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电影皇后胡蝶:舍富豪,嫁白领!女人,最致命的弱点是虚荣!

2022-07-01 20:30:52


作为一个女人,我觉得我算是成功的,在事业上,我被誉为“中国第一位电影皇后”,拿奖拿到手软;在感情上,我算经历了一点波折,却最终也还算是归宿不错的;而我也活到80多岁了,这个年龄也算高寿了!


那日,我梦见有很多只蝴蝶在我的头顶上飞啊飞,之后,我就总感觉身体不适,总感觉自己眼前有蝴蝶在飞来飞去,我知道自己来日不多,也许就要真的变成一只蝴蝶飞走了!

我叫胡蝶,我喜欢这个名字,回顾我这一生,,也经历过各种声色犬马,真的就如同一只蝴蝶一样在时代的风云变幻中漂泊着,流连着,寻找着。作为一个女人,我觉得我算是成功的,在事业上,我被誉为“中国第一位电影皇后”,拿奖拿到手软;在感情上,我算经历了一点波折,却最终也还算是归宿不错的;而我也活到80多岁了,这个年龄也算高寿了!而看我同时代的那些女演员,有的沦落风尘,有的一生无依,有的红颜薄命,有时真的为她们感到怜惜。女人啊,这辈子真不容易,有时候真是稍有不慎,就满盘皆输。也许,我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经验分享出来,以儆效尤!

遇见初恋:爱之深,痛之切,但我不是阮玲玉

我的感情经历算起来正式的有三段,第一段是和初恋林雪怀,第二段是和老公潘有声,第三段是和特务头子戴笠。除却戴笠之外,其他两段感情都是我自己主动选择的,这两任恋人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他们都是普通人,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

认识林雪怀的时候,我还没有出名,刚涉足演艺圈。那是我的第一部戏《秋扇怨》,雪怀是戏中的男主角,风流倜傥的他很吸引我,再加上他对我一直很关照,郎有情,妾有意,很快我们就在一起了。我们一起研究电影剧本,一起琢磨演技,尽管后来我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但我至今回忆起来,依旧认为是美好的!我觉得自己在演艺方面还是比较有天赋的,很快就在演艺方面崭露头角,而他似乎已经江郎才尽了,慢慢地被我超出了很多,而他也逐渐产生了心理不平衡。他开始弃演从商,而处在不同圈层的我们却越走越疏离了。

他开始自暴自弃,酗酒,赌博……真是一点点在考验我的底限。我觉得我还是很爱他的,为了安抚他,我把演戏赚得钱给他做生意。但他依旧还是不断地“惹事”,拿各种子虚乌有的绯闻刺激我。说实话,作为当时的一个很红的演员,被一些小报拿来捕风捉影地说事是很正常的。但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能守住自己的底限。后来他的餐饮公司倒闭了,我还帮他还债,为了让他振作起来,我还给他买了一辆小汽车。做到这份上,我觉得自己也是有情有义了,我并没有像其他那些一红起来的演员就另攀高枝,内心深处我是渴望一份真爱的。但雪怀并没有因此而感激我,反而让律师给我送来了解除婚约的信函,声称我“行止不检,声名狼藉“。面对他的步步紧逼,我并没有像阮玲玉一般忍气吐声,而是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这才有了轰动一时的“蝶雪解约案“。

我终于告别了这段让我刻骨铭心的初恋,很真,也很痛,但我却并没有被击垮!反观和我同时代的默片皇后张织云被男人抛弃后就一蹶不振,下场凄凉;而我事业上的竞争对手阮玲玉也深陷感情漩涡而走上了不归路。面对这段感情,我只能说,女人,勿要把感情当成你的全部,你的坚韧超出你的想象。

爱上有声:不为名,不为利,只以相守之名

和雪怀解除婚约后,很长一段时间,我身心俱疲。那时,我的事业如日正天,顶着“电影皇后”和“民国第一美女”头衔的我,身边自然少不了各种名流商贾。他们有的以钱来俘获我,有的以权来诱惑我,更有像杜月笙这样的用黑帮势力来要挟我的。但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钱嘛,我自己会赚;名嘛,我自己已经有了。我真正想要的是一份踏实可靠的感情,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能守在我身边,于是,在众人的诧异中,我选择了当时只是银行普通职员的潘有声。他稳重,温暖,厚道,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们很快就结婚了,他待我一直很好,即使后来我被戴笠软禁多年,他依旧对我不离不弃,他成了我人生最忠实和温暖的港湾。

对于和戴笠的那段经历,我本不想多说,只能说在时代的风云变幻中,我们都显得过于渺小。因为一只丢失的箱子,我被戴笠盯上了,从此落入了他的圈套。说实话,他对我很好,甚至比我老公有声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也许我可以当个烈女子,宁死不从,可我知道这并不是对待敌人的最好办法,反而是一种缺乏智慧的表现。我一直在寻找着可以逃脱的机会,同时对戴笠应付着,欢笑以对,唯恐被他看出来。终于,在一次飞机失事中,戴笠被我熬没了,知道消息后,我大哭了一场,我胜利了,我又可以去和老公有声厮守了!

有声没有因为我被戴笠软禁而嫌弃我,反而对我倍加怜惜。他事事以我为先,也支持我的事业。不管怎么样,我总觉得自己对他是有所亏欠的,总想着做点什么来补偿他。定居香港后,我开始花一部分心思来协助有声经营兴华洋行,生产“胡蝶牌“热水瓶,我还多次为其做形象广告。本以为我们的生活应该安定下来了,不想几年之后,有声因患肝癌提前走了,弥留之际,他弥留之际,他气若游丝地对我说:“我今生今世能够与你相亲相伴这些年,已经非常满足了。唯一遗憾的是,这一切来得早了一些,我这辈子是一个没有太大出息的男人,没有给你带来太多的幸福。”能得到他的这些心里话,我很欣慰,而他的离去无疑对我的打击是巨大的,但我知道路还得走下去,之后我为了纪念有声,我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潘宝娟,并移居加拿大,开始继续抒写抒写属于我自己的生活……

回忆我这一生,我倍感知足,对于事业,我从来兢兢业业,以勤奋和谦虚著称;对于感情,我从来不以名利选人,只求真心相待,相伴到老。尽管我曾是红极一时的大明星,但面对各种声色犬马,我并没有迷失自我,而是很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我不求大富大贵,不求名门望族,没有太多的虚荣心,但求让日子尽可能简单踏实。在电影里,我演过娘姨、慈母、娼妓、舞女、阔小姐等诸多角色,电影外,我始终忠实地秉承了自己的内心,追求自己想过的生活,或许这就是命运如此优待我的原因吧,我活成了后人眼中的“跨越了时代局限的智慧美人”。最后,我想说的是,女人,少一点虚荣心,多听从自己的内心,也许 你会 幸福更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