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姜思达、黄秋生:那些被原生家庭伤害的孩子后来都怎样了?

2022-06-22 22:49:42


姜思达的童年里,充满了父母的离婚以及对彼此的不满,父母的自说自话,让他失去了信任一个人的能力,时隔二十年,当妈妈问他希不希望三个人重新团员,他却哭着连声说“不希望”,他说他不知道如果再出现问题的时候,谁来拯救这一段错误…


过去真是件让人困惑的事:明明已经过去了,但我们总活在其中。


——乔治·奥威尔


01

今天看了《透明人》中,姜思达对于自己的专访,他说:“其实我谁都不信任”,短短十五分钟让我看到他的脆弱,也看到他的坚强。

一个自幼离异的家庭带给他的是极度的不安全感,他无法去信任任何人,对于至亲至爱都做不到,对于别人更做不到,然而事实上,这种不安和不信任带给自己最多的是痛苦。他坦然自己的自私,也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正因为这样的坦然,他觉得自己是个“透明人”

一个人的原生家庭对他的影响有多大?

我只能说,它存在在你性格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安全感、自信心、亲密关系的建立能力等等,在成年后会更加清晰的反应出来……

最鲜明的对比就是马思纯和姜思达,马思纯说“我连着三年给一人写信,这是我自己的满足。”姜思达听后说:“我很羡慕”。 从小在充满爱的环境下长大,所以从来不觉得付出爱是一种失去,而是一种满足。 马思纯说“其实相信别人特别幸福,如果你谁都不相信,其实难过的是自己,不是别人。” 可是这样的幸福感一旦失去了,就很难再做出挽回。 所以他说“是的我知道,但是它真的需要太大的勇气了”

原生家庭是什么呢?我们人的一生中有两个家。一个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家,有爸爸妈妈,也许还有兄弟姐妹。另一个是我们长大以后,自己结婚成家的那个家,我们把第一个家叫做原生家庭。

我们背着父母偷偷存钱,攒够一罐逃走一个,这是是美国记者珍妮特沃尔斯对原生家庭的态度,她用三个词来形容原生家庭给她的印象:憧憬,流浪,逃跑。

姜思达的童年里,充满了父母的离婚以及对彼此的不满,父母的自说自话,让他失去了信任一个人的能力,时隔二十年,当妈妈问他希不希望三个人重新团员,他却哭着连声说“不希望”,他说他不知道如果再出现问题的时候,谁来拯救这一段错误……

姜思达是勇敢的,他在直视自己的内心,尝试与那个过去的自己完成一场和解。

02

有条留言说,看到黄秋生找到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双胞胎哥哥,但是他不理解黄秋生竟然对那样渣男的父亲没有恨意。

没有恨意?怎么可能呢,只是人生过了大半,大大小小的结也都想明白罢了

黄秋生的父亲是英国人,在他 4 岁时,父亲离开了香港,抛弃了他和母亲。从 12 岁起彻底失去联系。在 56 岁这一年,他在网上公开寻找父亲。结果找到了同父异母的两位在澳洲的哥哥。并得知父亲已经在 1988 年去世了。

时隔半生,他任然记得父亲说过“如果我是一个good boy,他就会帮我搞定所有的事。”他说他还想做父亲的good boy。

在我们看来黄秋生的父亲真是个糟糕的父亲,母亲也不是一个优秀的母亲,谈及母亲,他说“我妈灌输了太多悲情,我妈是自杀专家,连我也搞,婴儿的时候她灌我喝洗衣粉,我用了很多时间才从她的阴影下走出来”。他也不是不恨父亲,恨了那么多年,然后呢?除了痛苦什么都没给自己剩下。

但是,幸运的是他找到两个哥哥,他说“原来也有值得我开心的事情。”一句话让人心疼又欣慰。没有这种经历的人大概可以理解他作为一个受伤者绵延多年的恨意,却无法理解这份找回归属的欣喜。

03

我的朋友阿木因为是个女孩被重男轻女的家庭抛弃,她说,我大概永远不会原谅他们,但是在内心里却抱有好奇与期待,矛盾又痛苦。她说她最大的问题是极度没有安全感和归属感……她是又坚强又脆弱的矛盾体,我问她“你恨你的父亲吗?”她说“恨到谈不上,但是伤永远都在……”

就像黄秋生所说的:“ 那些事情都是这样的,就好像身上的疤痕,永远都在那里,没必要一直介怀,那些疤痕会告诉你曾经的过往,就是一种记录,它们是你个人的历史,所以根本不必介怀。

彻底翻篇是绝对不会存在的,但是,你总要做到,在某个时刻,直面自己,放下心里的负担,与那个矛盾又脆弱的自己来一场和解,彼此拥抱,一起走完这一生。


喜欢的可以关注公众号:萌鹿小姐的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