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屈子湖

2022-07-01 20:09:04


掬起一把清润的湖水,他反复的擦拭着掌心“楚”字玉佩,轻轻的解下束腰,放在湖中,涤去那束腰上点点的泥污,一头系在玉佩,一头系在石头... 别了,这片厚重无私的国域;别了,曾经无限挚爱的子民;别了,香草、秋蕙、杜衡、芳芷... 今世未能生而忠


他挽起破旧的衣衫,将垂在手掌的长袖轻轻地缠绕在手臂上,拾起腰前划落的玉佩,紧紧的握在手掌心。

弯下腰,他静静地望着深不可测的湖底,那里有一颗愁苦的心:憔悴的面容,难以掩饰的倦色,被风吹乱的长发,蓬蒿似的疯长着,紧皱的双眉,昏乱的眼眸,闪出失意的神色。

清清的湖水,静静的流着,没有一丝波澜。他的眉头又皱紧了,伸出手,去触摸那静如死水的湖面,冰凉的水刺痛着他的神经,像这个黑白颠倒的时代,吞噬着他仅有的温度,他霍地缩回了伸出去的手,哆哆嗦嗦的蜷缩在松散的袖口。

微茫的风,看不见走过的痕迹,依旧在吹,暗黑色的云层,渐渐涌上来,昏黄的天地,浓重的云墨,黑白的色调,肆意地涂抹着这本不宁静的国都,遍地的尘埃吹起,飘散在空中,凝结了,降落了,扭曲了这个国都的神经。

是什么熄灭了国域的光明,褪去了国都的色彩?他忽然感觉一阵眩晕,紧紧捂着胸口,莫名的疼痛在瞬间侵染全身,他痛苦的在湖边坐下,心跳极速的窜动着...

慢慢的,他躺下了,抓起手边的土,捧在鼻尖,使劲的嗅着那浑浊却纯净的土香,这,或许是最后一朵绽放的芬芳了...

这如鲠在喉的亡国之痛,这哀民多艰的绝望之苦,已使我不能呼吸,再无法闻得见这世间的芳韵,再无法看得见这世间的光明!

他艰难的站起身,扑扑发梢的泥土,拍拍手掌的灰尘,沿着湖岸,寻找着,在一处很平静的湖面,掐下了一段正在生长的秋兰,揪下片片的细叶,飘飘散散落在水面,随着无根的浮萍,被风强扯着,旋转着,漂走了,他挽起留在手掌的青藤,轻轻的,将散在肩头的发丝拢起,束紧。

掬起一把清润的湖水,他反复的擦拭着掌心“楚”字玉佩,轻轻的解下束腰,放在湖中,涤去那束腰上点点的泥污,一头系在玉佩,一头系在石头...

别了,这片厚重无私的国域;别了,曾经无限挚爱的子民;别了,香草、秋蕙、杜衡、芳芷...

今世未能生而忠之,愿尽此生之薄力,付丹心于江河,谱千秋之悲歌...

冷冽的湖水淹没了他的视线,死命挤压着他的咽喉,他努力的睁大双眼,希望能再看一眼这片土地,湖水顺势涌向了他的眼睛,眸子有种无法呼吸的酸涩,淹没了他的言语...

夕阳西下,染红了整个世界,平静的湖面,却依旧没有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