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女神和女神经

2022-07-01 19:57:34


”        女儿学给我看,勾着背,耷拉着头,眼神放空。


女儿跳完舞回来告诉我:“我们班有个女生,老师说她像女神经!”

女儿学给我看,勾着背,耷拉着头,眼神放空。“女神经又丑,又不认真。”

“我要做女神!女神是这样的!”,她标准的芭蕾头颈背一挺拔,确实好看。“女神跟着老师做动作,又认真又美!”

可是,我看到女儿嫌恶女神经的表情,我意识到,这是一种二元分歧,女神经也有很好的地方,轻松,又容易开心。女神也不可能时时刻刻是女神,如果这么小就给自己人设,压抑分裂不符合的部分,这是件可怕的事。

于是,我引导她,妈妈觉得,我自己有时候就是女神经,玩的特别疯,特别开心,根本没空管别人怎么看我。

女儿听完,说:“就像现在,你这个腿这样翘着。”

我说:“对呀!当我想好好表现时,我又可以做女神,很认真,很努力,让老师喜欢我。”

说完我问她:“你在学校下课的时候玩得那么疯,不是女神经样吗?上课时认真坐端正不又像是女神么。”

她恍然大悟的叫了一声:“我知道啦!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女神经!”,“只是她们玩得太开心了。”,“我下课时就会大笑,跟同学玩游戏很疯。”。

我重复道:“对呀!玩的时候开心的玩,上课的时候又能很好的表现,做老师喜欢的女神。”

她说:“这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女神!”,然后她变得很平和。我不知道她体会到了什么,我也不想再深挖,我确信她没有再对女神和女神经二岐对立,重获平常心,我就松了口气。

我希望她喜欢跳舞的时候,单纯是舞的美妙吸引她,而不是为了避免变得丑或者女神经。

当全情投入的时候,哪里可以顾得上什么美丑。

女儿喜欢舞蹈,是一种本能的喜欢,在最放松的状态,有音乐就可以起舞,那种身体和音乐的互动,常常让我感动,这是我极力在保护的一颗种子。

想起自己学习长号,如果我能再投入一点,沉到与乐器的互动中,我还会计较土不土吗?那些外在评判,何尝不是我的分裂?

我的分裂啊!抱抱那个自己,像陪伴女儿一样。

“亲爱的你,让我陪你走出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