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新西兰三文鱼遭遇灾变,超四成无法存活!上千吨丢弃填埋,“比预想早来10年”……

2022-06-22 21:44:03


所以当多年以后,作为CEO的他遇到“另一个相同故事”时,他明白,他注定要回归“农牧渔”,面对年轻时不想面对的事情—— NZKS CEO Grant Rosewarne三文鱼热死了新西兰南岛马尔堡峡湾,得天独厚的绮丽风景。


Image


这是一个信心满满的男人。那年,他走进NZKS—— 新西兰帝王三文鱼公司 任CEO。这一步,代表了他回归到父辈从事的农牧渔行业中。


Image


年轻时他 曾抗拒“农牧渔” 。他出生在澳大利亚一个农场家庭,太熟悉农人苦闷,一心想摆脱,他后来履历上多是联合利华,是Moccona这样的国际品牌。他觉得,农牧靠天吃饭, 受气候影响太大,不靠谱 。“太多因素无法控制。”所以,他要逃,他是他家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


“一次,圣诞节我回农场看家人,我妈妈说, ‘我们为什么不拿1000澳币出来,就直接烧掉它呢?’ 因为如果你投入这么多钱去种东西,结果发生干旱,你还是什么也没有,还不如直接把钱烧掉呢。”


这种苦闷他懂。所以当多年以后,作为CEO的他遇到“另一个相同故事”时,他明白,他注定要回归“农牧渔”, 面对年轻时不想面对的事情 ——


Image

NZKS CEO Grant Rosewarne


三文鱼热死了


新西兰南岛马尔堡峡湾,得天独厚的绮丽风景。 当你乘坐游轮巡弋,很容易发现依偎在海湾中一处处水产养殖场。 这里不仅是新西兰,也是 世界最大 的King salmon(帝王鲑/帝王三文鱼,也叫奇努克三文鱼)养殖场。

Image

帝王鲑,作为三文鱼品种之中的佼佼者,因其美味的口感、坚实而丰富的质地、天然的高Omega-3油含量和鲜艳的颜色而备受赞誉。

Image
Image


对CEO Grant Rosewarne而言,全球出口市场 超过85% 帝王三文鱼产自这里,责任不轻。 从今年2月起 ,他的公司 NZKS新西兰帝王三文鱼公司 不断出现在新西兰媒体上。2月份,因海水温度偏高,NZKS“ 下调年度收入预期 ”; 3月份,马尔堡峡湾三文鱼“ 继续大量死亡 ,具体数字也曝 出来。


Image
Image
Image

死掉的三文鱼会运到 南岛Blenheim垃圾场 填埋,12月份扔掉243吨,1月份扔掉395吨,2月份632吨。 3个月加起来,一共扔掉了1269吨 。一张流出的埋鱼照片是这样:

Image

简单地说,三文鱼是 热死的 。三文鱼是喜冷鱼类。12个月中,有9个月是安全的。在夏季,更热的水温,将洋流加热,把这一种群推向了边缘。“我们看到温度升高了整整一度—— 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多,但整整一度对物种来说是巨大的 。如果连续两周达到18℃,就会出现大规模死亡事件。”

Image

三文鱼本就难养,它是淡水、海水双生态,“意味着养殖过程有两个风险期”, 先要在淡水中育苗将鱼苗养大,再转移到海水网箱中令其在海水中长大 。越来越暖和的夏季海洋,意味着鱼在达到成熟期之前就大量死亡, 载满死亡帝王鲑的垃圾车, 前后共有160多次,往返于 Bluegums垃圾填埋场

根据马尔堡地区议会五年前的垃圾填埋数据,从来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倾倒过这么多 死三文鱼

Image

对鱼来说这是一个悲惨的消息,对人来说,也不好过。


“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NZKS的三文鱼养殖场有两种,一种是比较近海的暖水区,另外一种更远一点冷水区,水越冷,离岸越远,成本越高。


冷水区养殖场3个,暖水区5个。本来,每年有一小部分养殖鱼死亡被认为是正常的。 但2022年,NZKS暖水区死亡率高达42%;而2018年时仅为17%

即使当鱼被拖到 较冷的水域养殖,许多鱼也在死亡。 2022年为37%,而2018年只有10%

Image

CEO Grant Rosewarne说,“ 当我加入这家公司时,我从未听说过‘海洋热浪’( marine heatwave )这个词 ……最近,已经三次。


Image

Image

我们以为我们有更多的时间 ,”Rosewarne说。“ 觉得气候变化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快 —— 某些行业......其实是‘煤矿中的金丝雀’ 。”

Image
旧时煤矿工人将金丝雀带入矿井,瓦斯增加时鸟最先死亡

“我们以前认为,气候变化是一个非常缓慢的影响——可能我们 有二十年的时间 才会受到影响。 其实,十年内我们就受到了影响 。”


新西兰人只能关闭养殖场


发生在新西兰马尔堡峡湾的故事 并非孤例

在美国阿拉斯加,同样的事情也在发生。阿拉斯加环保组织“保护库克湾”的科学主任莫格尔指出,水温与气温一直在打破纪录,“2019的水温温度就已经超越了我们对2069年最坏情况的预测。”从调研结果中看,三文鱼本身没有问题,甚至许多三文鱼的卵还在肚子里。

Image

今年5月,美媒一篇文章说:“ 美国花费了超过20亿美元要拯救三文鱼,但这种鱼不管怎样还是在消失 ”。

Image Image

该报道引述2021年由NOAA生态学家Lisa Crozier领导的一项研究发现,海洋温度变暖可能导致 三文鱼存活率在未来40年内下降83-90%

Image

“我们可以想象到的各种可能发生的新变化。 不幸的是,大多数变化都对三文鱼不利。

Image
新西兰马尔堡峡湾地区养殖场

英国《卫报》5月26日报道说, “现在,新西兰人不得不放弃他们的养殖场,搬到更冷的区域去。”

Image

NZKS已经决定, 在明年夏天之前,关闭位于Pelorus Sound 的三个养殖场,只保留一个未来进行试验使用



迁往冷水区,但能持续多久?


本周,新西兰动物保护组织施加压力,称养殖场大量死鱼是一场 “动物福利的灾难”

Image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牛或猪身上,已经会有调查和起诉。

根据《动物福利法》,三文鱼同样应该得到保护,然而,目前这么高的死亡率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这需要进行全面的动物福利调查。

公司面临的压力超 出以往。 NZKS 将加速往离海岸更远的冷水区转移的进程

Image


一方面,他们继续向政府申请,扩容现有的冷水区养殖场;另一方面,投资更大、成本更高的 海开放水域养殖场 也正积极上马。


公海养殖场与沿海养殖场不同,因为它离海岸更远,涉及在能量条件更高的区域内养殖,如更高的海浪和更强的海流。由于这种方式不符合现在的《资源管理法》规定,因此需要说服政府重新立法指定养殖区。 设想效果图

Image

鱼仍然养在大网箱里,分布和喂养方式则有很大不同。现在,新西兰 几家大型渔业公司 包括King Salmon, Ngāi Tahu Seafoods和Sanford 都在积极推动 这种方式,作为 未来渔业模板

Image

这种模式投喂要使用专门船只, 船只接续养殖场的投喂系统 ,把船上装载的饲料投入海中:

Image

目前,新西兰最南端的 Southland地区 是几家渔业公司共同看中的地方。

这里最南、水温最冷

新的模式投资在这里,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风险就更小一些。

这毫无疑问是新西兰三文鱼养殖的未来,
这个未来 只会比预想来得更早 ……
在气候变化大背景下,
新的模式是否也只能持续几十年?
这些问题,
现在还很难有答案……

Image


///

点击下方关注我们
及时接收更多信息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