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随笔|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

2022-07-01 19:37:51


在工作的专业中,在学习文化课的基础上,第一任领导是我的启蒙老师,是职场和学习上教会我最初舞步的人。


作家张爱玲曾说过:“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却未必能陪你走到散。”

是的,在人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些人是你这一生都会铭记于心、难以忘记的人。他们可能是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却未必能陪你走到散。


家庭生活中

从校园毕业,坐上南下的绿皮火车,第一次离开妈妈和爸爸温暖的怀抱。 教会我们最初舞步的人却不能陪我们走到散。家庭生活中 第一次感受到——离别的痛苦:除了不舍、想念,还有止不住的眼泪。在多少个异乡的夜晚,一次次回味妈妈做的美食,一次次怀念妈妈在耳边的叨语。

职业生涯中

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遇到了激励我人生的人。他是我的第一任大领导。(在最初,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文员)称领导为大领导,是因为我连直属下属都算不上。就这样,跟着领导一起学习工作的专业和文化课。在工作的专业中,在学习文化课的基础上,第一任领导是我的启蒙老师,是职场和学习上教会我最初舞步的人。当有一天,领导的职位越来越高,到了GM的位置,而我还是一个小小的职员,这就是分水岭。 教会我们最初舞步的人却不能陪我们走到散。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感受到——不舍:除了不舍还有伤心和难过,泣不成声,就像小孩第一次上幼儿园舍不得离开父母那般难受和不舍。

进修学习中

在广州进修,记得《英语国家概况》这一门课是最难啃的。不仅要把知识点牢牢记住,还要通过考试,一口一口地用英文啃下来,写在答卷上。对于当时英语基础只有初中水平的我来说,真的就是天方夜谭。那时候,遇到了一位在利兹大学毕业的中国籍老师给我们授课。还记得她叫许老师,每次上课都会给我们画出考点的重点之后,再用很详细的英文解释,比如为什么是“英联邦,什么是巨石阵,等”。作为学生的我们,遇到一位好老师,在当时来说真的就是上天的眷顾。但好景不长,许老师只给我们上了半学期课,就离开了学校。那时候,就特别地羡慕学姐们,前面几届的学姐都是她教的。好在许老师给我们奠定了国概这门课学习方法的基础。 教会我们最初舞步的人却不能陪我们走到散。学习进修中,第一次感受到——失去:失去一位好老师的心痛,再也没有这么用心和负责的老师,可以陪伴到我们结业。记得那时,为这件事伤伤心心地大哭了一场。

成人学习中

从2017年学习参加《易效能时间管理》的学习以来,记得最大的收获是收获了几位用心栽培我的教练。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很努力的学习、践行。还收获了一群志同道合爱学习的同学们。在PPT设计和演讲版块,受益最大。在今年7月9日正式离开了这个学习的圈子。 教会我们最初舞步的人却不能陪我们走到散。成人学习中,第一次感受到——离开的无助:离开好老师、好教练的伤心与难过。伤心是因为我们不会再在一起学习共事。难过的是曾经你们在深夜,在繁忙工作中抽出时间给我学习上的解疑答惑。这些我原本理应报答,离开你们,我真的很伤心,很难过。其实,我的内心是爱你们的,你们的好,你们的无私付出,你们对我的帮助,我都铭记于心。 但是,确实我的个人能力有限,精力有限,上好班的同时,还有自己的家庭、孩子,还有年迈的父母要照顾,责任与精力,让我不得不选择离开。

孩子学业中

熊孩子这学期上二年级了。一年级的语文老师对他特别的严格,奠定了他良好的语文基础,我也少操了很多心。知道他上课专注力不好,知道他坐不住要和同学讲话,但是语文老师没有在他身上少下功夫。在家,我也会抽时间陪他学习,做作业。在开学前两天。接到了老师不教他们的消息。 教会我们最初舞步的人却不能陪我们走到散。孩子学业中,第一次感受到——离开的难过:一位好老师就这样离开了学校。其实我知道老师肯定也有很多的不舍。我当时在家做午饭,没有崩住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孩子的老师离开,作为家长的我却这么伤心难过,这是为什么?

我们匆匆来到人世,感受那一世人间繁复。有的人是我们看过就忘了的风景,有的人是刻骨铭心的记忆。无论是璀璨夺目的星空,还是眼花缭乱的烟花,我们都将彼此别过。最终又回到了自己一个人寂寞孤独时候的起点。只是,这一路上,风尘仆仆,我们不再是呱呱坠地时的模样。 生命从来不曾离开过孤独而独立存在。无论是我们出生、我们成长、我们相爱还是我们成功失败,直到最后的最后,孤独犹如影子一样存在于生命一隅。

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那么一些值得你一生都感激和铭记于心的人。教会我们最初舞步的人,是否还陪在我们身边?没有走散呢?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我们最初舞步的人却未必能陪我们走到散。有离别,就有再聚。但是,那些给我们生命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人,我们都应该心存敬畏与感激。感激他们来到我们的生命里;感激他们给我们的人生雪中送炭。敬畏他们作为我们的良师益友,无私奉献给予的教诲和帮助。

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你记住了哪些事,又是如何铭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