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第018章:县委大院

2022-06-22 22:34:46


除了书记张刚之外,还有两个副书记,一个是刘海,另一个是袁伟国,另外还有综治、维稳、国安、政治部等几个科室。


刘海从县委大院出来之后已经将近中午,他在县城吃了午饭才返回乡里。回到宿舍之后,刘海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门一开,李辉进来了。这间宿舍本来是刘海和李辉两个人合住的,只是李辉很少来。今天不知什么原因,李辉竟然来了。

“刘书记,你要高升了,可得请客啊。”李辉笑嘻嘻地对刘海说道。

“高升?哪有的事。”

李辉拉把椅子坐在刘海跟前,神秘兮兮地说道:“组织部不是找你谈话了吗?别瞒着了,大伙儿谁不知道。你就是新一任乡长。”

刘海摆摆手:“没有的事。”

“行啦,这时候就别谦虚啦,任命书都快下来了,还谦虚什么。我跟你说啊,咱们哥们儿平时可处的不错,你当了乡长可不能给自家弟兄穿小鞋。”

“你怎么就不信呢,我真当不了乡长。”

见刘海一再否认,李辉不再追问。他给刘海倒了一杯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边吹着杯里的茶叶一边自言自语:“你当了乡长就不在这屋住了,就剩我一个人喽,多敞亮。”

刘海对李辉很反感,没有再理他。

李辉没有要走意思,继续自言自语:“这下马可为的乐子可大了,他的呼声最高,最后弄个空欢喜一场。唉,人啊,都是命啊。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马可为就没这个命啊。”说到这李辉扭过头看了看刘海,继续说道:“还是你命好,才调来几天,一跃成了乡长。以后李哥我就仰仗兄弟你提拔栽培了。哥哥我以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多多担待啊。”

刘海不得不从床上坐起来,认真地跟李辉说道:“李乡长,我确确实实当不了乡长,你怎么就不信呢?论资历,我还不如你吧?”

李辉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别,别,我可不能跟你比,你马上就是乡长了,我这个副乡长还得在你手下做事呢。”

刘海懒得再跟他解释,翻了个身背对着李辉。

李辉又坐了一会儿,悻悻地走了。

刘海被组织部叫去谈话的事情像长了翅膀一样以极快的速度传遍整个五七坟乡机关大院。人们都在暗地里议论,乡长的人选落在了刘海头上?真是大大出乎意料啊。伴随着这个消息,一些流言蜚语开始流传。有传言说刘海在省委组织部有硬关系,所以才升的这么快;也有传言说刘海的未婚妻后台很硬,刘海沾了未婚妻的光;还有传言说刘海是县长张进发极力推荐的,挤掉了原来的人选……

当然这些话都是背着刘海传播的,不过大家再看见刘海时,每个人的眼神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平视的眼神,现在是仰视。

就连最近一直神采奕奕的范占奎,对待刘海也是客客气气。这更加坚定了大家的想法,刘海出任乡长八九不离十。潜意识里,大家都开始有意无意的往刘海跟前凑,还有不少人去刘海的宿舍串门。去食堂吃饭,人们也都抢着给刘海让座。就连给人们盛饭的厨师,给刘海盛饭时分量都比以前足了不少。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有人欢喜有人忧。马可为那边就显得门庭冷落。他当乡长呼声最高的时候,很多人都围在他身边。如今连个人影都看不见。这就是世态炎凉吧,马可为心里暗想。刘海去组织部谈话的事情尽人皆知,马可为也不便细问谈话的内容,他能做的就是听天由命。

两天后,县委组织部的陈副部长带来了两张任命书:马可为任命为五七坟乡政府乡长,刘海调任县政法委任副书记。

消息传出,整个机关的人都惊愕了,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刘海没有时间看人们惊愕的表情,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第一时间赶往县政法委报道。

左县政法委在县委办公大楼的一楼,进入一楼大厅,左边是值班室,右边是县委办公室、秘书科和县农工委,左边紧挨值班室的就是政法委和统战部。二楼是县委书记、副书记办公室,另外还有县纪委和县团委。三楼是县委小会议室和组织部,四楼是县委大会议室和宣传部。

刘海来到县政法委办公室,首先找政法委书记张刚报道。

张刚很热情的欢迎刘海的到来,又叫来政法委所有科级以上干部跟刘海见面,相互认识。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小赵给刘海安排了办公室。县委办公大楼和乡里不一样,条件要好得多。像刘海这样的正科级干部,可以拥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里面的配置也比较齐全,办公桌、电脑、书柜、固定电话、衣架、床、被褥等等一应俱全,怀王县虽然经济落后,但是这些配置还是负担得起的。

小赵把刘海安顿好之后,说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张书记亲自交待了,一定要照顾好你的起居,还说你是外地人,生活不便,不能让你在生活上受了委屈。

刘海心里热乎乎的,张书记想的很周到啊。

刘海刚来,张刚没有给他安排具体工作,让他先熟悉一下环境再说。

……

怀王宾馆,怀王县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酒店。10楼,某贵宾间。胡玉来正在跟胡立强发牢骚。

“哥,刘海这小子升官了,你怎么不阻止?”胡玉来向胡立强发牢骚。

胡立强瞪了他一眼:“哼,你以为我无所不能吗?我是副县长,不是县长,即便是县长,上面还有县委书记。”

“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看着刘海这小子大红大紫,我心里不舒服。咱不能任由他这么嘚瑟下去吧?你要是再不管,我可要找人收拾他了。”

胡立强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你最好消停点,少给我惹事。刘海是正科级的政法干部,他要是出现什么意外,会惊动市里甚至省里,到时候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说怎么办?老二被他整进了监狱,眼见活不成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老二白死吧。”

“那是他自找的!没事儿跟一个老头儿叫什么劲?弄出人命有不偿命的吗?我早就说过,让你们收敛点,你们听了吗?”

“哥,老二的事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胡立强长叹了一声:“唉,走一步看一步吧,涉及到人命,人情就不好使了。法院、检察院那边我都问过,目前办法不多。现在能做的就是让玉峰在里面舒服点,少受点罪。然后尽量拖,争取弄个死缓。”

“死缓也行啊,一想到老二要被枪毙,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怀王县谁不知道我是你弟弟,我要是栽了,你面子上也不好看是吧。即便老二捞不出来,也得把刘海给办了吧,不然胡家的面子往哪放?”

胡立强的脸色阴了下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刘海……我让他在怀王县身败名裂。”

……

转眼过去了一周,刘海对政法委的里里外外有了大概的认识。除了书记张刚之外,还有两个副书记,一个是刘海,另一个是袁伟国,另外还有综治、维稳、国安、政治部等几个科室。另外政法干部是有津贴的,每个月大概三百左右,也就是说工资比县委其他部门高一些。

一周以后,张刚把刘海叫到了办公室,说目前不给刘海具体的职责分工,他只需要办好一件事就行了:处理好柳河沟的遗留问题。

张刚说县委书记武双辰昨天找过他,专门提到了柳河沟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武书记的意思是让刘海专门负责柳河沟的问题,用一到两年的时间彻底解决这颗悬在怀王县头顶的炸弹。

张刚还说,武书记之所以点名刘海,是因为刘海在两次处理柳河沟的事件中表现突出,是最合适的人选。张刚还特别提到了一点,武书记已经明确表态,只要刘海把柳河沟的问题彻底解决,记他大功一件。

“县委书记委以重任,对你来说是次难得的机会啊。”张刚最后语重心长地对刘海说道。

刘海心里暗想,又是柳河沟,自己调到县里也撇不开五七坟乡的一亩三分地啊,看来这就是宿命。不过他心里还是很愿意为柳河沟出力的,他亲口答应过李大锤和柳河沟的乡亲们一定把制售烟花爆竹的事情处理好,现在机会来了,这么快就可以向兑现承诺的方向迈进,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张书记放心,我一定不负众望。”

“好样的,我就欣赏你这种迎难而上的态度。不过你要清醒地认识到,柳河沟的问题对你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凡事要三思后行。武书记把柳河沟的问题交给我们政法部门,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指向性还是很明显的,就是一个‘稳’字。我们政法委就是负责维稳的,自然是稳字当头。所以你一定要牢记,有能力、有机会,就干出成绩来,没机会、没能力,能稳得住,也是一种成绩。明白吗?”

“明白。”

“本来政法委只设一个常务副书记,是我提议把你调过来的,留在政法口发挥你的特长,没想到你真同意了。这就是缘分啊。老袁的年纪在那摆着,上升的空间不大。你好好干,将来接我的班。我看好你这根苗子。”

刘海直摆手:“张书记,我从来没想过那么远。”

“你准备准备,今天就开始做。不过不要着急,武书记也说了嘛,一到两年。所以不要操之过急,要稳。”

离开县委大院,刘海开车直奔五七坟乡,他要去找马可为商量一下。别看马可为这个人平时少言寡语,其实点子很多,刘海在他身上获益匪浅。解决柳河沟的问题,刘海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马可为。

,�q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