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世界末日

2022-07-01 19:43:55


那时候的我正好大一,对什么都深信不疑,所以我翘了一周难得一次的跆拳道课,和同学借了一辆自行车,在开始变天的时候,载着我的舍友清轰轰烈烈地开启了世界末日之程。


说来自豪,我也是经历过世界末日的人了。

2012年12月21日,玛雅预言这是人类的世界末日。那时候的我正好大一,对什么都深信不疑,所以我翘了一周难得一次的跆拳道课,和同学借了一辆自行车,在开始变天的时候,载着我的舍友清轰轰烈烈地开启了世界末日之程。

其实是真的变天了。下午四点十分下课的时候还是晴朗的,回到宿舍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忽然整个天空就黑压压的了,还有忽然而起的风,这种种都让人深信不疑,世界末日是真的就要来了。载着清在学校逛了两大圈,还时不时鬼嚎几声,然后开启我们的世界末日之旅。对了,我们真的没傻,只是兴奋激动得难以自己。

沿着大道,我们一直踩一直踩,太过兴奋,几公里的路似乎就是一眨眼就过了。波海公园还是老样子,只是少了熙攘的人群。难得一见的,此时此刻,就我们仨,我,清,还有堤。没错,堤是我们在世界末日那天捕捉到的小男生。那时候他拿着相机不断停停拍拍,在镜头远远对着我们的一瞬间,我们也毫无女生的矜持,上前搭讪了。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他很不情愿地给我们拍了很多照片,最后以致于相机内存都不足了。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联系着,不温不火地聊着各自生活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世界末日这一天,我们结交了大学里除本校学生外的第一个朋友,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啊。

别过堤,我们再沿着绿道出发。波海过后的一切都是我们未知的。伴着发黄的灯光,我们磕磕碰碰竟然到了市区。那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虽然天还是黑的,可是不难看出乌云已经完全散掉,留下的是一种墨黑,蓝到黑的那一种。没了怪异的天气,人们已经开始了正常的生活。大妈在广场上摆好了阵型,八点一到准时开跳;玩滑板,轮滑,以及小轮车的人各扎一堆;小贩也都呆在他们的老地方了;当然,散步逛街的人更是一堆一堆的。真的,我们对这一切都毫无兴趣,两个人摸遍了各自大大小小的口袋,加起来只有两块钱,饥肠辘辘的我们真的不想停留多一分,只想快点找到回学校的路。

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太不像我们的作风了,我们俩唯一的共同原则就是,不走回头路。所以聪明的(作死的)我们,追着一辆又一辆10路公交车,用时一个半终于安全回到学校了。

累垮的我们洗完澡到外街胡乱吃了点东西就沉沉入睡了。第二天起来生活如故,吃饭,上课,睡觉,放佛世界末日从来没有来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