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为什么是他们三位?| 新京智库

2022-07-01 20:31:09


图/诺贝尔奖官网北京时间10月11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将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三位经济学家,大卫·卡德(David Card)、约书亚·安格里斯特(Joshua D. Angrist)、吉多·因本斯(Guido W.Imbens),以奖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为什么是他们三位?| 新京智库

10月11日,诺贝尔奖官网发布本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科学家卡德(左)、安格里斯特(中)与因本斯官方画像。图/诺贝尔奖官网

北京时间10月11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将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三位经济学家,大卫·卡德(David Card)、约书亚·安格里斯特(Joshua D. Angrist)、吉多·因本斯(Guido W.Imbens),以奖励其在实证研究,尤其是“自然实验方法”的运用以及对“实证因果关系检验”方面的贡献。

卡德、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分别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教授。

此前,卡德还曾任教于芝加哥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安格里斯特曾任教于哈佛大学;因本斯曾任教于哈佛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三人的主要领域都为经验微观经济学(Empirical Microeconomics),研究课题集中于劳动、教育、移民等重大社会问题。

经济学家面对的挑战

现实社会中,国家的教育政策应该如何制定?最低工资水平又要如何调整?这些政策的设计和评估关系着国计民生,需要很强的理论和现实依据作为支撑。

但是,与自然科学不同,社会科学往往不易在实验室进行随机控制实验,而现实社会中复杂的多重因素又使得这些问题中的因果关系难以识别。这使得对这些政策的研究和设计存在难题。

为了应对这一挑战,经济学家们开始尝试使用自然实验的方法来研究这些社会政策问题。

他们首先努力找到一些不由人们本身控制的外部事件,如自然变化或政策改革等。

面对这些外部事件,人们只能被动接受,避免了很多复杂因素的干扰,实际上创造出一个近似于理想的实验环境。

今年三位诺奖得主,卡德、安格里斯特和因本斯在该领域的重要贡献产生了重要的学术和政策价值。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为什么是他们三位?| 新京智库

诺贝尔奖奖章。图/unsplash

他们为经济学乃至整个社会科学研究提供了新的工具和范式,同时其研究成果也对很多国家的政策制定产生了广泛影响。

卡德成功的“自然实验”

作为劳动经济学家,卡德自1990年的一系列研究,创造性地将“自然实验”方法应用于最低工资政策、移民问题、教育投入回报等一系列问题,并颠覆了传统认知。

其原创性研究不仅推动了实证微观经济学的不断发展,也对政策制定产生了深远影响。

在1992年的《最低工资会减少就业么?》一文中,卡德发现,加利福尼亚州最低工资的提升提高了当地的就业水平。

他与已故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克鲁格(Alan Krueger)在1994年《最低工资与就业》中,利用新泽西州与宾夕法尼亚州的最低工资政策差异作为“自然实验”。

由于这两州地理位置临近,因此处于统一的劳动力市场。新泽西州于1990-1992年间两次提高了最低工资水平,而宾夕法尼亚州却没有实行这一政策。这无疑在社会中创造了一个天然的实验场所。

通过大量的问卷采访,卡德与克鲁格收集了两州的餐厅在这两年前后关于工资水平、雇佣人数以及产品价格的一系列数据。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为什么是他们三位?| 新京智库

资料图。图/pixabay

在考察这两个州的就业变化情况后,他们发现,尽管新泽西州的就业在最低工资政策实施后确有下降,但这主要是受美国东部地区持续恶化的宏观经济形势所致,而非提高最低工资的影响。

这两篇文章一致的结论,挑战了传统经济学认为最低工资政策会降低社会总体福利的“常识”。

虽然该结论曾受到质疑,但他们的开创性成果为后续相关劳动经济学研究确立了标准。

安格里斯特的实验成果

安格里斯特对实证研究方法做出了重要贡献,其研究成果在因果推断和分析中被广泛使用。

截止到诺奖公布时,安格里斯特的文章在谷歌学术上被引用次数高达81363次。

在之前的教育回报的研究中,因果关系的推断和识别总是令人苦恼:比如在探讨教育年限与收入水平的关系时,优良的家庭条件能够支持学生接受更长期的教育,然而,此后的高收入很难确定是由家庭背景造成的还是教育带来的。

在探讨政府与学校的奖学金发放因果关系时,很难准确推断出是由于奖学金起到激励作用,还是只因为学生本身能力强而获得奖学金。

安格里斯特和克鲁格在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中,展示了如何通过自然实验评估受教育年限对提高工资水平的因果效应。

在美国,学生满16岁或17岁时可选择离开学校,而因为同一年出生的学生都需要在同一天入学,所以前半年出生的学生往往比后半年出生的学生可以更早地离开学校。

也就是说,前半年出生的学生受教育年限倾向于更短,并且这种年限差异是可以大致视为随机的。

当比较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出生的两组学生时,他们证实,第一组人平均受教育年限的确更短,同时工资水平也更低,从而精确地度量了受教育年限对工资水平的因果影响。这证明了这样一个直接的因果关系——“受教育年限增加”可直接提高工资水平。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为什么是他们三位?| 新京智库

美国高中课堂。图/unsplash

此外,安格里斯特及其合作者又巧妙运用了美国留学基金委对拉美国家助学金的项目作为“自然实验”,该项目随机抽取学生获得教育券,发现抽中教育券的学生后来发展更好,并且教育券的成本远小于学生可以获得的收益。

在劳动经济学领域,安格里斯特还通过自然实验和工具变量,较好分析了班级规模效应、同伴效应、家庭和劳动供给问题、特许学校实施效果等,解决了很多微观实证中的内生性问题,不仅对劳动经济学做出突出贡献,还进一步启发和带动了经济学中随机对照试验方法(2019年已获诺奖)的巨大发展。

因本斯:终于超过夫人

因本斯则为基于自然实验方法的因果推断作出了奠基性贡献。

因本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与鲁宾(Donald B. Rubin)、安格里斯特等合作完成的一系列代表性论文,首次阐明了将自然实验方法用于因果解释所需的假设,严格证明了在满足特定假设时,自然实验方法可以用来解释经济问题。

这一系列工作为基于自然实验方法的因果推断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如今,因本斯和安格里斯特等一道推动的因果推断方法已成为应用微观实证研究的重要工具,对包括劳动经济学、公共财政、发展经济学、产业组织在内的多个经济学领域产生了深远影响。

因本斯还有一则广为人知的学术趣事。

因本斯的夫人苏珊·艾希(Susan Athey)也极为杰出,是历史上第一位获得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的克拉克奖的女性经济学家。

圈内经济学家常戏称,艾希一直在学术上碾压夫君因本斯,而他似乎一直是默默追随夫人。

两人先是从美国西海岸搬至东岸哈佛,此后两人又一起回到斯坦福。

笔者在哈佛求学时,曾修习过艾希教授的课程。

这次,因本斯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在世界范围内的学术声誉终于第一次超过了夫人艾希。

文 | 谢丹夏(清华大学社科学院经济所博士生导师,经济学副教授,法律与经济研究组负责人)

编辑 | 张笑缘

校对 | 刘越

联系我们:

邮箱 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

微信 ucass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