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七岁那年的第一次相声专场

2022-06-22 21:53:12


等到三年级我因为之前有过表演经验而且我的名气在学校也是相当了得,老师同学都力荐我去参加文艺汇演,然后我就有了第二次见识“大场面”的机会,因为是“二进宫”我有了一定的控场能力,站在台上恨不得激动的噔噔噔来几个后空翻给大家助助兴,什么都完全没准


我很小的时候不爱跟人说话,喜欢一个人对着杂草土堆讲一下午话都不带烦的。

在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学校文艺汇演要求每个年级出一个节目,大家都害羞啊没人乐意去那怎么办啊,就抓阄抓到我这个“倒霉蛋儿”,没办法我就成了那个被推到风口浪尖的“猪”,跟另外一个同学我俩人愣头青似的上台表演了半个小时“对口相声”,说是相声其实当时并没有什么概念,都不知道上去干嘛去了,自己瞎琢磨了几句词儿自己觉得可好笑了当时,还起了个名儿我记得很清楚叫《答非所问》,怎么个意思呢?就是说俩人互相问问题俩问题还不能有联系,一问一答,理不歪笑不来。说是相声其实无非就两个人互相扯皮逗大伙儿笑就完事儿了,六七岁个小孩子懂个啥,本来事先背好的词大家一笑后面全忘的一干二净,站都站不住了下面几百双眼睛盯着你连轴转啊,吓得浑身直哆嗦啊,头上热的跟刚烧开的电饭煲掀开了盖子似的烟雾缭绕,这怎么办啊,没经过这事儿啊,两个人急中生智就开始现场“freestyle”,甚至开始互相吐槽对方种种,好似一场“吐槽大会”下面大家笑声一片,半个小时此刻也不算难熬了,大家开心我们也傻乐,想着演完回家还一块去打忍者神龟呢,我老二铁头功他老三火箭腿啊,嘻嘻哈哈表演结束,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我们两个憨憨鞠躬谢幕,那是我第一次登台演出,那一年我7岁。

之后我妈给我买了本作文书我开始醉心于记录跟文字,我觉得那东西很酷,久而久之我觉得我有点天赋搁这块,脑子里包罗万象天马行空的鬼马故事或真或假或真实或虚幻或悲伤或搞笑直接笔走龙蛇跃然纸上,以迅雷不及掩耳迅速征服了每天死记硬背辞藻堆积来凑数想作文拿高分的学长学姐跟校领导,我写的东西大伙都乐意看,老少皆宜,包揽镇上作文大赛诸多奖项。

等到三年级我因为之前有过表演经验而且我的名气在学校也是相当了得,老师同学都力荐我去参加文艺汇演,然后我就有了第二次见识“大场面”的机会,因为是“二进宫”我有了一定的控场能力,站在台上恨不得激动的噔噔噔来几个后空翻给大家助助兴,什么都完全没准备,眼睛看到什么就来什么,眼神半眯着不看人,看飞机飞过的轨迹看落日余晖,看北边的落日像极了北海道的天空,余光不小心看到了人头也把一个个脑瓜子当白菜,也不紧张,底气十足过头了甚至还有点十三点的意思,我胡扯了40来分钟实在扯不下去了,评审团跟观众席早已笑的前仰后合,我心想这八成这又是一次效果不俗的表演,演出谢幕,鞠躬走下台时我差点喊出那句“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all right,那一年我1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