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被强烈的自我否定包围了,如同下午的阳光,闷热闷热的,蒸笼一般,无法呼吸。

2022-06-22 22:42:33


就那一刻,我非常想知道这个勤劳而大咧咧的女性究竟在这一生中遭遇怎样艰难而痛苦的抗争,挣扎着等到自己的女儿都有了着落,才选择这种痛苦的方式离开。


从家里往地铁口走路大约有15分钟,一路上就在观察形形色色的人,有时候会感觉每一个人都毫无灵魂,但仔细一琢磨,似乎每个人身后都一个庞杂而丰富的故事。

今天看见一个矮小的老奶奶在绿意勃发的拐角处捆几个纸箱,也不知道是闲着还是要靠此为生。就好像跟她聊一聊啊,聊聊她这一生中的爱与恨,辛苦与喜悦。

曾经有个现在也一直存在着一个想法,把村里的人写成故事。

这个想法大概有两个起源,一是某一个时间看见一个农妇大笑,在阳光下,放佛从生命里绽放出的,异常的热烈而灿烂,真实朴素,非常美。

一个是一个邻居的死,就是年前还在果林里帮我家干活儿,是个非常外向非常快活健谈的人,然而第二年,我妈就给我说她上吊自杀了,在两个女儿都出嫁之后。就那一刻,我非常想知道这个勤劳而大咧咧的女性究竟在这一生中遭遇怎样艰难而痛苦的抗争,挣扎着等到自己的女儿都有了着落,才选择这种痛苦的方式离开。

在农村,一般来说,儿女都婚娶之后,父母的压力就会很小,就是所谓了到了享福的年纪。虽然农村的各项福利不能跟城市职工比,但是基本保险也都有,加上农村的生活耗材自给自足,种菜养花,一年四季的水果、养点鸡、镇上也有鲜奶供应,只要没有大病,其实还是满可以的。

所以,以我肤浅而狭隘的思考方式,我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选择自杀,也想弄明白这些在地里年复一年辛勤劳动的女性,心里究竟隐藏怎样巨大而难忍的痛苦。

没有人为她们发声,而我,想为她们发声。

我要为此而积攒能量。

上个周空了一周的瑜伽课,这个周上了两节,现在浑身酸痛,不过我有点享受这种酸爽,以一种卡路里在燃烧的错觉。对我这种有点社恐的人而言,上瑜伽课最怵的是需要两个人互助的动作,陌生人之间的接触让我难受得很。

啊,让我独立苦痛吧。

最近一直在思考毕业这几年,突然觉得自己做的几乎每个决定都是错的,不考研是错的,毕业不去大城市是错的,好不容易去了北京后来又回了青岛是错的,甚至与前男友复合也是错的。

被强烈的自我否定包围了,如同下午的阳光,闷热闷热的,蒸笼一般,无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