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大理鸡足山

2022-06-22 22:17:00


后来想帮忙洗碗人都没让,我还真就没帮着做。


2015.3.30—粗发去鸡足山。

看过洱海的日出,却未曾在山上看红胜火的一瞬。鸡足山作为佛教圣山,相传是迦叶尊者云游至此,并在此入定,等待弥勒佛的降生,出关再将佛法传给他。

关于迦叶尊者,提及最多的就是“拈花一笑”的典故,而无锡灵山小镇亦有拈花湾。佛祖涅磐前,在灵山法会上,接过大梵天王献来的金色婆罗花,用右手拈花示众,以传心法。

众弟子中,只有迦叶尊者破颜会心地一笑,佛祖说:“我有正法眼藏,涅磐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付于摩诃迦叶。”

“拈花一笑”指的是一种以心传心的高境界,是入世修行的最高层次之一。

此去之行,一人独往。攒了两天假期,此行略微坎坷。当时沐府还未完善拼车去鸡足山的业务,于是选择去客运站。(大理有好几个客运站,总是迷糊分不清)当时查资料说是一天有几班车。

实际到那边,说是有班车刚出发,正在我踌躇着要不要买宾川的票再转到鸡足山时,有个司机就问我是不是去鸡足山,7人座小面包车,正巧有一拨人要去,人已经满了,但是可以载你过去。

给一样的班车价格,前提是你只能做加的小板凳,而且要在客运站外面等。(这个规则大家肯定懂的嘛)我一听开心坏了,因为下一班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也省得转车的麻烦事儿。

当我以为到售票点就要下车时,其实不然,还有很长一段爬坡路。似乎天生对盘山路有种喜悦感,九曲十八弯后的别有洞天。到目的地后想想就觉得赚大发了,少了这么长的距离呢。

接下来就是几个小时的山路爬行,而这来回的路为我接下来一个星期的瘸腿生活埋下了巨大的伏笔。当然刚开始的上山满是欣喜,车上有一个姐姐正好也是独自一人,我们并肩走了一程。

她是来赶一场法会顺带还愿,似乎很虔诚。到了半山腰上的寺庙吃了顿素斋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因为姐姐的体力跟不上,选择坐了索道。一个人的时候,就对着树说说话,数数阶梯,好不自在。

关于还愿,当地人有这样的说法:如果起心动念要去鸡足山,几日之内必得成行,而且要连续去三年!

第一年来许愿,因为鸡足山的道场非常的灵验;第二年来还原,表达对神佛的一种感激之情;第三年来了愿,表达你对许下愿望的了结,表示有始有终。

快要到山顶时,马帮的队伍正好要下山,然而这马挡住了我上山的路,我只能等着马夫过来牵着他的马下来。主要是我担心那马蹄子不开心了踹我一脚,于是我就在那和马开始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鸡足上有很多种灵性的小鸟,其中一种小鸟叫念经鸟,是鸡足山特有的一种鸟类,小鸟个子不大,羽毛为灰色,它们成群结队的影踪出没在鸡足山四周,不断发出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的叫声,好像僧尼在念经。

在路上遇到了一个藏族小哥跟着两位师傅,而这位小哥在我第二天离开时又遇见了,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张照片。脑海里总觉得关于他有个故事,但似乎又仅仅是我的联想。

(头顶自带光环)

有一个画面:他在寺外的平台上磕长头,有人说他每天都要做108次,每做一次,转动一次手腕上的星月菩提。我当时好奇的是他是藏传佛教,怎么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来禅宗的道场。

等我到金顶寺时,姐姐已经和一伙居士打的火热,我没有参与进去。找了家最便宜的住宿,淡季的好处是人少,一个人住着6人间,里面没有卫生间,上厕所异常痛苦。

鸡足山的风无比之大,堪比下关。幸亏当时带了冲锋衣,不然肯定成傻缺。房间是在地下室的一层,比较阴暗潮湿。我这人胆子非常小,到晚上时,我不敢睡觉,还打电话和朋友聊天。(那里没有网络)

实在困得不行的时候,安慰自己:这是佛教圣地,那些妖魔鬼怪肯定不敢来的,一遍一遍的阿弥陀佛。终于在数了不知道多少羊和水饺之后,和衣闭上眼睛休息了片刻。

因为要看日出,我特意查了几点钟是日出时分。在天血红色的时候,兴奋的赶紧跑出去,才发现寺庙的门关着,要绕道才能去大露台。这几分钟里错过了天朦胧的美好时光。

不过全程见证远方太阳升起的模样,神奇非凡。那段时间我一直屏气凝神,生怕错过每个瞬间,连眨眼都觉得是耽搁。看着天空一点一点亮起,颜色由玫瑰红变成金色。

随着日头逐渐升起的时候,远处飘来了一只乌龟样的云,起先是黑乎乎的,后来随着光洒大地,它变成了一条鱼,金红色的鱼,缓慢的走向世界的另一极。太阳扬起的那刻,心中充满了无尽的力量与敬畏。

也就那么几分钟的时间,我的手冻得没有知觉,心头的满足原来会延缓身体的痛楚,待到发觉已是日出结束。而我还沉浸在一派祥和的喜悦之中,像是完成了生命里的一种圆满。

刚到金顶寺时遇见一位广西的师傅,带着一伙人来朝拜。我们没怎么交流,只是相视点头示意。他在给随行人讲解一些鸡足山的典故,我跟随着去了大殿,跪拜祈福。

次日下山,我走的比较着急,怕赶不上回程的车,也是想早些时候走路上清净。这一路伴着各种鸟儿的鸣叫,看着雾气,偶遇一条似乎没有主人的二狗子,似乎它也走在朝圣的路上。

到达山腰的那座寺庙,想着看能否吃上饭,谁知道还没供应。说实话,我觉得这里供应的饭菜比金顶寺的好吃的多。有可能是山顶海拔高,火候不够,再加上食材也不多的缘故。

凑巧的是又遇见那位广西的师傅,还给我递了名片。怕是觉得我独自一人前来又面带苦色,想度我一程。亦或者既然缘分至此,虽未同时出发,未从同点出发,未乘同种工具,却还是遇到。

作为一枚吃货,下山的路上饿的呱呱叫时,误打误撞进入一家牟尼庵,蹭了顿免费的饭。我在院子里拍着照片,磨磨蹭蹭的纠结着要不要问多少钱,到最后偷偷摸摸的离开了。

因我到的比较晚,其实饭菜剩余不多,吃饭的人也寥寥无几。他们也不问我从哪来,我就问有没有斋饭,当时饿的已经昏头涨脑。后来想帮忙洗碗人都没让,我还真就没帮着做。

看来厚脸皮这功夫是在大理就练就的了。

吃素斋的好处是食不言,吃多少拿多少。食材大多是自己种植,连豆腐乳都是自己做的,光这个我就吃下了不少饭。一切都回归到本真,明显能觉知到此刻在干什么。

有信仰的人呢,你看着他,你和他说话,你感受到的是平和,不是死寂。是如水般能量的周而复始,从己身影响着他人。我享受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平静,荡涤内心的偏执。

回到祝圣寺,离开的时候,山上的猴子下来觅食的瞬间被我抓到了。此行圆满。

关于如何去鸡足山,现在古城南门游客中心已经有旅游大巴可以过去(有来回包含门票的套票)。具体可以询问客栈老板喔。回来的话,如果想坐班车大概时间如下:

金顶寺的 旅馆 ,有些注意事项:只是给你提供床、被子和一个公共厕所。有盆子和热水瓶。不过要使用盆子的话,建议取一个反复清洗干净后放回房间,使用时再拿出来。

毛巾、牙刷、香皂等需自带 建议大家带床品三件套 。如果有条件,尽量选可以看见山景的房子,每天醒来都能看到朝阳,简直爽歪歪。

吃饭: 金顶寺五观堂可以吃自助餐。饭后需要自己洗碗。舀饭的时候千万不要眼大肚皮小,如果把控不好自己的食量,最好是少量多次添加。

金顶寺用餐时间: 早上7:00 ,中午11:00 ,晚上5:00 。可推迟10~20分钟前往。

温馨提示

行走在外,嘴巴要乖,对遇到的每个人都要礼貌,但是该讲价还是要讲。乖娃娃会被庇佑的。

鸡足山的人儿都非常淳朴、可爱、善良、热情。他们相信种善因、得善果。也希望我们保有真心,爱自己爱他人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