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散文随笔】曾平:寺前的梨花

2022-07-01 21:40:23


  透过文字,我已经闻到了春的气息,感受到了暖风拂面,看到了千树如雪,听到了潺潺溪水和着声声鸟鸣,一位父亲牵着女儿的小手在田野徜徉......  轻雷惊雨,梨花凋谢,万丝入泥,却道是化作春泥更护花。


Image

Image

寺前的梨花

Image


图/文:曾平



曾平,本名沈增平,笔名竹林居士、萍踪枫叶等。崇阳县铜钟乡大岭村人,自幼爱好文学,喜欢诗词歌赋,自媒体创作者和经营管理者。

Image

Image

“来寺前看梨花吧......”

自我2017年策划承办大岭村龙泉山“赏樱月”活动后,崇阳女作家程二春给我说得最多的就是寺前的梨花,刚开始我并没有太在意,因为龙泉山万亩的野樱花,从苞蕊到一路绽放盛开,我几乎三天两头都要上山观察一下,直到开幕式结束,大岭游人如织,来客似云,我满脑子里都是家乡璀灿的野樱花。

Image

但后来,我逐渐感觉到寺前的梨花一定很特别,尤其是我在编辑和认真读完女作家《家乡的梨花》这篇散文后,不禁眼角湿润,瞬间明白了她为什么一直说寺前的梨花有多么多么的漂亮!

Image

是呀,寺前的梨花真的太美了!

透过文字,我已经闻到了春的气息,感受到了暖风拂面,看到了千树如雪,听到了潺潺溪水和着声声鸟鸣,一位父亲牵着女儿的小手在田野徜徉......

Image

轻雷惊雨,梨花凋谢,万丝入泥,却道是化作春泥更护花。

化雨春风,润物无声,作家没有哀伤,却尽是离愁和思念!

不由得,我勾想起了少年时远离自己的亲人们:祖父、父亲、祖母。

Image

(大岭村凤形山航拍图:张魁)

Image

于是,我也开始期盼起来,一定要去看看寺前的梨花!

不知不觉已是去岁今春。

“老弟,快起床,寺前的梨花开了!”二春姐来电叫醒了睡梦中的我。

窗外雨丝飞扬,还在清早的朦胧中,我已感受到了电话那头姐姐的兴奋!是呀,文章中那个永远的小女孩更思念她家乡的梨花。

一时间,众友相呼,诗人、作家、摄影家们纷拥而至,快乐出发!

Image

行至中途,正好小雨骤停。二春姐告诉大家,附近有一片李花,让我们先参观一下,乡路盘回,起伏不平,山丛中刚刚透出几树李花,大家就开始激动起来,欢呼着!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及至村庄,眼前一片雪白,房前屋后,地里田园,山上垄间,众人争先恐后,投入花林中抢拍起来。

Image
Image

寺前春天

Image

“莫急,莫急,这还只是一个引子,我们继续往前行......”

看到众人留恋花中,二春姐笑着催促大家。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春天

到达寺前西庄,端的是进入了花的海洋。我径自跳入田中向山上冲去,宛若飞鸟扑向春天,迎面而来的是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我穿梭其间,忘乎所以。田埂间,一排排的是李花;山野上,漫然满目的还是李花。我恍惚回到了童年,无论是寺前西庄还是大岭三房,乡村田野,春暖花开,依稀是梦里故乡!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绕村庄,过水塘,一路芬芳。我独自一人,闯入花林深处,有小屋矮房,木门紧闭,鸡鸭成行,牛儿无人 放,水田间,还有一只觅食的小白羊。薄雾缠绕,谧静空旷,但闻鸟声幽鸣,涧水淙淙,仿佛置身世外桃源中。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此情此景,北宋著名的词人秦观一首《行香子·树绕村庄》将这春光展示得淋漓尽致:

“树绕村庄,水满陂塘。倚东风、豪兴徜徉。小园几许,收尽春光。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

远远围墙,隐隐茅堂。飏青旗、流水桥旁。偶然乘兴、步过东冈。正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我在风中旋转,用相机记录这怡人的美景。直至随行的友人因不见我的踪影,电话催我归队,才恋恋不舍的踏上回程。

然而,心底还是泛起一丝丝的遗憾,我终究没有欣赏和拍到二春姐家乡的梨花。

当晚,我们的采风传遍了各自的朋友圈。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第二天,二春姐带领更多慕名而来的友人在寺前展示旗袍古韵,我没敢惊动她们,悄然陪同武汉的一帮朋友再次领略寺前的花海,但我依旧没有捕捉到梨花的身影。

Image
Image

第三天清晨,天空淅淅沥沥的下着细雨,我带上雨衣、筒鞋和二春姐及几位友人再次走进寺前,越过前两天的路程继续向前,到达一个叫玉书门的村庄,马路两旁,依然桃红李白,油菜金黄。随行友人,花间雀跃。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而我心中只惦记着一直没有见着的梨花。我们不断的寻找和打听,许多村民都说梨花还没有开,难道又这样错过了?

终于,有一位村民告诉我们,对面的山窝里有盛开的梨花。

失落的心情顿时激动起来,二春姐特地租赁了一位熟悉的村民摩托车带路,我驱车跟随而行。

一路坑坑洼洼,泥泞滋积。所幸距离并不远,村民指向山上一片雪白的树林,说那就是梨花。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 寺前梨花 」

那是梨花吗?几天下来,已被太多的李花模糊了双眼,我心中满是疑惑,不会还是李花吧!

我穿上雨衣和筒鞋,爬向山坡。

Image

梨花!梨花!跳入眼帘的终于是梨花!

洁白的花瓣,浅黄色的花蕊,绿色相衬,素雅之极;疾风吹过,雨点滑落,花枝颤抖,宛若仙子翩然舞蹈。让人不自觉的就想起了白居易的千古名句“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Image

有人说梨花的花语是纯情,纯真的爱,一辈子的守候不分离。亲情何尝不是如此呢?有道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或许天下的梨花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每个看花人的心情和境遇不同,便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或许我和二春姐对梨花的执着,是因为我们更多的在追寻那份对家乡的眷恋和对亲人的感怀!

家乡的梨花,真的好美!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