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毛骨悚然的死亡名单,什么样的仇怨,让他说出不论大人小孩见一个杀一个的话?

2022-06-22 22:47:12


监控显示上午9点59分,也就是四个小时前,由两名男子走进这个房间,从身材上判断,画面右边的这个人应该就是死者谢军,左边头顶有点秃的这个人显然不是小伍,很可能就是凶手。


作者|小明说奇案

来源|公众号小明说奇案(ID:xiaomingshuoqian)

01. 宾馆里的无名男尸

广西罗城地处山区,风景秀美,素有小桂林之称。

2013年3月26日下午,在县城的这家宾馆当服务员准备打扫房间时眼前的一幕吓的她魂飞魄散。

房间内十分凌,乱墙上地上满是陷阱,而且墙边露着一个人的脚,服务员没敢再往里走,迅速跑出来报警。

案发房间位于宾馆七层,这是一个普通标间,警察进屋后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一名男子倒在床边的血泊中。经勘验,该名男子已经死亡,致命的地方就在头部,钝器打击致死。

死者年纪20岁上下,死亡时间大概在上午的11点,在靠近死者的墙面上有大量血迹和被重物刮擦的痕迹。

现场明显发生过打斗,而且打斗痕迹非常激烈。

在床上,警方还发现了一枚子弹和一个手枪枪套。子弹和枪套留在了现场,枪在哪里?警察判断应该是被凶手带走了。如果那样,凶手持枪外逃就很危险。

技术人员接着勘察,在床边又看到了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情景。

用灯光打向床底时,一双脚跟出现在床底!

现场所有人在场的人都紧张了起来。突然发现一个人在下面,不知道是死是活,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凶手,如果是凶手,他手里面肯定有枪,那在场警员就处于一种相当危险的状态。

于是在场的警察迅速撤离,来到对面的房间商量对策。

在做了一番武装戒备后,警察再次进入案发房间里,当把床垫掀起来的时候,在场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发现在床垫底下的人也死了。

房间内又发现一名死者,仰面躺着,年龄40左右,跟上一名死者一样,头部也遭钝器敲击,而死亡时间大约在上午10点左右,比上一个死者早一个小时。

02. 凶手是谁?

早上9点楼层服务员在经过案发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有打斗的声音,她觉得不对劲,还敲了敲门,没有反应后。

随即她把前台经理找来敲门:

“你好,服务员。”

里面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什么事?”

“你们没有什么吧?”

里面的人镇定地说:

“没有。”

因为经理也是女性,她们没有贸然行事,所以直到下午听到里面没动静了,她们才以打扫卫生的名义打开了房门,看到了片子开头的一幕。

服务员曾听到房间里有打斗的声音,这时有人提出会不会是两名死者相互殴斗致死的呢?

但这一提问很快得到了法医的拒绝,两名死者致命伤的位置完全相同,都在后脑部且经过多次击打,法医据此判断这不会是两人互相殴斗造成的。

这样看来凶手肯定还有第三个人。

就在这时,有个警察认出了第二个死者,这个人叫谢军,罗城本地人,家就住在县城。

谢军怎么会死在这里?

警方立刻派人赶到谢军家,谢军的妻子很震惊,早上出门的时候丈夫还好好的,怎么会死在宾馆里呢?

妻子说记得中午的时候还给丈夫打过电话,当时电话还是通的。

不过是一个人男人接的电话,说谢军上厕所了。

后面谢军妻子再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谢军的妻子说接电话的是个男人,本地口音,但那个声音他不熟悉。

谢军在罗城开了一家ktv,平时接触的人很多,但妻子说丈夫从不跟人结怨。

在谢军的妻子那里警察没有获得多少有用的信息。

这时在现场勘察的技术人员有了新的发现,在年轻死者的身上技术人员发现了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信息显示死者叫小伍,20岁。

现在两名死者的身份都已经确定了,那么凶手是谁?

警方又派了一路人马到小伍家,看看小伍的家人能不能提供一些线索。

家里只有小伍的爷爷奶奶在,奶奶说小伍最近在县城学开车,因为学开车的地方离家远,最近孩子就没回家也没和家里人联系过。

因为孙子经常住在县城,平时交流不多,奶奶也不知道小伍经常跟什么人在一起,更不知道跟谁结过怨,两家人都没能向警方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03. 神秘的开房人

宾馆现场勘查还在继续,技术人员发现在床脚处有一身男性的衣服,上面沾有血迹,在卫生间也发现沾有血迹的毛巾。

卫生间的地面是湿的,花洒正下方有一滴血水。

警方据此推测凶手应该是和死者搏斗的时候衣服上沾染了血迹,之后洗过澡换了衣服才离开现场的。那么宾馆的监控探头有没有拍到嫌疑人的影像呢?

监控显示上午9点59分,也就是四个小时前,由两名男子走进这个房间,从身材上判断,画面右边的这个人应该就是死者谢军,左边头顶有点秃的这个人显然不是小伍,很可能就是凶手。

中午12点34分,一个男子从案发的房间里出来,头戴棒球帽四处张望了一下,离开了。

由于画面质量较差看不清楚长相,从身材上判断,很像是先前头顶有点秃的那个中年男性,但令人奇怪的是监控录像里始终没有发现小伍进入房间的画面,于是办案民警对宾馆的入住登记进行查询。

宾馆的住宿登记系统碰巧坏了,无法查找开房人的姓名,不过前台的服务员对开房人还有印象,人是一个中年人,大概有四五十岁,身高一米六到一米六五,微胖,前面头发是有点少。经服务员辨认,监控录像中那个头顶有点秃的中年男子正是开房人。

服务员说这个人操本地口音,开房是在早上七点。

开房人与普通住客一样,没什么特别,要了三间房。

这个人为什么要开三间房?

其余两间房那会不会也发生了什么事呢?

警察立即让服务员打开了另外两房间,通过勘查,其余两间房内没有人动过的痕迹,嫌疑人为什么要开三个房间呢?办案人员一时想不明白?

现场留有大量的血迹,技术人员在现场提取了80多处血迹。

这些血迹中会不会有凶手的呢?

经过化验现场血迹分别来自于三个人,除了现场的两名死者,第三个人的血迹应该就是嫌疑人的了。

一路民警立即将嫌疑人的血迹送到上级公安机关进行dna比对。

如果嫌疑人有过前科,那么输入犯罪人员信息库,凶手马上就会现形,但是dna比对结果需要几天的时间。

04. 被撕碎的名单

这时现场勘查又有了新的发现。

洗手台下面的垃圾桶里,警察发现里面有撕碎的纸片。

洗手间垃圾箱里的碎纸像是从笔记本上扯下来的,上面记了些东西,有文字还有数字,因为被撕得粉碎,一时看不清楚。

在其中一片碎纸上写着两个字老戴,应该是指一个人的名字,旁边还有一个电话号码,警察拨通了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很快,警察查实了老戴的身份不是别人,正是死者小伍的父亲。

让警察奇怪的是,小伍父亲的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的碎片上,他和这起凶杀案有什么关系?

技术人员开始认真清理垃圾箱里的碎纸片,初步看了一下,大概有100多片碎纸,纸片非常小,垃圾桶里还有三分之一的水,碎纸片已经被水泡软了。

一些地方的字体模糊不清,为了弄清纸上的内容,技术人员立即提取,带回公安局利用专业仪器进行烘干处理。

就在技术人员对碎纸进行拼接的时候,警察也一直和老戴进行的联系,老戴应该还不知道儿子小伍已经遇害的消息。

05. 危险的老戴

老戴的电话一直没有办法打通,办案民警赶到老戴的父亲也就是小伍的家,姐姐说中午12点左右的时候,老戴接了个电话出门了,还带着猎枪和狗,是开车出去的,说是跟朋友去打猎去了。

得知儿子小伍遇害后,他也联系过儿子,但电话始终打不通,儿子跟哪个朋友出去了,也不清楚。

老戴一直联系不上。

下午16点,从技术人员那里传出来的消息,现场发现的碎片已经拼好,是一份名单。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拼接,碎纸片逐渐显现出原貌,终于拼接成功,技术人员拼出了其中一张纸,上面写着宴请客人名单,以及联系电话,有8个人,除了死者小伍谢军,还有更多人的名字和电话。

每个名字前面都写有时间和编号。

小伍名字前面写着10点,谢军名字前面写着11点。纸上的其他内容让技术人员感到这个可能没那么简单。

水果刀、铁棒、鸭舌帽、开三间房这些是什么意思。

办案人员突然意识到这些东西跟这个案件有密切联系,这张纸片很可能是一张杀人名单。

首先,两名死者是被钝器击致死的,而纸片之上出现了铁棒。

其次,碎纸上写着枪炮,而现场发现了枪套。

第三,宾馆监控显示,嫌疑人是戴着棒球帽离开的,而碎纸上出现了鸭舌帽。

第四,嫌疑人在宾馆开了三个房间,碎纸上写着开三间房。

最后,碎纸上写着谢军和小伍的名字,而这两个人在宾馆被杀害了。

纸上的内容和这起案件有太多吻合的地方,这绝不是一份周密的杀人计划!

老戴的家人说他跟着朋友上柴虎山打猎去了。

办案人员赶紧去上柴虎山寻找。就在这时有村民说,中午的时候看到了和老戴一起出去的那个朋友。目击者反映是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棒球帽。

警方立即想到了监控中的嫌疑人,在给村民看过监控截图后,确认了是同一个人。

这个人身上可能带着枪棒之类的凶器,老戴现在凶多吉少。

而现在已经是下午5点了,老戴出门已经5个小时了,警察们现在必须和时间赛跑,赶在凶手下手之前找到老戴。

06. 山林里突现的土狗

柴虎山,很宽很大,连绵一片,山上草木茂盛。

罗城县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下辖的各个乡镇都在群山环抱之中,而老戴去的柴虎山绵延数十里,山路错综复杂,草木茂盛,人迹罕至,想在这样的地方找一个人是十分困难的。

于是警察调来了警犬一起搜寻。很快在山脚下有了发现!

警察找到了老戴的皮卡,但车是空的,老戴不在,于是警方带人上山搜老戴的痕迹。

时间又过去一个多小时,到下午18点,警方依然一无所获,所有人都感到疲惫不堪,甚至连警犬因为消耗过大,有点走不动了。

就在这时,有人发现眼前的这片草丛有点特别,草都翻到一边去了,看样子是有人坐到过的痕迹,而且非常新鲜。

因为山上平时很少有人来,所以大家判断这些倒伏的草,很可能是老戴他们做过的,这说明搜寻路线是正确的。

这时警犬因为过度疲劳不肯再往前走了,大家只好停下来给两只警犬喂食,之后再向前搜寻。

走了一段后,警犬突然狂躁起来,异常兴奋。

警犬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大概快要到山顶的时候,警犬和刚才的疲态完全不同,兴奋地往一个方向猛扑。

前面突然出现一条土狗,深山老林里怎么会出现一条家养的土狗呢?

07. 死亡名单

警察突然想到,此前老戴是带着狗上山的,它会不会是老戴的狗呢?

这时随行的老戴家人赶来,他们一眼认出这是自家的狗,估计老戴就应该在这附近了。

警犬带着警察,跟随着老戴的狗往前跑,大约跑了20分钟,狗在一片松树林前停了下来。

松树林下躺着一个人,脸上盖着一顶草帽,看起来像是在休息,警察喊了他一声,那个人没有反应。

当警察把草帽从他头上拿开的时候,不详的预感被证实了。

经老戴家人辨认,躺在树下的死者正是老戴本人,老戴的致命伤在头部,和之前在宾馆里的两位死者一样。

警察判断是被棍棒之类的钝器击打造成的,死亡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

在老戴的死亡现场,警察没有找到棍棒之类的作案工具,而且连老戴的猎枪也不见了,应该是被凶手带走了。

那么现在凶手手里很可能有两支枪。

一支是手枪,一支是老戴的猎枪,接下来他会干什么,警方一点线索也没有。

所有的警员都一致判断,凶手将会实施更大的犯罪。

经过了5个小时,晚上9点,技术人员终于将垃圾桶里的提取到的碎纸片拼接了起来,加上之前的拼的,一共有3页纸。

上面除了写有枪、棒、鸭舌帽等内容外,还有26个人的姓名、电话。名单中的3个人已经被害,那么剩下的23个人又是怎样的呢?

他们是否又已经遇害了呢?

警察开始跟这些人进行联系,而出现在第3张纸上的一句话,更是让人心惊肉跳,上面写着:

“除此之外,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见一个枪毙一个!”

很明显,这份名单是嫌疑人的一份杀人计划。

这份名单分为3个部分,一是工具准备,二是县城客人名单和电话,三是乡下客人的名单。

显然纸上写的“客人”,指的就是杀害的对象。

“见一个,毙一个”这句话出现在乡下客人的名单上,凶手应该是跟某个村庄的人,有着深仇大恨,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乡下名单中,第一位出现的是一个叫许覃飞的人,这个人是纳翁乡板阳村腊洞屯的村主任。

这个地方距离老戴的被害地点非常近。

警方分析,这个许主任很可能就是凶手下一个目标!

或许凶手已经在许主任家了!

08. 真凶浮现

晚上7点半,警察来到了许主任的住处,幸好许主任安然无恙。

警方分析,凶手应该随时都有可能来行凶。

腊洞屯目前有500人,不论是许主任还是村民,都有可能遭遇危险。

为了防范,一部分警察在许主任家,对他进行保护,另一部分到村子上,挨家劝说村民赶紧回家,尽量不要出门。

可是到目前为止,这个写下杀人计划的凶手是谁,办案人员还是没能梳理出头绪。

而许主任也是凶手试图谋害的对象。

经过许主任回想,和全村都有矛盾的人,只有一个叫覃文会的人。

于是办案人员拿出宾馆监控截图让许主任辨认,经许主任确认,监控截图里的人正是覃文会。

在案发8个小时后,警方终于确定了嫌疑人,覃文会,49岁,罗城纳翁乡人。

经许主任介绍,覃文会是个生意人,很多人都认识他,说他是杀人凶手,村里人谁都不信。

大家都说,覃文会平时斯斯文文,从未跟周围的人有过什么冲突,但种种迹象表明,覃文会很可能就是凶手。

他为什么杀人,警方还不及细想,眼下的首要任务就是抓住覃文会。

警方分析,覃文会在柴虎山杀死老戴后,要么就近到腊洞屯继续行凶,要么从公路上搭车逃跑。

于是一部分警察留在腊洞屯进行守候,另一路警察在各个路口设卡,堵截嫌疑人覃文会

09. 投案自首

时间又过去了1个多小时,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对于嫌疑人覃文会的围捕仍然一无所获,将近晚上8点时,突然传来的两声枪响,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枪声是距离腊洞屯不远的一条河边传来的,警察循着枪声赶了过去,碰上了一个村民大喊救命。

喊救命的是腊洞屯的村名老陈,当时正在河里电鱼,听到有人在喊他,他刚要转头,就感觉有课子弹从耳边飞了过去。

老陈以为那个人是打猎的,没想到紧接着那人又是一枪,这时候老陈才反应过来,那个人要杀他。

老陈说,他跟那个人打仗时,用电鱼器把那个人的猎枪打掉在地,之后那个人就慌忙逃走了。

在河边,警方发现了被打断的猎枪和子弹壳。

经家人辨认,这就是老戴的猎枪,此外,警方在现场还很意外的发现了一把手枪。

警方全副武装,顺着那个人逃跑的方向追捕。

山高密林,杂草丛生,对嫌疑人的搜寻进展很慢,直到晚上9点多,纳翁派出所接到了一个电话。

打电话的人自称是覃文会,说要自首,不过说了没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这让警方很意外,一个涉嫌一天之内连杀3人的凶手,真的是要来自首的吗?

罗城刑侦大队的教导员韦克强曾经在纳翁派出所工作过,认识覃文会,于是警方决定,由韦克强打电话给覃文会,一探虚实。

电话里说,猎枪手枪都已经扔掉了,他是真的想自首,此前,警方早已调动了大量警力,控制了腊洞屯一带。

他们分析覃文会是不可能逃走的,他之所以打电话来自首,说明他也清楚这一点。

在韦指导的劝说下,同意到警方指定的地点自首。

但是对于覃文会的自首举动,警方还是不太放心。

为了防止意外情况出现,在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保证安全之后,警方来到了指定的地点。

晚上10点,也就是案发8个小时后,覃文会出现,警方立即上前将他控制住。

涉嫌杀害3人的覃文会终于被警方抓获。

10. 行凶经过

覃文会到案,警方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了地。

但覃文会看起来并不像是个穷凶极恶的人,他又是如何在十几个小时之内,将3个成年男子杀死的呢?

据覃文会交代,3月26日一早,他到宾馆开了3间房。

早上9点,他打电话先把谢军约到了宾馆。

覃文会一直跟谢军有生意往来,还欠谢军的钱,所以听说还钱,谢军就很高兴的去了。谢军到后,覃文会便让谢军先算账,然后趁他没注意,用事先准备好的铁棍打了下去。

覃文会把谢军的尸体塞到床底下,简单处理了房间后,又打电话以同样的借口,把小伍叫到宾馆,以同样的方式袭击小伍,不过这次下手轻了些,没能一下子杀死小伍。

两个人在房间了进行了激烈的打斗,巨大的撞击声引起了服务员的注意,不过最后覃文会还是将小伍杀死了。

离开时,覃文会在宾馆前台续了房费,嘱咐服务员不要让人洒扫房间,就是不想让人发现房间里的尸体。

在杀死谢军和小伍之后,覃文会便去寻找老戴,当天下午1点,覃文会打车去找老戴。覃文会和老戴认识多年,两人一直有生意往来,覃文会给老戴打电话约他去山上打猎。

因为老戴背着猎枪,覃文会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便借口让老戴挖竹笋,趁老戴将猎枪放下的时候,用铁棒将他打死。

之后,覃文会一边下山,一边计划着下一步的行凶计划。

山下就是腊洞屯,就是覃文会行凶的村庄,到了村口,天已经黑了。在村口遇到了一个人在河边电鱼。

覃文会心想,反正不杀都杀了。

于是覃文会朝那个村民开了两枪,但都没有打中,在与村民的搏斗中,枪又被打断了。

没了武器的覃文会慌忙逃窜。当时覃文会猜想,腊洞屯周围应该到处都是警察,自己也逃不了,于是决定自首。

11. 教师成老板

覃文会本来是纳翁乡中心小学的一名教师,要不是做生意,也不会出今天的事。覃文会杀人的事传来,学校的老师谁也不信,平时老实巴交的覃文会会作出这样的事。

2003年,林业改革,林场可以私人承包,不甘于人后的覃文会,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又借了七万块,和朋友一起承包了一处林地,没过多久就赚了钱。

做生意尝到甜头的覃文会不断扩大生意的规模,前后买了8000多亩林地,还开了木材加工厂,在别人眼里,他过上了好日子。

12. 老戴、谢军与覃文会

在外人看来,覃文会成了大老板,那他为什么之后跟那么多人结怨呢?

覃文会说自己生意做大之后,谢军和老戴便要求和他合伙,在覃文会看来,他们并不是想要真的与他合伙,因为他们不愿意往公司投一份钱,只想占干股,年底分红。

谢军威胁他,不合伙就把他搞残废。老戴说,不拿钱给他,不让覃文会好过。

谢军和老戴两个人不仅没在生意上给他出过力,还替他借了不少高利贷。

后来,他与谢军、老戴两人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了,不管生意赚不赚钱,谢军和老戴每年都要分红。

如果不给就威胁他。

一天晚上,几个人把谭文会拉到水库去,把谭文会打了一顿后,让他出钱。

警方找到了谢军和老戴的家人核实情况。

谢军和老戴的家人说,生意上的事他们不清楚,只是听说谭文会欠他们的钱,要了多次也没还。

双方说法不一,谢军和老戴又已经死亡,事实的真相很难查清,后来的谭文会的生意确实出了问题。

12. 最后一根稻草

不断扩大的经营规模让他负债累累,家人,朋友,亲戚,高利贷,信用卡让他借了遍。

后来还有一件事的发生,让他的生意彻底跌入谷底覃文会承包了腊洞屯后面的一片山林,种了速生桉树,但是村里人听说这种树会破会水源不让他种,覃文会没有理会村民的反对。

这一来,激怒了村里人,全村六七十个人,就到林地把覃文会种下的树苗全部拔了上来。这件事让覃文会先期投入的六七万全部损失,后期的收益损失更大,但覃文会说谢军和老戴不管这些,还是照常要分红。

谢军和老戴的胁迫,债主的不断逼债,让覃文会觉得无路可走,于是开始谋划杀人,在覃文会看来,只有杀死他们,自己才有活路。

对于面临的困境,覃文会没有跟妻子透露过半句。

在覃文会拟定的杀人名单中,不是和他有仇的,就是他的债主,只有老戴的儿子小伍是个例外。

他跟小伍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死他呢?

覃文会说自己的儿子比较懦弱,他担心小伍知道自己杀死老戴后,小伍会来找他儿子的麻烦。

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今后能踏实生活,覃文会决定杀死小伍,而他自己也清楚在报复这些人的同时也是在了解自己的生命。

如果说杀害老戴和谢军是有仇怨,那么杀害腊洞村的村民,就纯属疯狂之举了。

在覃文会看来,村民们拔他的树苗,就是压在骆驼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半年前覃文会制定杀人计划时,就把腊洞村村民列入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