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所幸

2022-06-22 21:58:59


小时候和小伙伴争执的娃娃已经掉了耳朵;二中搬迁之后老二中就荒废了;家门口的琴行关门了;巷子里的人家搬走了,新的小伙伴不爱出来玩了;渐渐地大家长大了。


不幸中夹杂着万幸,万幸中点缀着不幸中来显示所幸的珍贵。

从小到大对自身最小年龄的印象只是来自父母的讲述。“小时候,就喜欢吓人,两岁从二楼摔下来,明明没事,就偏一动不动,哭也不哭。”每次说到这个,我心里面更多是麻木,我想就像人不爱背人观看一样,全家人呼到一下围过来,我一个小孩子当然是木讷呆滞的。

小的时候爱玩滑滑梯,觉得爬上去的路会累,但是却有满满的成就感。可是渐渐的似乎滑滑梯就变得没有吸引力了,其实不是滑滑梯变了,而是我们长高了,爬上去的扶梯已经是小意思了。

小时候喜欢和弟弟去老二中玩,篮球、羽毛球、云梯这些都能不落人后,还有我们自己发明的运动版老虎赶羊。

小时候巷子里很热闹,放学后一条巷子五户人家的小孩子凑在一起玩“老鼠偷大米”“老虎赶羊”“丢手绢”“跳房子”,我们一伙人是家长最头疼的熊孩子。

小时候短头发,穿着女孩子的衣服,然后却比男孩子还皮。放学后不爱回家,喜欢去河边玩水,喜欢去山里爬坡,喜欢去塘边抓蝌蚪,放瓶子里面养着,和它们说:“你们要快点长大”

小时候没有手机,有的只是一台厚厚的大电视,等着点播台的动画片,等着下午七点钟的小鹿姐姐,等着广告快点过去,现在的我却越来越浮躁不愿意有任何等待。

小时候没有各种剧,有的只是动画片,初一下午回家总是边看晶码战士边吃饭,吃完一抹嘴就去学校。

小时候什么事情都记不住,不记得做作业,不记得老师说话,不记得刚刚和小朋友闹别扭,不记得妈妈叫我早点回家,想到什么就是立马去做,任性得一塌糊涂。

小时候没有零食吃,妈妈也不给零花钱,有一次偷偷拿妈妈的钱买小朋友都在玩的陀螺,然后被妈妈抓到了。哇,当时真的是吊起来打啊,用背带把我绑到了栏杆上,就这样绑着,动弹不得,我哭得都说不出话了。

小时候太皮,妈妈为了治住我的性子,送我去学电子琴,每次我都是弹得好受表扬那个,心里都是满满的成就感。

小时候总是喜欢参加各种表演,喜欢化上厚厚的舞台妆,穿着啵铃啵铃的小裙子,喜欢在舞台上弹奏时候撒下来的灯光,喜欢灯光下有着许多重影的琴键,喜欢那年练了很久的《舞蹈明星》和《辉煌的大圆舞曲》,喜欢鞠躬谢幕之后笑着看着台下。喜欢和其他小伙伴一起为了考级的模考疯狂训练,陪伴彼此,喜欢那年的“牛尾巴配菊花茶”。

小时候……,小时候这个词可以有很多故事。小时候这个词都是充斥着愉悦、和甜蜜的味道。随着时间流逝,有些事情就变了样貌。

小时候和小伙伴争执的娃娃已经掉了耳朵;二中搬迁之后老二中就荒废了;家门口的琴行关门了;巷子里的人家搬走了,新的小伙伴不爱出来玩了;渐渐地大家长大了。已上班的上班,已大学的大学,要结婚的结婚,有的在读高中,还有的搬走了,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十年过去了,房子还是那一套,巷子还是那一条,小区还是那个小区,可是人来来往往,变了一波又一波,我没走,我到童年却不幸离开了。

很不幸,只有我还在这里,要看着一个个搬走,看着大家的离开;真所幸,房子换了三波人,在来来往往中我看到了时间的流逝。我还在这里,在我想念老二中时,我还能两三分钟抵达了,在我怀念已经搬走的小伙伴时,我还可以看着这条嬉戏过的巷子。

所幸仅是“人非”毕竟“物还是”,所幸我没有搬离我的童年。只愿拆迁的谣言就止于谣言,留这一条巷子做我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