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刀锋》:得救之路困难重重

2022-06-22 22:02:11


这本书的主人公拉里,恰好就是一个在寻找生活意义的人——自从他17岁便目睹了同龄朋友的突然死亡,他就开始想:“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生活的意义又是什么,毕竟,我能活着只是因为幸运,我想让我的生活过得有意义,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由于身体的原因,现在我常常觉得生命无常,头顶似乎有一把悬着的剑,随时可能落下来,但也可能永远都不会落下来——我的一切都交给了命运。

所以,我常常会想,我到底应该怎么活着,才能在无常命运到来的那一刻,不后悔活这一生?

我通过读书,窥探书中人物活着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刀锋》就是一本很好的书。


这本书的主人公拉里,恰好就是一个在寻找生活意义的人——自从他17岁便目睹了同龄朋友的突然死亡,他就开始想:“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生活的意义又是什么,毕竟,我能活着只是因为幸运,我想让我的生活过得有意义,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就是我的状态啊!我想活得有意义,却不知道要如何去做。

拉里拒绝了优越的工作,边流浪边打工,去了很多地方,见了很多人,读了很多书,东方、西方、科学、哲学。

最终我简单总结下来,我想他的意思是,人要活得有意义,就要 通过精神生活获得自我完善

这句话有两个重点:精神生活、自我完善。

关于精神生活,拉里说,我们发明了无数的东西,到处都是工厂、机器和产品,我们在物质中寻求幸福,但幸福并不存在于物质之中,而是在精神领域。极乐只能在精神生活中获得。

我想,这就跟我近期在践行的极简主义异曲同工。物欲的满足只能带来短暂的欢愉,很少有人会看着去年买的衣服还欢喜得不行,但我们读过的一本好书、一段难忘的经历、一次有意义的行动,却能让我们多年后回想起来,依然兴奋不已。

不论是极简主义,还是最近很流行的所谓消费降级,我认为,都应该是对物质生活的降级,对精神生活的升级。

关于自我完善。这个词可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认为就是从内到外——从内涵到外表——都变得更好。而作者也在书中并没有明确的阐释,我就大胆的猜测一下。

本书中的自我完善,应该更多指的是精神层面的自我完善,达成的方式有:爱与知识。

我将分别来说。

爱。很简单的东西,却也容易被忽略。在我近期看的书以及纪录片中,我发现,芸芸众生都是要付出爱的,也只有付出了爱,才能让你这一生真的留下烙印、没有白活。不论你的爱是对某个人、某只动物、某种信念,甚至是宇宙自然,你只有爱了,才会真正投入到生活中,获得拯救。

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呢?

可能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对于亲密关系越来越不敢投入了。因为悲观的我发现,绝大部分的亲密关系,最后都会以相看两厌而告终,要不就凑合过下去,要不就一拍两散。这一度导致我惧怕进入亲密关系,害怕投入,害怕受伤。

其实不是的。我一直很喜欢用一个比喻:生活就好比穿越荆棘丛。让自己不受伤、完整无损的办法只有一个——不进入生活这片荆棘丛。

所以,去爱吧~

知识。为什么是知识?这本书说,因为获取知识的工具是人类最珍贵的东西——理智。

我虽然无意于把人说得比其他动物更高贵,但无疑,人区别于动物,最重要的,大概就是人具有理智,可以理性思考。人可以主动认识这个世界,并且利用自然规律。

浮躁的社会氛围,加上暴躁的应试教育,导致反智思想丛生。

我只想说,没事的时候读一读书,了解一下宇宙自然是如何运行的,了解一下你的身体是怎么工作的,了解一下人类社会又是怎么回事,多看看别人的生活是怎么过的,其实挺有意思的。

有部电影里说,电影发明之后,人类的生命延长了三倍。我想说,多读读书,延长的可不仅仅是三倍。



除了拉里,这本书还描写了很多其他人物,比如艾略特和伊莎贝尔。

艾略特是一个一生都旋转在社交场的人,他在意这些social,甚至在临死前几天,还为没有收到某场宴会的邀请而烦躁郁闷。

在作者笔下,他是一个精明但愚蠢,世故又善良的人。很矛盾。作者对他的评价是:想起他这一生是多么愚蠢,多么无足轻重……他曾参加过那么多的宴会,和那么多王子、公爵、伯爵在一起玩乐,而如今这一切已没有多少意义了,他们早就把他忘掉了。

而伊莎贝尔呢?她最终拥有了所有上流社会贵妇所拥有的一切,她并不愚蠢,但她也不善良,她对拉里奇怪的占有欲,使她成为了杀害索菲的帮凶。

所以,这些人过得生活都毫无意义吗?

放在以前,我可能会这么认为,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敢这么说了。这些人在他们各自的生活中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得到了幸福,我们外人是不能轻言他们的人生没有意义。就像作者结尾写的:

我笔下的每个人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艾略特在社会界得到了名气;伊莎贝尔在一个活跃、有文化的住宅区得到了一个由巨额财富支撑的有保证的地位;格雷得到了一份稳定、收入可观的工作和一间办公室,每天过着朝九晚六的生活;苏珊得到了安全感;索菲得到了死;拉里得到了快乐。

所以,我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大概就是最有意义的生活方式。



下面将是一些书中我喜欢的摘抄,毛姆的文笔和讽刺手法,我相当喜欢。


一个人不可能真正了解任何人。因为男人或者女人不只是他们自身而已;他们还是他们的出生地、城市公寓、他们学步的农场、儿时玩的游戏、他们偶尔听到的荒诞故事、他们吃的食物、他们就读的学校、他们热衷的体育运动、他们读的某位诗人的诗歌以及他们的信仰。是这所有的一切让他们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而这一切仅凭道听途说是不可能了解的,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了解。你只有变成他们才能了解。


她们有着同样的用睫毛膏涂得厚厚的睫毛,同样的涂得闪亮的嘴唇,同样的擦着粉的脸蛋儿,同样的通过忍受极大的痛苦才得以保持的修长身材,同样的轮廓分明的五官,同样的透着饥渴的躁动不安的眼睛,让你只会觉得她们的生活就是一场与渐逝的美貌所进行的殊死决战。


他们说得很有兴致,都深信自己说的话是值得说的,让你几乎认为他们好像真的在说什么正经事。他们谈到了去过的和要去的宴会。他们闲扯着最近的丑闻。他们把朋友剥得体无完肤。一个又一个的大人物的名字从他们嘴里很随意地说出来。好像他们谁都认识。他们好像什么秘密都知道。他们几乎是同时扯到最近上演的戏剧、最新的裁缝、最新的画家和最新的首相的最新的情妇上来。你会觉得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