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日本91岁侵华老兵,来中国谢罪,直言:唯有下跪才能表达惭悔之心

2022-06-22 22:35:06


向上滚动浏览全文↑↑2005年,一位满头白发,瘦骨嶙峋的日本老人出现在了北京卢沟桥桥面上,走到桥的中间,他突然双膝跪下,黯然垂首,在此后的五天时间里,他每天都在不停地忏悔谢罪......抗日战争,是中国抵抗日本侵略的一场民族性的全面战争。


向上滚动浏览全文↑

2005年,一位满头白发,瘦骨嶙峋的日本老人出现在了北京卢沟桥桥面上,走到桥的中间,他突然双膝跪下,黯然垂首,在此后的五天时间里,他每天都在不停地忏悔谢罪......

抗日战争,是中国抵抗日本侵略的一场民族性的全面战争。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卫国战争,是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近代以来抗击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

Image

本多立太郎

从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开始算起,至1945年9月2日结束,共14年抗战。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反侵略战争和民族解放战争。

日军对中华民族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恶,然而即使到今天日本依然不能正视那段历史,依旧有很多“右翼分子”不承认那段历史!但是也有曾经的侵华老兵惭悔曾经的罪过......他就是曾经的侵华日军老兵本多立太郎!

本多立太郎1914年出生在日本北海道的小樽市,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的他,中学毕业后考上了日本的早稻田大学。

后来进入了《朝日新闻》当记者,按照正常的生活轨迹,他本可以拥有一个平凡而幸福的人生。

日军全面侵华后,随着中国军民的顽强抵抗,日军深陷中国战场。由于伤亡巨大,日本在国内的征兵也越来越频繁,本是一位记者的本多立太郎也应招入伍了。

仅仅经过三个多月的训练,他便踏上了战场,踏上了一条让他用一生去赎罪的道路。

Image

本多立太郎

1939年,本多立太郎随着日本军队从上海登陆,几经周折入驻了江苏金坛。

同年冬天,本多立太郎所在的中队接到了命令,让他们去参加金坛五十一联队围歼黄金山战斗。

这次战斗没有持续太久,结束之后,中队押解了十名新四军的战俘准备回到营地。

在往回折返的途中,枪声在不远处响起,这时本多立太郎所在的中队正独自走在路上,并没有和联队待在一起。

刚刚经历了一场战役的他们已经疲惫不堪,但是还押解着这么多俘虏,为了能够快速回到下新河中队得到驻扎地,本多以为队长会下令将俘虏全都放了。

突然,带队的少尉叫道:“把他们全部处理掉!”接着少尉拔出了手枪。挑选了几个新兵来做这件事,本多立太郎就是其中之一。”

本多端起了上着刺刀的枪,手在颤抖。夕阳下,那个战俘的脸是青色的,有一丝微笑,战士一直盯着本多的眼睛,而本多却不敢看他。

Image

本多立太郎

身后的队长不停地催促,最后本多一闭眼,就冲了过去。只听到对面“啊”的一声惨叫,等睁开眼,战士已倒在水里……

事后他十分后悔。慢慢的本多立太郎在中国的日子里也认识了不少的中国人,便更加的坚定了自己此举是错误的。于是战场上放空枪就成了本多立太郎的常态。

而当时日本人在金坛建了一个慰安所,里面有中国人、朝鲜人和日本人。到了没事可做的时候,日本士兵就去里面发泄,每一次去都得排队。本多立太郎一次也没有去过。

日本陆军宣传部的军官曾告诉他们,建慰安所的目的是防止日本军人去扰民、干坏事......

1941年,本多立太郎返回国内,就读早稻田大学,主修新闻摄影。本以为就此远离了战争。

随着日军深陷战争泥潭,1943本多立太郎作为战地记者再次入伍,他跟随军队到了东北,四处拍摄,一张一张罪行照片被记录下来。

苏联发动远东战役后,关东军惨败,他被作为战犯押送到西伯利亚充当劳工。

由于本多立太郎只是一个战地记者,有悔过心,罪行较轻,在劳工两年后,也就是1947年8月返回国内,一同跟他回国的还是一张张附带罪行的照片。

本多立太郎回到日本后,从事金融业,一直到1974年退休。随着年龄增长,看着那些被保留下来的犯罪照片,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而本多立太郎的负罪感越来越强烈。

Image

本多立太郎

在退休之后,本多立太郎做了一个决定:“赎罪”,从1986年2月开始,他就不断在日本国内巡回演讲,截至到2004年,他已经演讲了1027次。

每一次的演讲都能够都让日本人将侵略历史铭记在心,但同时也有不少人不认同,甚至在演讲时,多次被人砸毁了现场,就在本多立太郎得到了日本《为了媒体和平奖》之后,他来到了中国。

本多立太郎来到中国后,先后拜谒了上海罗店的中华民国红十字总会第一救护队抗战殉难烈士纪念碑和侵华日军罗泾大烧杀遇难同胞纪念碑,参观了1937年侵华日军川沙登陆处,并与当地一位日军大屠杀幸存者见面。

在参观罗泾大烧杀遇难同胞纪念碑时,本多向纪念碑敬献了花篮,并鞠躬默哀。他说:“日军滥杀无辜的罪行不应被人遗忘,日本国内许多人都不知道这段历史,我一定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把历史真相告诉日本人,哪怕只有一个人听我也要讲。”

Image

本多立太郎

到上海参观完淞沪抗战纪念馆以后,本多走出纪念馆大门,在广场的浮雕墙之前,诚恳地下跪惭悔。

1937年8月23日,日军第11师团在上海宝山川沙河口登陆后,对上海市宝山罗泾村(今罗泾镇)居民实行“三光政策”,共杀害无辜居民2244人,毁坏房屋10908间。当日是农历7月18日,后被当地居民称为“总忌日”。

这一年78岁的金兆其是罗泾村当时在世的惟一幸存者。据金兆其回忆,当时他所在的罗泾村有数十人被日军杀害,其中包括他的外公和舅舅。

本多立太郎在听了他的亲口讲述后说:“我对金老先生的不幸遭遇感到非常悲伤,我一定要把历史真相告诉下一代,回到日本后我要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国内的人。”

2005年5月,本多立太郎来到北京,他首先去卢沟桥参观了抗日纪念馆。但是在参观完抗战纪念馆后,他走在卢沟桥上,本多立太郎在古桥上下跪了。他直直地跪在凹凸不平的桥面上,为日本的侵略行为忏悔。

离开北京后,本多立太郎来到了江苏金坛,他希望能找到那些被处死的新四军的埋骨之地,在他们的墓碑前亲自忏悔。但是由于年代久远,没有找到......

直到2006年,相关部门找到了曾经遇难新四军的埋骨之地。本多立太郎再次来到江苏金坛,为自己当年亲手犯下的罪行而忏悔。

当记者问起本多立太郎什么话要说时,他声音颤抖着,真诚地说到:“我心中无比悲痛,即使受害者家属卸我八块,我也毫无怨言。”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表示自己来中国谢罪的想法已经酝酿了很久,自己曾经是一个侵略战争的日本老兵,犯些了很多不可饶恕的错误,如今来到中国就是希望向更多的中国人道歉,为自己之前的错误赎罪。

Image

本多立太郎

并且还表达了自己反对日本教科书的掩盖真实历史的态度,作为战争的亲历者,日本犯下了大错。于身体和年龄的原因,这很有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来中国谢罪了。

2010年,本多立太郎因病去世,享年96岁。他临终前留下遗嘱:我死后,请将我的骨灰撒在中国最繁华的路口,任人践踏,以弥补我前半生在那片土地所犯下的过错。

其实在日本民间,大多数人说是反战,其实是反战败,很多日本人经常说什么“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一边又对昔日日本的巅峰时期感伤。说到底,他们只是对自己过去的战败而反思,并没有多少人去真正反思战争是否正义,他们真正在可惜的是当年为什么没有打赢。

同样是战败国的德国,对曾经遭受过自己侵略的国家和民族表现出过很大的诚意,1970年12月7日,时任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华沙的犹太人遇难者纪念碑前“惊世一跪”,向二战中遇难的犹太人致歉。

而在25年后,1995年6月,时任德国总理科尔又再一次向犹太人遇难纪念碑下跪,德国总理的两次下跪赢得了整个世界的尊重,人们称“跪下的是德国总理一人,但站起来的却是整个德国。”

Image

德国总理勃兰特

而德国民众的态度也十分诚恳,他们不把自家总理下跪视为耻辱,在2005年,德国的电视节目让观众票投评选最伟大的德国人,下跪的勃兰特名列第五位。

反观日本,他们在战争中犯下的罪行远超德国人,但是时至今日,日本官方还对自己的侵略历史遮遮掩掩,历任首相带头参拜靖国神社不说,还修改了自己的教科书,淡化自己在中国犯下的罪孽,只有极少部分人在为日本的战争罪行忏悔......

Image

靖国神社

德国诗人海涅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反省是一面镜子,它能将我们的错误清清楚楚地照出来,使我们有改正的机会。”

而中国伟大的文学家鲁迅先生也曾告诉我们:“能忏悔的人,精神是极其崇高的。”

正如2005年是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60周年,在这一年,很多记者采访了驾驶B—29轰炸机向日本广岛投放原子弹的飞行员保罗•蒂贝茨!

时一位日本记者问道:“你在日本广岛投放原子弹,造成14万日本人死亡,你应该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向日本政府和日本人道歉”

Image

保罗•蒂贝茨

保罗•蒂贝茨听到日本记者的话,立马怒道:“日本人只强调他们挨了原子弹轰炸,却没有想过为什么挨原子弹。”

本多立太郎用自己的行动为犯下的罪行而忏悔,这看似简单的一跪,国人不知等了多少年。虽然他代表不了日本政府,但他代表了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