是那些略显突兀的林立的高楼,说不出这是怎样一种呈现。高楼没有让人有现代感,农村也没有让人觉得乡土味。

距离目的地很近的地方,环境变得舒服了,干净了。尤其是郭叔叔家的祖屋这个位置,典型的农村典型的乡下。

别人家
只剩下殘垣断壁的郭叔叔家的老宅

这两棵巨大的枹桐树下,就是我步入社会的第一位同事——郭宣岑叔叔在那个世界的住处。原来枹桐树在河南乡间是这么普遍,墓地背面是一片无垠的麦田,生机勃勃。远处田间也有坟墓,我在火车上看到的布满墓地的那些鲜艳的色彩,来自塑料花的功效。

摆上烟,撒了酒,烧了纸钱……做完一切,与朋友兰兰微信,分享我所的环境及当时的心情。之后,我整个人的内心轻松了许多,一天多的颠簸折腾,身体竟然没有一点疲惫感。

唯一的不适是我吸了许多的灰,包括我的旅行箱和双肩包也一样“吸”了许多灰,回到县城从后备箱取包时,我才发现,那两个包已经完全是灰色的了。

圆满之旅,圆满完成。

下篇《圆满之旅中篇》记录的是此行的意外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