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空无一人的雪夜

2022-06-22 22:06:32


        守夜人从床上小心地下来,尽全力不去吵醒睡着的少年。


喂,你曾在大雪纷飞的夜里外出过吗?在那万籁俱寂,凌乱的雪白扑向虚空的黑暗的夜里。那一定是非常寂寞的景象吧,光洁的地面上只留下自己一人的脚步,连过往的车辆都少的可怜。

然而,现在的我正撑着伞伫立在这空无一人的,宽阔的十字路口。街旁老旧的路灯将雪映成一片暖色的橘红。这是寂静的,也是平常的景象。在这个时间的深夜,就算天气晴朗也不会有人路过这里——所以,这里唯一异常的东西,就是此时此刻还独自在此徘徊的,我的身影。

本应如此。

如果不去注意那个展开双臂,独自立于马路正中央的黑衣少年的话。

当我注意到那个黑色身影的瞬间,本来还在勉强运作的路灯仿佛临终前的剧咳般闪烁了两下,然后接着失去了照明的功能。我的眼睛一时没能适应黑暗,只有耳边响起的脚步踏在雪地上的凌乱声音,让我知道那个身影在移动着。

雪花反射着微弱的光线,我再一次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刚刚的黑衣少年还在原地,只是姿势变成单膝跪倒在地上。他的嘴角正滴着看上去乌黑的东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便是血。

“没事吧!”我顾不上发生了什么,迅速跑到他身边,将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将他搀起来。“我这就叫救护车——”

“不需要。”艰难的发出声音。他的脸遮在厚重的兜帽下面,衣服的风格很像游戏中独行刺客的黑色风衣。将他扶起来,他的身体似乎并不强壮,反而有些瘦削,很符合这个时代对男性的审美。

“不去医院怎么行!你嘴角都流血了,肯定是受了重伤!”

“不需要!”他像是耗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拒绝的话语。“不用管我!快离开这里!”

我没有理会他的话。“这样的大雪车辆也会行驶不便吧……”还有一个选择便是将他送到我的住所,将他一个人留在飘雪的黑夜之中是我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于是我决定将他扶到我的家,幸好那里离我家并不太远。

“快走啊!不用……咳咳……”

我一路带他回到家中,把他放在床上,再帮他脱下厚重的外衣。我这才看清楚兜帽的下面其实是一张和我年龄相仿,及其俊秀的脸——那是那种即使身为男人,也不得不承认的帅气。他嘴角的血已经干涸,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他的呼吸很平稳,似乎真的如他自己所说的,是并不需要治疗的地步呢,虽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显然自己做不了更多的事情。

所以,就这样等待他醒来吧,等他醒了再询问他为何会倒在那样空无一人的雪夜之中。

雪的舞蹈还在继续。我就这样坐在床边注视着那个人,等着他从重伤的昏迷中醒来。时间如雪花般缓缓滑落,深夜的困倦袭击了我,恍惚之间,眼皮开始打架,我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合上了眼睛。

不能睡啊……明明还要等着他醒过来。

这个世界存在着你所不知道的一面。

城市,林立的钢铁与水泥,仿佛一座失去生气的巨大森林,又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囚笼。里面满载着人类文明的精华,也充斥着人性中罪恶的糟粕。每天这里都有无数的人想要逃离,也有无数人人发了疯似的想要进去。当都市的夜晚变得愈加明亮,但与之对应,那些未曾被照亮的地方就会变得愈加黑暗。

人类的恶念在黑暗中化作无形的幽魅,他们游荡在寂静的夜里,以偶然路过的人作为目标,吸食他们的恐惧和生命,威胁着人界的安宁。每当夕阳的最后一抹光辉消失在地平线的边界,这些可怕的怪物便会充斥在少人的角落,期待着独自行动的可怜人经过。

所以,在穷凶极恶的夜里,总需要有人注视着那些暗淡的角落,需要有人能够在这并不祥和的夜里守望着。

这样的人类,被称作“守夜人”。

当那个身着黑衣的守夜人少年醒来时,那个如炼狱一般的雪夜已经过去了。他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柔和的白。身为守夜人的他虽然每天同魑魅魍魉打交道,但老实说他也不知道“天堂”或是“天使”是否真的存在于世上。然而凑过来的那张脸素净无暇,温柔的光芒从后方直映入眼帘,实在是太像天使低头亲吻罪人的额头。

他有些恍惚,视线也因为刚刚醒来而并不清楚。他只闻到了天使身上的气息,那味道有些类似于某著名品牌的男士沐浴露。等等,也许圣经里的大天使们真的全都是男性的模样,可现在人们认知中的天使一般都是美女才对吧?少年眨眨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面孔的模样。那果然是一张十分清秀的脸庞,也难怪自己会把他错以为成“天使”了。

那张脸实在靠的太近,大概一抬头就会碰上另一个少年的鼻尖。他小心地移开身子,从床铺上下来。他想起来了,在昨晚那空无一人的雪夜之中,在那幽鬼们狂欢的节日之中,他作为守夜人闯入了那个空无一人的十字路口。这些恶灵平日里就会聚集在少人的角落,而在这样无人的雪夜,城市中几乎处处都是他们活动的乐园。平静的都市在守夜人可以看透黑暗的眼眸中,是如炼狱一般的景象。百鬼夜行,也许这个词汇可以准确描述当时的情况。他清楚他的力量不足以面对如此众多的厉鬼,但身为夜的守望者,他不可能对这幅景象坐视不管。

于是他和众多的厄灵展开了厮杀。现在想起才觉得那真是个够莽撞的决定。在记忆的最后,深受重伤的自己是被一个撑着伞的路人救走的,如果没有猜错,这位坐着睡着在床铺边的少年就是将自己救走的人。

真是乱来啊,明明在回去的路上也可能会碰到恶灵的。但如果没有这位少年的话,自己也许早就成了那些恶灵的食物了吧。

守夜人从床上小心地下来,尽全力不去吵醒睡着的少年。如果就这样不辞而别的话那将是最好的选择。守夜人的世界并不是能和普通人轻易讲清楚的,如果强行去扯些理由又肯定会破绽百出。所以,虽然救命的恩情还没有报答,但守夜人必须在少年醒来之前离开这里。窗外的雪花仍在飘舞着,天空虽然仍是一片阴沉,但地上的积雪却让今早的晨光格外明亮。

他小心翼翼的取走自己被好心脱下的衣物,压着脚步走出这间收拾的干净整洁的房间。可就在他推开房门的一瞬间,身后一个温柔无比的声音传来——

“啊,你醒了,太好了。”身后的少年揉着惺忪的睡眼,看上去像是放下心来似的地微笑着。“本来想看着你醒来的,结果自己睡着了,真不好意思啊。”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两个人一起吃早餐这样奇怪的状况呢?那个少年的笑容仿佛有着诅咒一般的魔力,他只是微笑着说“肚子饿了吧,一起吃个早饭吧。”然后卷了卷毛衣的袖子就走进了厨房。然后只留下不知该如何回应的守夜人尴尬地站在门前。

也好,守夜人想着。虽然守夜人在白天基本并不出门,但最基本的三餐还是需要保证的,尤其在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以后。毕竟守夜人也是人类,只不过拥有着可以接触灵体的体质而已。

少年端来的早饭绝对算不上丰盛,白粥,馒头,煮鸡蛋,还有两道少年调下的小菜。在这样飘雪的清晨,这样白色调的早饭有一种无比应景的感觉。两个少年分坐在餐桌的两端,各自吃着各自的份。两人仿佛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吃饭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然而气氛并没有因此尴尬——就仿佛他们每天早上都要这样安静地一起吃饭,再一起出门一样。

短暂的早餐时间过后,扎着围裙的大男孩开始收拾餐具——其实也并没有多少东西需要清洗,就在少年再次回到厨房忙碌的时间里,守夜人下了个决心。他站起来,正准备向厨房里的男孩说话时,那个少年突然拿着毛巾从厨房门口出现。

“要走了吗?伤口痊愈了吗?路上小心啊。”纯净无暇的笑容,一时间竟然令守夜人不知所措。

“不……我要在这里多打扰几天了。我在这座城市里还有些事情要办——钱的话好说,我会给你转到你的账户上的。”守夜人尽量不让自己说谎,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回答。在他的世界里,这座城市已经阴阳失衡,必须要有人去保护这座城市。

“哦,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毕竟我一个人也很孤单嘛。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房客啦。”

“作为今早的交换,我也会负责做饭的。”两人的对话显然不在一个频道上,但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明白了对方的善意与诚意。

“嘛,都现在了还说什么这个。哎,对了,要不要给你准备床铺啊?”

“不必了,我在晚上要出门的,只有白天会在这里。”

“哎?这样吗?但如果在晚上工作就要在白天休息吧。不过也对,不嫌弃的话就像昨晚一样直接用我的床铺吧。”

“嗯,那多谢了。”

说实话,守夜人并不讨厌那样整洁干净的房间(作者の低语:有句话怎说来着……房间整洁无异味,不是…就是)。这个如雪夜中的篝火一样出现在自己人生中的少年,大概是除了父母之外闯入他生活的唯一的存在。除此之外,他的人生被守夜人以及如何成为一个守夜人之类的事情填满了。在他成为一个称职的守夜人之前,他的生活便只有训练,而之后便是无休止的战斗。

说起来,这座城市的恶灵数目要比其他的地方多出几倍甚至十几倍,果然是因为大都市的缘故吗?难道越是发达的都市就越容易积聚人类的负面情绪?

守夜人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他的任务,便是毫不留情的消灭掉敢于出现在人世间的恶灵,仅此而已。

说起来,虽然刚刚醒来不久,但为了晚上的战斗,他还是需要为了储存体力和精力而去睡觉。

“对了,说起来,作为你的房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韩幕。”

“这样啊,那么我是……”没有理会少年的话语,守夜人关上了房门,只留下身后徒然微笑着的少年。“啊,其实我也不知道呢。”

少年这样喃喃着。

当守夜人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了。雪已经停下来,天也放晴了,所以晚霞红透了天空。

为了世界不再有悲叹,天空早已浸透血污。在这绯色的苍穹之下,在这看似安静祥和的黄昏之中,又有多少人为了这片安宁献上鲜血。

看来今晚的任务会很轻松呢。韩幕这样想着。他从床上起来,推开房间的门。那名少年似乎并不在家。也对,毕竟正常人是不可能一整天待在家里的。以少年的年龄来看,大概还在上学或是刚毕业不久。按照自己早上的承诺,他要负责晚餐。

于是韩幕简单地确认了冰箱和厨房里的食材,看上去少年的口味并没有明显的特征,准备的食材都是十分常见而且大众的东西,当然里面也少不了沙拉,果酱和奶酪一类年轻人喜欢的东西。韩幕在心中拟定好了菜谱,开始做饭。

这是他第一次用别人家的厨具做菜,虽然说不上不趁手,但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这样想着,大门传来钥匙滑进锁孔的声音,是少年回来了。

“哎?晚饭已经做好了吗?”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惊讶。

“有什么问题吗?我说了我会负责做饭。”

“不,我是在想,回家就能吃上晚饭,实在是太幸福了呀。”少年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二人没有再说话,一直到韩幕将晚餐端到桌前。橘红色的光照在餐厅里,让这晚餐的氛围有着不同于早上的奇特感觉。

少年对着韩幕的每一道菜赞不绝口,而韩幕却一直一言不发地默默吃着饭。

这光景似乎让韩幕有些恍惚,那仿佛就像,两个人已经住在一起好久一样。

晚饭结束,少年抢着清洗碗筷。而韩幕来到了阳台上,他这才注意到少年是住在一栋很高的楼上。他注视着夕阳一点一点地沉入地平线以下,千家万户燃起灯光。这个都市依旧充满活力,弦繁管急。

“啊,你怎么突然跑到这里了?不是说还要工作吗?难不成还是要和那些看不见的怪物们战斗?”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韩幕心中一惊。

“你怎么……”

“啊,并不是只有你们‘守夜人’知道这个世界的另一个侧面哦?”

没错。韩幕想起来,也的确会有这样的家族存在,没有接触灵体的能力却能够知晓这一切的人。也不怪乎他会这样心态平和地对待自己了,如果对方真的是普通人估计早就报警了吧。

那这样的话就更容易处理了。“没错,这座城市的恶灵似乎数量有些异常。在这附近尤其密集。真不明白你为何会在那个时间出门,之后千万不要这样做了。”

“数量……异常?”

“没错,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感召他们一般。”

韩幕披着风衣独自走在街灯明亮的街道上。这种地方是不会有恶灵出没的。雪停了,现在又不到深夜,人群的活动会让恶灵敬而远之。也许因为一场大雪过后,大家都有些憋坏了,今天的都市似乎格外繁华热闹。守夜人路过昨晚的十字路口,在这个时间里,这里车水马龙,没有人会想到这里会曾是恶灵们的捕猎场。

守夜人就这样漫无目地在城市中游荡。这附近区域的小巷和后街一类少人之处他已经了如指掌,可这地方除了有几只流浪猫狗之外什么都没有。地上的积雪在街灯映照下显示出温暖的颜色,仿佛烤的微焦的棉花糖。看上去城市并没有什么异常,这应该是大家每天都在经历的,最最平凡的冬之夜而已。

但这样的状况仅仅只是暂时。虽然雪停了,但城市并没有真正成为不夜的都市。总有一段时间,这座城市里的绝大部分人都会睡下,然后,那才是守夜人的工作开始的时候。

但,即使是守夜人,也没能注意到那个在阴影之中,打着伞伫立的身影。

“嘿!今天晚餐我买了蛋糕哦!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在那个守夜人与少年相遇之后的不知第几个傍晚,少年突然提着一盒不大的蛋糕推开了家门。

“什么跟什么啊……守夜人可是从来不过节日的。莫非……是你生日?”守夜人一边准备着餐具,一边似乎很不屑地说着。

“不是啦,是庆祝我成为你的房东整整一个星期了啊!嗯,正好今晚的菜也很丰盛,一起庆祝一下吧!”

“啊……真拿你没办法.”韩幕叹了口气,笑容却在不觉间划过嘴角。自己和那个少年明明只是每天在一起吃两顿饭,为何却有一种莫名的归属感涌上心间?这个面积并不大的公寓,是比他之前驻扎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更能称得上是“家”的地方。不是因为这座公寓,而是因为有了能够好好相处的人吧。在作为守夜人的二十多年人生之中,是这个少年第一次打破了他的孤独,如一道光芒照入了极夜的天空。

“还有,今天晚饭过后能陪我出去一趟吗?恶灵们应该不会在前半夜活动吧?”

“什么事啊?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话我不去。”

“是特别重要的啊,那就是讨好你的房东!”少年似乎有些不高兴地扭过头去。“今晚是元宵节啦!难道你们连年也不过吗?真是的。我想去看看灯会,让你陪我一下很过分吗?”

看到这个样子的少年,韩幕实在是不忍心拒绝。而且,既然是元宵节的话,想必这个夜晚就真的会灯火通明了吧。就算是极恶的凶鬼,也不可能在这样繁华的夜晚出没。

“好吧。就仅仅只限这一晚。也算是你帮我的报酬之一。”

“太棒了,那就这样定了!”少年开心地说着。他把蛋糕一分为二,把那块奶油更多的给了韩幕。

比起恶灵来,韩幕似乎更担心他会被人类骗了……

举办灯会的地方离少年的公寓并不远。就在附近一座算得上景点的公园里。其实这座城市里有很多地方正在举办灯会,这里只是其中一个规模并不算大的地方而已。

但即便如此,这里仍旧车水马龙,附近的路口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车。人们成群结队地涌入公园之中。

“有什么好看的嘛,明明全都是人……”守夜人和少年并肩穿梭在拥挤的人海之中。路旁的彩灯被扎成各种样子,无论是嫦娥奔月,还是关公赤兔。在看惯了新媒体的现代人看来,这些东西远远算不上逼真。但那些彩灯在人潮之外明亮着的样子,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韩幕一边这样想着,却没有发现身旁的少年不见了踪影。当他回过神来,人海早已不知将少年挤到哪里去了。

“——”韩幕想要呼喊少年,却猛然想起自己并没有问少年的名字。他有些心急,在来往密集的人群之中四处张望着。

真是讽刺呢,守夜人的眼睛虽然可以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存在,但却仍然看不到自己想要找寻的东西。

“喂!韩幕——”突然传来的少年的声音。

韩幕转身,发现少年正站在路旁的石头上。满面笑容,头上还带着不知哪里买的猫耳灯饰,闪闪发光的。一路上韩幕看到不少这样一模一样的灯饰,不过大多是女孩子戴的。

“你跑到哪去了?”韩幕的语气中有些怒气。

“就是去买个灯饰啊?”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生气的样子,少年自顾自地向前走着。“哎~对了你要不要也试一下?你带起来一定很好看!”

“不要。”冷酷地拒绝了。

与少年分开之后,韩幕要继续执行作为守夜人的工作。再繁华的集会,总有结束的时刻。少年执意要在灯会上待到很晚,一直到公园中人影渐稀,直到整个公园里除了工作人员再也没有其他人为止。韩幕不知道少年对这样的灯会到底有什么样的执念,但既然答应陪着他,就只好默默地陪伴到最后。

孤身一人守望夜晚的时光漫长无比,而有了少年的陪伴,数个小时的时光仿佛眨眼般就过去了。冬日难得的晴空,满月的光芒从天上倾泻下来。

也许,与这位少年的相遇并不是坏事。守夜人这样想着。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无人的角落,几只恶灵正在徘徊。它们等待着路过的行人出现,显形并吞噬他们的恐惧与精神。

踏着积雪的声音,恶灵们开始躁动不安。新鲜血食的到来,让它们饥渴的身躯发出可怖的低吼。

可最终出现在它们面前的,却并不是它们所期待已久的猎物。

那是名为“守夜人”的猎人。

无情的刀光闪过,恶灵消散,这里变回了那个平凡无比的巷子。

“为了夜的安宁,恶灵不能存在于这世上。”

我是,什么时候诞生在这个世界的呢?

那个一年之前,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这座城市的人的所有的恶念汇聚成形,于是便诞生了我。

换而言之,“我”便是这城市所有恶灵的集合体。我没有名字,没有记忆,仿佛一个婴儿降生在世上——可又与之不同。

可我和那些毫无心智的恶灵不同。比起灵体,我更接近于一个普通的人类。明明身为恶念的集合体,我的心中却没有丝毫憎恨和疯狂。

只是,有些孤独。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我,仿佛一个多余的存在。即使我了解这世上一切基本的常识,但他们也没有告诉我如何成功地融入这个世界。

从这方面来看,我果然还是个恶灵吧。

直到那个守夜人的出现。这样来看,那个夜晚像极了我诞生时的那个雪夜。空无一人,城市里四处游荡着低吼的恶灵。

这座城市在这一年之间也来过不少守夜人,但敢于和上百名恶灵战斗的守夜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我看不到恶灵,但身为它们的母体的我可以感知到它们的存在。它们视我为同类,所以并不会袭击我,但也不会因为我是“母体”所以服从于我。说起来,那些恶灵其实也是“我”的一部分。

可是,为什么“我”要做出这样的事呢?

我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我竭力想要撇开那些恶灵与“我”的联系,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些被恶灵吞噬的恐惧,会在深夜粗暴地闯入我的脑海。我无法作为一个正常人生活,也无法成为真正的恶灵。我害怕与人接触,因为那会让我想起那些夜晚的恐惧与痛苦——我无法心安理得地面对他们。

直到那个人出现。

韩幕的出现让我第一次感到了救赎的存在。原来自己不只是可以害人,自己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手去帮助别人。这样第一次感到轻松的时刻。

不知不觉间,就和那个救赎了自己的男人变得关系很好了。他那总是严肃认真的样子真的十分有趣。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那样美好。来到这世间一回,能和他一起留下这么多的记忆,已经不需要再奢求什么了吧。

窗外,雪又开始飘扬。

“今晚,又有活要干了哪。”坐在我面前的黑衣守夜人这样说道。

又是空无一人的雪夜。

晚饭过后,韩幕带着沉重的心情的站在阳台上。大雪如鹅毛一般纷纷扬扬,纯洁的破片就这样洒向这不洁的人世之间。

“你要走了吗?”少年这样问道。

“嗯。”守夜人戴上可以遮住半张脸的兜帽。他知道今晚的危险程度不亚于他和少年相遇的那晚。也许一个不留神,今晚的告别就成了最后的告别了。

“你保重。”想了许久,不善言辞的守夜人最终只说出这样三个字。

“啊,明天的早饭喝粥可以吧?下过雪的清晨可是非常适合喝粥的!”完全不在一条线上的回答。

守夜人笑了。

“怎么?不喜欢粥吗?”

“不,粥很好。明早多熬一点,因为今晚我的工作会很累。”

一定要活着回来。不知为何,这个念头出现在本应无畏生死的守夜人心中。

所以当他再一次陷入被恶灵包围的苦战之时,他的心中浮现的满是少年的面孔。

但,恶灵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就算韩幕的能力再强,就算他可以轻易地杀掉敢于近身的所有的恶灵,但人类的体力是有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守夜人慢慢趋于下风——然后直到一名恶灵的攻击命中了守夜人的腹部。

一直以来勉强维持的天平,因此彻底倒塌。抓住破绽的恶灵们如潮水般涌上来。一切都结束了。一名恶灵的手幻化成漆黑的利刃,毫不留情地刺下一击。守夜人长叹一声,在利刃贯穿心脏前的一瞬间,他想到了什么?

攻击迟迟不见落下,耳畔响起了雨伞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啊,这回来的好像不是时候呢……”少年转过头对韩幕露出微笑,嘴角的鲜血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冶。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守夜人一把扶住失去平衡的少年。奇怪的是,周围的恶灵全都敬畏似的向后退却。

“因为……你不能死在这里……”恶灵的刀刃贯穿了少年的胸口。这样的伤就算立刻送医院抢救也基本很难救治。更何况这种雪夜之中,交通不便。

“喂!到底为什么!”无法言说的巨大悲痛,后悔与不甘。

“你不能死在这里……你死了,谁来付你的房租呢……”在韩幕怀中,少年强撑着笑容。

“那就别这样啊!我还要把房租亲手交到你手上!因为……你也没告诉我支付方式啊!”

“啊……这样啊……其实微信就好的……只是明天早上的早饭,怕是做不了了啊……”少年的眼神渐渐失去光彩,不知为何整座城市的恶灵都在发了疯似的尖叫。那可怖的尖叫声汇入呼啸的北风中,最终被撕碎在天空之中。

“我啊……是这座城市的恶念的汇集体。是你的敌人,应该被斩杀的存在。所以没什么好伤心的不是吗?不要哭丧着脸,像平时一样,冷冰冰地才像你……”就这样碎碎念着,少年合上了眼帘。

白色的雪花不断落下。少年的白衣和纯净的雪地逐渐融为一体。如果不去看那白色之间绽放的鲜血之花的话,少年似乎只是静静地睡着在了守夜人的怀中。

“喂……不要睡着啊……明天的早饭可不许偷懒啊!我还等着你的热粥——”

游荡在城市中的恶灵一个接着一个消失在雪中。这座城市的夜晚恢复了原本的安宁。守夜人的任务完成了。这里再也不会有人因为无端的恶念而受伤,只因为那名少年的献身。

如果这就是最终的结局的话,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这是少年未能说出的话语。

在空无一人的雪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