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炒粉婆

2022-06-22 22:59:52


”说这个话题的时候她最专注,直到旁边也在炒粉的老公提醒到:马后炮,粉糊了,粉糊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炒粉啰,现炒现吃,要辣有辣,吃了精神,吃了有力。”

“那个,前面的车往旁边移点,让后面的车好开走。”

“喂,坐后面那个要炒面的,要不要放辣椒。”

“喂,刚刚来的那个男的用蛋炒还是用肉炒面。”

“哈哈,帅哥好几天没看到你了,今天怎么没精打彩的,是不是昨晚抱老婆抱的太紧了!”

每天早晨从我店对面总会飘来同一样声调的声音。

大家都叫她炒粉婆,是湖南人,一家人在路旁摆了个临时炒粉摊,炒的口味比较重,特辣,而且价格比较便宜,所以生意特别的好。

她们一家五点多钟就开始把工具搬出来,撑几把四方太阳伞,在伞底下摆几张桌子,生意好时,四个人一直要忙到十一,二点。

没事的时候,我也会去她那站站,感受着什么叫热火朝天。

“昨天买马(六合彩)中了吗?”她笑着问一个熟客。

“没有,如果听你说了,买了猴子就好了啦。”

“就是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说这个话题的时候她最专注,直到旁边也在炒粉的老公提醒到:马后炮,粉糊了,粉糊了。

她才反应过来,她放下了她赖以生存的工具。

也许人都会有思想澎胀的时候,都会有走神的时刻,只要不要酿成大错,只要自己开心又何妨。

“叫,叫,叫什么叫,那糊了,哈哈哈。”她回怂着她的老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听人家说:周围几家炒粉的,就数她生意好,也数她赚得钱多,可她没有什么积蓄,钱大部分都赌掉了。

可很少见过她唉声叹气的时候,一天天乐哈哈的,那里热闹去那里。

她的家庭成员挺复杂的,一家五口,一个8岁的小女儿是她和现在这个老公生的。

一个大点的男孩二十五六岁,是她们收养老公哥哥的儿子。

小点的男孩二十来岁是她和前夫生的,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很复杂一家人,却很少听到他们的争吵,大部分时候都是其乐融融。

他们分工很明确,老公负责带女儿和做家务。

二个男孩,早上一起帮忙炒粉,下午休息。晚上还要去摆摊卖煎饼,一个人卖一个晚上。

如果轮到谁出摊,而又有事情,二个男孩会商量好,代替一个晚上收30元代劳费。

她是家里的扛把子,只要她叫一噪子,家人不管在干嘛,都会很快向她靠拢。

有时候挺佩服她的持家能力,可以把家里人关系处理的这么好,可以让二个年轻男孩早上5点准时起床。

我记得我20来岁的时候,特别是夏天,爸妈5点钟叫我起床,不叫个十次八次那是不会起床的。

她还要帮一家有十来个工人的小加工厂煮中饭和晚饭。

有时,我十一点多关店门回家看到她还在和人家侃大山,就半开玩笑半调侃的问道:炒粉婆,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明天早上5点钟还起的来,“怕什么,我一天睡5个小时就够了”。

总感觉她没有烦恼,总感觉她不会累,总感觉世界在她眼里尽是美好,总感觉春夏秋冬与她无关。

她说:人生短暂,笑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何必自己为难自己。

也许对于一个人女人来说,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却经历二段婚姻,拥有三个小孩,有着三种不同的内心世界,她又怎么敢享受春夏秋冬带给她的不适,又怎么能顾及得了冬无雪,骤寒,昼冷夜寒,无可遁,也许简单粗暴活得开心是她最好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