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看门人

2022-06-22 22:26:15


‘我们的事情不复杂,你能给分析一下吗?’男人说。


奕畅【小小说]


城建局的大门不是谁想看守就能够的。

一个坐在泛黄的办公桌边五十多岁的男人默默的想着。

这个人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体型匀称。皮肤白净,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除了那张因为下岗后的无助稍微怯懦而低垂的眼帘以外,别人或许会认为他就是这栋办公楼里的一员。无聊的他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顺手把水杯了剩下的水倒在手心里,两手摩擦,轻轻的抹在头发上,让凌乱归于整齐。然后,看了看窗外宽阔的马路,人来人往穿梭不停。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监控设备。一楼的楼道空空如也,办公室的门都虚掩着。二楼,新来的小张拿着电话悄悄的躲进厕所。三楼,马局长这是要准备出门呀。他盯着办公大楼的出口,静等着马局长下楼,好第一时间打开大门,让马局长顺利出去。

‘师傅,我们又来了’。一对中年夫妇站在门口。

男的瘦高个,满脸的沧桑。女的略显富态,精心打扮的服饰,少施粉黛的笑脸。对着看门人说到。

‘又来了,稍等啊。先让一下。’看门人做着手势,让两个人躲过从里边出来的马局长的车子。

第一次,这两个人把路虎停在便道车位上,径直闯进大门。

‘嘿,干嘛的?’看门人上前拦住他们。

‘我们有事儿找领导。’男人大声说。

‘口罩,扫描健康码’  看门人。

‘哦,忘了’男人匆忙跑着从车上去口罩你,两个人带上。拿出手机扫了健康码。

看门人说:‘不行,你们还得打电话,让楼上的人下来领你们上去。’

‘我们没有认识的人,也没有电话。就是来咨询一下。’男人说。

‘那不行,我不能让你进去。’

‘师傅,行个方便,’女人递给看门人一包软中华。

‘不行,单位有规定,私自放人进去,我要丢饭碗的。’看门人为难地说。

‘更何况,现在疫情特殊时期,出问题我可担不起。’

‘你瞎啊,刚扫健康码绿色的,你看不见。’男人暴躁起来。‘能出啥事情,看把你吓的,真特么,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你骂谁,谁是阎王,谁是小鬼。''看门人生气地说:'我不跟你吵架,反正不能进。’

这时候,从里面出来一个胖胖的男子。‘老刘咋回事’

‘队长,他们没人领,没有电话,怎么让他们进去啊?’看门人委屈的说。

胖队长问清原因,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电话簿,让他们自己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办公室没人接。

第二个电话,咨询处有个女人的声音,‘处长不在,有事下午联系’。‘我们的事情不复杂,你能给分析一下吗?’男人说。啪电话被挂掉了。

第三个电话,局长办公室。女人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局长说,你们联系办公室,把资料整理好递上来。

第四个电话,办公室没人接。

男人火冒三丈,眼看着就要大闹一番。女人赶紧把男人拉出了大门。

第二次,两个人又来了。这次是办公室小张下楼把两个人带进楼里。男人悄悄对看门人说:‘找着熟人了。’半个小时以后,两个人高高兴兴地下来了。

‘这次问清楚了?’看门人问道。

‘你们主任真好,不愧是领导,那个姿态,语言让人舒服。比你有涵养。’男人对着看门人打诨道。‘只是事情还没有搞明白。还得来。’

第三次,两个人又来了。办公室主任把他们领进局长办公室,半个小时后出来了。两个人欢天喜地称赞局长的温文尔雅,如沫春风。

第四次。。。。。。

今天,第N次。

‘老刘啊,现在这事情咋那么复杂,跑了多少趟了一件事情问不清楚。那边耽误工期,一天就好多费用。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男人摇着头一脸无奈。

看门人,笑了笑。把电话递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