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真正的过目不忘--超忆症

2022-07-01 20:14:25


从这几个角度来说,超忆症或许是遗忘机制出了问题,默认把每件事都视为重要信息,储存在大脑里。


很多人一定都幻想过自己能过目不忘,尤其是在考试来临之际。如果拥有了这种能力,什么高考和考研,全都不在话下!当代著名的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笔下就有这么一位角色可以过目不忘,她就是黄蓉的妈妈。在小说中她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把一万多字的九阴真经背完了([皱眉]玩呢!)!基本上读了一遍就记住了,这种能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普通人一分钟也就能读700字左右,更别说背下来了,想都不敢想!那这种能力是不是只有在小说里才能出现呢?还真不是,现实生活中真的存在这种记忆力超群的人!这种能力被称为“超忆症”。下面就给大家介绍一下全球首例超忆症人

[月亮]首例超忆症

真正的过目不忘——超忆症

首例超忆症——吉尔·普莱斯(Jill Price)

吉尔·普莱斯(Jill Price),出生在1965年最后一天。在八岁之前,和普通的小孩子差不多。但是8岁之后,吉尔的记忆力开始变得异常的好。发生的任何事她都不会忘。从1980年开始,它的记忆力变得几乎完美,随便挑出一个时间,她都能完美的说出那天具体的情况(前提是她经历过的)。包括那天是星期几,她做过什么,以及发生的重大事件,甚至是很微小的事。她都记得非常清楚。

在当时,她并没有发觉自己与众不同,以为所有人的记忆力都和她一样。一直到她长大后才发现自己与别人不一样。按理说她记忆力这么好,在学校应该是学霸才对。但现实是,吉尔的考试能力非常一般,有时候甚至更差。这个完美的记忆力有一个缺点,就是脑海中会不受控制地然冒出曾经的记忆画面。一般这些画面与吉尔当前看到的事物都没太多关联。所以每当吉尔在答题的时候,脑海中总是回忆出一大堆不相关的东西。这些不相关的画面严重地干扰了吉尔考试,而且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大脑去屏蔽掉这些信息。她的记忆力不仅没帮忙,还帮了倒忙。

成年后的吉尔步入工作,但也常常因为回忆往事而影响工作,严重时还会导致失眠。这种随机闪回的记忆,不仅仅是画面那么简单,还伴随着事发时的情绪。如果回忆一些愉快的过去还好,一旦脑海中闪现出某件伤心或者难过的经历,吉尔就会陷入无尽的痛苦。直到吉尔34岁,她终于忍受不住这种痛苦的折磨,便写了封邮件给加州大学的教授--詹姆斯·麦高(James McGaugh),詹姆斯是一位神经生物学和行为学教授。

真正的过目不忘——超忆症

詹姆斯·麦高(James McGaugh)

吉尔在邮件中说:“ 我今年 34 岁,从 11 岁起,我就拥有了令人难以置信地回忆过去的能力。从 1974 年到今天,我可以选择一个日期,告诉你那天我在做什么,以及那天是否发生了任何重要的事情。每当我在电视上看到日期时,我都会自动回到那天,回忆起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这种记忆是不间断的,无法控制的,并且令我筋疲力尽”。 吉尔说出了自己的苦衷,没想到的是,仅仅在邮件发出90分钟后,麦高教授就做出了回应。他同意与吉尔见一面。这让吉尔感觉到了一丝希望,或许她真的可以摆脱这种痛苦。

在吉尔见到麦高教授后,对麦高教授说:“ 我的记忆就像家庭电影中的场景,不断在我的脑海中播放,无情地向前向后闪过。想把我带到哪个时间点,完全是大脑自己决定的。想象一下,如果有人从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制作了你的视频,整天跟着你拍,日复一日,并将它们全部组合到一张 DVD 上,然后你坐在一个房间里观看那张 DVD,并且随机播放DVD中的内容。这就是我的感受和体验,我永远不知道我接下来会想起什么”。 最开始麦高博士并不是十分相信吉尔所说的话,他决定亲自测试吉尔的记忆力,吉尔也非常积极地配合,她对麦高博士说:“从1980年2月5日开始,我记得一切。那天是星期二”。在之后的所有测试中,吉尔回忆的正确率几乎达到了100%。麦高还给吉尔做了脑部扫描,她的脑前额叶和海马体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让麦高教授不得不相信吉尔的超群记忆力。对此他做了非常多的关于这种记忆力的研究,称这种现象为“超忆症”。因此詹姆斯成为了首位提出“超忆症”现象的科学家。

随着研究的深入,科学家发现“超忆症”的记忆都是高度自我中心化的。所以这种现象又被称为“高度发达的自传性记忆”(Highly superior autobiographical memory,HSAM)。意思是超忆症人群像是写自传一样,能记住自己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但对其他事件的记忆力就跟平常人一样,很多时候也会出现虚假记忆。

一名叫加里·马库(Gary Marcu)的心理学家,提出了新的假设:他认为这些超忆者可能并不是记忆力超群,只是他们极度痴迷自己的过去。他发现几乎所有超忆症者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强迫症。不过超忆症者并不同意这一观点,因为他们常常是情不自禁地陷入回忆,毕竟没人愿意整天回忆那些琐碎无用的事。

目前超忆症发生原因尚不明确,而且极为罕见。 全世界“超忆症”人群,也只有80人左右。 但是可以确定一点,超忆症人群的遗忘能力极差。

​[月亮]艾宾浩斯遗忘曲线

超忆症者的大脑几乎是一直处在检索状态。而过量的记忆让超忆症者几乎丧失了遗忘能力。遗忘对于一个人来说恰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它会减轻大脑压力。就比如一个内存已满的电脑,需要定时进行清理。如果东西堆的太多,就容易卡顿甚至死机。我们的大脑也是如此,而遗忘就是清理垃圾的安全卫士。

德国心理学家艾宾浩斯(H.Ebbinghaus)发现了人类大脑对新事物遗忘的规律,被称为艾宾浩斯记忆曲线。当信息输入大脑后,遗忘随之开始。遗忘率随时间先快后慢,特别是在刚刚记忆的短时间里,遗忘速度最快。

真正的过目不忘——超忆症

艾宾浩斯遗忘曲线(Forgetting curve)

遗忘被认为是一个被动的过程。我们可以主动选择记忆某件事,却不能主动忘记某件事。但是近些年科学家进行了大量的实验,提出遗忘更像是一种主动的过程。

2012年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的)神经科学家罗恩·戴维斯(Ron Davis),就通过果蝇记忆实验,发现了影响遗忘机制的物质--涂抹蛋白。他发现缺少了涂抹蛋白的果蝇有了更强的记忆力,而正常拥有涂抹蛋白的果蝇只有一天的记忆力。

之后科学家又提出了“本质性遗忘”。大概意思是,大脑默认模式就是遗忘,遗忘是大脑的预设功能,而记忆是选择性的。当这种预设遇到了重要的信息后,才会告诉大脑忽略遗忘过程。

从这几个角度来说,超忆症或许是遗忘机制出了问题,默认把每件事都视为重要信息,储存在大脑里。也可能是缺少了涂抹蛋白,导致遗忘能力丧失。

无论是哪种机制,遗忘对于人类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遗忘不仅仅可以遗忘某件事,还可以忘记痛苦的情绪。我们都会经历难过,但是经过一段时间再想起来,虽然记得发生了什么,但是那种难过情绪已经不存在,这件事似乎是发生在别人身上。遗忘可以让我们坦然地面对过去。所以时间会冲淡一切,恰恰是遗忘起的作用。总之与遗忘的苦恼相比,记住每件琐碎的事才更痛苦。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记性不好,这是件好事[机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