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掰掰,屋顶的肥鼠们!

2022-07-01 19:31:14


从这一天过后,小宏屋顶上的动静就没再停息过,从几只老鼠的脚步声发展到十几只老鼠的奔跑声。


在阴暗寂静的山林里,闪烁着一团赤赤的火花,火舌子舔着屋顶上的干草,肆意的蔓延着。就这样,这间小茅屋慢慢的蔫在了火的怀抱中,而旁边,正站着茅屋的主人,小宏,他一边流泪,一边静默的看着自己唯一的栖身之所慢慢的化为灰烬。

小宏原本是个很单纯的小男孩,他一个人栖息在山林的深处,与天地为伴,鸟兽为友,他每天早上都会外出去搜集跌落在地上的山果子,晚上则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那暖暖的小茅屋中,搂着枕头沉沉的入睡。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着,平静且舒适着。然而一天夜里,小宏被屋顶的吱吖声吵醒,他望了望四周,没发现什么异样,于是又钻进蓬松的被窝里沉沉的睡去。然而从第二天开始,小宏每晚都听到了这个吱吖声,起初是一小时才响一两次,小宏也不在意,继续自己的睡眠。但是这个状态一直持续着,直到一个月后,小宏再次被密集的动静给吵醒,他清晰的听到屋顶传来吱吱唧唧的声音,如同密集的雨点打在玻璃窗上,络绎不绝。这次小宏急躁了,他爬上了屋顶,惊奇的发现屋顶多了好几个洞,洞与洞之间还坐着几只圆胖的老鼠。小宏轻声的和大老鼠们说,这个是他家的屋顶,不能挖巢,否则屋顶会垮掉的。可是老鼠们只撇了一眼小宏,就典着大肚子溜进洞穴里。

从这一天过后,小宏屋顶上的动静就没再停息过,从几只老鼠的脚步声发展到十几只老鼠的奔跑声。偶尔还会从屋顶飘下细细的木屑。每一天夜里,小宏也没办法再像之前那样安稳的入睡,他在床上左翻右转,拉着被子盖过头部,不一会,又把脑袋从被窝里钻出来,甚至会睁着红肿的双眼盯着屋顶。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后,小宏没法再忍了,他向黑野牛讨来几桶粪便,再向鼬鼠购入了一瓶臭气喷雾。

在一个阳光透亮的早晨,小宏拿着喷雾爬上了屋顶,对着各个洞口使劲的喷着,一直到到一窝窝老鼠从洞里钻出来。他对着这群灰头的老鼠们大声宣布:屋顶是用来遮风挡雨的,不是用来居住的,你们的乱挖乱窜已经威胁到屋顶的稳固,迟早屋子会因此而倒塌,所以我现在要重新修整屋顶,请你们离开这里,各自另觅住处。说完,就把手里的桶粪倾倒在洞口上,用绑着藤蔓的枯树枝压实。老鼠们看着小宏的举动,不满的跳了两下,跑开了。

而这一天夜里,小宏睡得特别香甜,早上都是挂着口水醒来。

但是到了第二天,那熟悉的声音又回来了,吱呀吱呀的把小宏从梦乡中拖了出来。

小宏攥着拳头,直直的坐在床上,一直睁着双眼,直到漆黑的天空被暗淡的蓝墨水给划开。今天的小宏面无表情,早餐也不吃,就匆匆的跑出去抱了几大捆干草回来,厚厚的铺在屋顶上面,然后划着了火折子,燃起了干草堆的一个角落。

几乎是一瞬间,火势在干草的拥抱下猛的窜了起来,赤色的火花包围了整个屋顶,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木头声,还伴随着急急忙忙的吱呀吱呀的呼喊声。

小宏站在一边,看着眼前这盛大的火团,看着火团中窜跑的一群肥影,眼泪细细的从眼角溢出,挂在脸颊上,晶莹而剔透。微微上扬的嘴角取代了应有的哽咽声。心里那个阴暗的角落悄悄的把黑灰抹满了整个心灵。

从那一刻起,小宏就没法再留在深林来,他离开了森林,走进了繁华的闹市,而他新住所的上方,再也没有过喧闹吵杂。

假如在深林里,小宏当机立断的选择换一个居住地点,那后面的事情是否就不会发生呢?那一群在火苗中流窜的鼠影若是能早点接受小宏的意见,在合适的地方重新安家,是否就不会发生结局里的惨剧呢?

但是,生活没有如果,不管你如何假设,也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吸取前人的经验,让自己在人生的十字岔口时能多一份冷静,多一份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