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第十四章 神兵与灭国

2022-06-22 22:54:34


两个孩子对着石俑比比划划学了一会儿,嬿儿很快就觉得无聊,又跑进里面的石洞去研究铜鼎上的文字了,欢儿却学得很认真,比跟祖父学武功还要认真,也难得有这么多不说话、不骂人的师父,只是默默站在那里让欢儿学。


两个孩子对着石俑比比划划学了一会儿,嬿儿很快就觉得无聊,又跑进里面的石洞去研究铜鼎上的文字了,欢儿却学得很认真,比跟祖父学武功还要认真,也难得有这么多不说话、不骂人的师父,只是默默站在那里让欢儿学。


只见欢儿一会儿学着一个石俑的姿势右手握剑,身体左旋,左手剑指附于右手腕上,剑尖向下贴着身体环绕,一会儿又学着另一个石俑的样子猛然提腕,使剑尖向下方猛击,力透剑锋,忽而又变换了另一个姿势,身体向左旋转,右臂外旋,剑尖直指上方,猛然画了个弧线向左抽回,剑锋划过在山洞中留下一丝回响。


欢儿每做完一个动作,就要认真在众多石俑中巡视一番,寻找哪一个石俑能与这个动作连贯起来。边找边学,半晌也没有找到几个动作能连贯的石俑,只学了三个动作,就已经看得头晕眼花。


嬿儿蹦蹦跳跳过来,扔给欢儿两块刚刻完的竹简,问到:“呆瓜,看你比划了半天,学会一半了没?”


欢儿没好气的说:“你以为那么简单?这些动作都可难了,石人排列得又没有顺序,动作也连不上,哪有那么快就学会一半了?”


嬿儿歪着头看了欢儿一眼,咯咯笑起来,边笑边说:“说你呆你还不承认。”说完拿起了一枝木棍当做剑,对着石俑看了半炷香的时间,忽然挥舞起木棍。木棍就像和嬿儿合为一体一般,上下翻飞。嬿儿个子小、身体轻盈,用木棍作剑倒是搭配得很,举手间五个招式便行云流水般的演示了出来,一气呵成,中间竟没有一丝迟滞。嬿儿的招式演示出来,虽然力道不足但却灵活有余,同是向石俑所学,和欢儿演练出来的却是截然不同,一快一慢,一灵动一沉稳,如果不是欢儿也认真地研究过石俑的动作,根本看不出来嬿儿演示的动作就来源于这些石俑之中。


嬿儿一脸得意地用手中的树枝敲打着一个石俑的身体,好像在向欢儿炫耀,欢儿满脸惊讶的看着嬿儿,全然没有想到这个被自己吓得哇哇大哭的小姑娘竟有如此功夫,心中暗想:她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什么会有如此功夫?她的师父又是谁呢?


嬿儿的木棍落在欢儿的肩上,欢儿才停止了发呆,对着嬿儿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问什么,最后说了句:“你好厉害啊!”


嬿儿喜道:“那当然了。就许你有祖父教,不许我有父亲教啊?”


欢儿嘟囔道:“原来你父亲教过你功夫。我还以为你不会武功,亏得我梦里还想要去救你呢……”


嬿儿没听清,问道:“我什么时候要你救我了?”


欢儿赶快说:“没什么没什么。我随便说说的。那咱们改天要比试比试看谁功夫好。今天早点回家吧。”


嬿儿点点头,拿起地上新刻好的竹简,和欢儿一前一后下山各自回家去了。


第二日,欢儿照旧早早起来练功,想到要和嬿儿比武,欢儿练得格外认真。田傅也觉得欢儿这几日练习下来,剑法有了些长进,动作也不似前几日那般死板生硬,对欢儿的批评声也便少了些。


杞嘉在课堂上给欢儿继续讲孟子见梁惠王,今日便讲到国君要与民同乐,才能使国泰民安,如独自享尽乐事,便会招致民愤,继而引来灾难。欢儿虽不懂享乐之事,但是想到田单祖父作为一城之主,却对待百姓如同对待家人,每有重大的庆典仪礼之日总会大设宴席款待城中百姓,平日里对伤病、贫瘠的百姓也是命人定期慰问,多加照顾。因此田单祖父在这安平城中无论行至何处,都会被百姓视为父母,格外尊敬。这一城之内百姓与官府之间、百姓与百姓之间,也是分外和平,几乎没有激烈的矛盾纷争。想到这些,欢儿便能理解孟子对梁惠王所讲之话的道理,一城尚需如此,一国更是必须了。


讲完孟子,又到了欢儿最期待的时候。先生看了欢儿带来的竹简,给欢儿讲起古老的文字所记载的故事。


“在一次次受到周围国家的侵略后,夷族最强大的五个部落为了自保,便逐渐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支最强大的夷族部队,同时对外宣布,他们便是夷国。这五个部落各自将自己擅长的武器贡献出来,同时将自己最擅长的功夫互相传授给另外四个部落的人们。夷国每个人都是绝技傍身,勇猛异常。而五个部落共同推选出来的最勇猛的领袖则作为夷国的国君。夷国人靠着他们多年来在大自然中生存磨练出来的超群技艺,制造出了一柄神兵,将五个部落最擅长的五种兵器汇聚在一起,铸成了一件象征着统一的兵器,只有每一任国君才可以掌握这件神兵。”


“先生,那这件神兵是什么样子呢?”欢儿非常好奇。


“这我就无从得知了。”杞嘉先生摇头道,“当今世上从未听闻过有什么神器,恐怕只是传说吧。”


欢儿有点失望,但是想想能听到这样的传说,也觉得十分满足了。


“先生,那夷国人后来怎么样了呢?”


“在经过了数百年之后,夷国周边的国家逐渐强大起来,纪国便是其中一个。纪国看中了夷国的神兵和绝技,便决计要将夷国消灭,习得他们的绝技,取得神兵。接下来的事,就如同所有的战争一样,纪国向夷国发起了突袭。夷国人虽然勇猛,但是纪国兵力远在夷国之上,又是趁夜偷袭,夷国大败,伤亡惨重,国君被俘。纪国人得到了夷国的神兵,也学会了夷国的绝技。”


不知这夷国的绝技和纪国人用石俑留下的绝世武功,又有什么关系?会不会纪国人留下的绝世武功,便是他们从夷国人身上学到的绝技呢?欢儿不由自主地把石俑和夷国的绝技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