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歙县黄村,万亩菊田堆叠的白色秋天

2022-07-01 21:40:25


露水浸润过的菊花温润洁净,用手轻轻地掬采,几声清脆的声响后,手掌里已蓄满了花雪。


Image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 陶渊明


Image

几年前,

岳父得知我喜欢拍点片子,

就向我絮念着故乡的风景:

“那菊花啊,

就像雪一样, 白白的,落满了房前屋后……”



Image

我被这样的描述所吸引,

念想着,

念想着那推开木格窗涌入的菊花雪,

念想着那粉墙黛瓦上升起的徽州月。



Image

当念想的风景就在眼前,

便迫不及待地奔向了菊花园。

这儿的菊花一般都种在茶园里,

一行绿茶一行白菊,一行绿茶再一行白菊……

圆圆圈圈,从山顶一直弥漫到山谷。



Image

叔叔婶婶们一大早便忙开了,

迎着朝阳,

采撷着沾满露水的鲜菊。



Image

露水浸润过的菊花温润洁净,

用手轻轻地掬采,

几声清脆的声响后,手掌里已蓄满了花雪。

满溢的露水顺着花雪滴落,

水珠儿回环浸润,掌心变得白皙光洁。



Image

而后,

再轻轻地将掬得有些温热的花朵向后一甩,

雪片便从指缝间滑落,

悄无声息地撒向了竹篮。



Image

只一个钟头的光景,

一筐筐,一箩箩,

满满当当的雪色堆满了上山的土路。

婶婶小心地用手拢络着满溢的花雪,

今年的收成很好,

她不由得喜笑颜开。



Image

漫天的花雪海里,

总会碰到采菊的童子,

那些懂事的徽州孩子在菊花的香气中成长,

采菊是他们谋生的第一课。



Image

叔叔驮着雪色,

走入天青色的山野里,

远远的坡地间,

菊田依然层层叠叠。



Image

白天采完菊花,

晚上就得抓紧时间把鲜菊制成干菊。

晾晒的菊花色形不美,且又受天气影响,

所以,叔叔自制了柴火烘烤箱,

以便于鲜菊花的加工干制。



Image

虽然有柴火烘烤箱,

但烘烤过程也是极为繁复的。

加工过程中,需用慢火细细烘烤,

隔一两小时就要将菊花翻动一次,

烘烤的时间一般都需要十多个小时,

所以,菊花盛放的旺期,

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彻夜无眠。



Image

入夜了,坐在粉墙黛瓦的老屋里,沏一杯花雪,

黄的蕊,白的瓣,闻暗香浮动,

笑靥在水的柔波里慢慢舒展。



Image

妻子小美就出生在这座老房里,

关于故乡,小美只有两个印象:

被母亲绑在凳子上独自孤单地玩耍,

奶奶去世时轻声的呼唤……

小美离开故乡时还不到六岁,

对这里已没了记忆。



Image

天微亮,村头菊花的市场挤满了人。

睡眼惺忪的叔叔婶婶提着两大袋菊花挤了进去,

不大会儿,便称完重验完货了。

叔叔淡淡地说:“今天的菊花降价了,

原先能卖到六十的好菊花,

现在只卖到五十三了。”

比起毫不在乎的叔叔,

一旁的婶婶倒是有点小失落。

岳父安慰了几句,

叔叔笑着说:“没什么了,行情说变就变的,

菊花一多,价格自然会降点!”

叔叔说得很坦然,不带一丝遗憾。



Image

此时,

晨光正掠过周遭的山峦,

晨雾散去,

南坡陌上雪色点点。



Image

北方的秋已然深沉,

忽地又想起远方的徽州,

想起那漫山的菊花雪,

是否就在今夜,

最后一瓣花朵正悄然凋谢。



Image

是否,

叔叔正担着花雪从高大的马头墙下走过,

他还会回回头,

笑着诉说着今年的收成。



Image

或许那里就是我们向往的桃源,

有着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的美好幻梦。



Image

而对他们来说,

那里只是一块生存的土地,

繁衍生息,悲喜静然。



Image

艳丽的花朵看多了,

就更钟情于山水间那素白的香雪,

就像身处霓虹闪烁的城市,

待久了,腻了,累了,

多数人就开始怀恋起乡野的悠然雅致来。



Image

满园白菊,素雅馨香,淡到极致。

淡极,始知花更艳;

淡极,方能心素如简。



Image


『以上内容节选自

我的旅行随笔《一去二三里》

—当当网、亚马逊以及京东等购书频道均有销售—


Image





Image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个人微信号)

约稿约拍请关注(微信号/QQ):16413844

新浪博客/微博:李双喜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