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失职的看门人

2022-06-22 22:36:52


埋单的过去一直是、并且现在依旧是每只证券的发行人,评级机构最大的顾客是各个证券发行人。


图片

来源:谈天说债

作者:附件二


3月2日,评级公司将上海HX集团主体评级由AAA/稳定降低为AA+,并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降级理由是部分媒体报道公司控股股东董事局主席被调查。

对于一个既非公司实际控制人(是的你没看错),也从未在募集和评级报告中出现的人物,因媒体报道其被调查,而下调企业评级,是否过于任性?

或者说前期给予企业至高无上的“AAA”等级是否存在严重逻辑问题,为何如此重要的影响信用等级的评级要素,却从未在评级报告中被分析过?

难道就是基于“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评级逻辑?

我们来看XX评级关于AAA等级的描述“偿还债务的能力极强,基本不受不利经济环境的影响,违约风险极低”。

而HX主体AAA的等级,现券成交报着垃圾债的价格,有没有觉得很很讽刺?在证监会立案调查尚未有明确结果、在企业二级报价已然是高收益中的高收益债时,逆势上调评级有没有觉得很惭愧?

对于任何债券发行人而言,AAA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像黄金一样珍贵。然而在我国资本市场,却更像一个笑话,一个监管、发行人、投资人都习以为常的笑话。

以前我国债市规模小,信用债市场不发达,投资者单纯,监管审批难,刚兑文化盛行,单个企业顶多几十亿的发债规模,评级机构亦比较克制。

然而随着债市扩容和监管放松,单个企业集团、关联方发债规模膨胀,发行人付费模式、利益的诱惑、同行的竞争,被动或主动的迫使各家评级公司放宽尺度,大量的AAA级别不断涌现。

然而火药桶的爆发,有时候仅仅只需要一根导火线。

事前放宽标准,评级竞争,事后大幅降级,推波助澜。很多时候,评级成了问题的一部分,而非解决问题的一部分。

金融危机后,关于评级的抨击汗牛充栋,十年过了,貌似一切照旧。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问题,以下扯淡源自《当音乐停止之后》:

主要在于激励机制,你认为谁在为评级公司的服务埋单?投资者?不是。ZF?不是。交易所?也不是。埋单的过去一直是、并且现在依旧是每只证券的发行人,评级机构最大的顾客是各个证券发行人。这种“发行人付费”的模式引发了很多问题。

第一,任何公司都有想方设法取悦客户的天性。 这不是见利忘义,而是正常的商业法则。然而在评级领域,则意味着被“打分”的公司正在雇佣自己的“打分者”并支付薪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第二,“协商”等级的做法变得司空见惯。 假设我们虚构“NB公司”准备发行债券,聘请“分散评级”进行评级,后者经过内部讨论后,认为最高只能获得AA+评级,这时“NB公司”会提出“我们如何才能获得AAA评级”,当评级公司回答了这个问题,然后NB公司这么做了后,评级随后被提升到AAA。

第三, 评级机构之间的竞争以及“挑选评级”的不当方式。 比如说“NB公司”发行债券,如果“小公国际”给了AA评级,而“分散评级”给了AA+,你觉得“NB公司”会选择谁来做这笔生意。这样的安排还引起了评级竞争,如果一家公司同时选择两家评级公司来评级,一家先上调至AAA,另外一家被动跟随上调的压力会很大。

这次评级下调涉及的债券不到300亿,假如下次下调涉及债券510亿,或者870亿呢?

当然二毛会说,得感谢评级机构的任性,才给了信评吃饭的机会……

END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