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郑州市政法委书记意外落马,反腐必须深挖潜伏的“两面人”

2022-07-01 21:43:29


于东辉的落马似乎早已在人们的意料之中,目前虽然官方尚未公开报道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详细情况,但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想到一个多月前的4月7日, 河南隆庆祥服饰有限公司总裁姜书敏实名举报他在任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期间,向该公司索贿数千万元,最


Image

郑州市政法委书记意外落马,反腐必须深挖潜伏的“两面人”
Image
点击这里可以听广播

5月20日上午,河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郑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于东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于东辉的落马似乎早已在人们的意料之中,目前虽然官方尚未公开报道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详细情况,但人们自然而然地会想到一个多月前的4月7日, 河南隆庆祥服饰有限公司总裁姜书敏实名举报他在任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期间,向该公司索贿数千万元,最终实收500万元财物的事件。正当人们对举报内容的真伪和举报者的动机进行各种揣测时,没想到,河南省纪委监察委行动如此迅速,才一个多月的时间便使“靴子”落地。


于东辉在郑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上落马,是名副其实的“老虎”级腐败分子。目前正值全国政法系统教育整顿阶段,于东辉的落马也正好赶上这个节点。于东辉的落马虽然是一项反腐成果,但是,客观地说,他的落马存在很大的偶然性。1966年出生的于东辉,仅从他2001年担任濮阳县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算起,至他落马时已经官至郑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其间,他曾先后担任过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在这二十年中,可以说他是一位“老政法” 了,他的每一项职务都权倾一方,能左右案件的发展方向。也正是凭借手中的权力,于东辉才有了索贿的资本。正如他在向举报人姜书敏索贿时所说“要是我出手,就会山崩地裂。”


同样是腐败,但主动索贿比被动受贿的性质要恶劣的多。一般来说被动受贿的人,心中可能对党纪国法还有所忌惮,而主动索贿的人,毫无疑问已经是胆肥到无所顾忌了。于东辉当初敢于向举报人张口索贿上千万,这种强大的心理素质绝不是天生的,而是长期以来已经习惯成自然养成的。由此可见,于东辉的腐败的起点,并非开始于向隆庆祥服饰有限公司索贿,在此之前恐怕早已曾经沧海了。对此我们完全可以假设,如果没有姜书敏的举报,于东辉的腐败问题就不可能暴露,或者说,至少目前还不会暴露。那么于东辉就会继续以郑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身份作恶,甚至还有可能一边作恶一边升迁,并且以更高的职务存在下去。事实上,姜书敏的举报在4月7日凌晨,而4月6日,于东辉还在出席2021年度郑州市高品质推进城市建设管理工作推进会。之所以要做出这样的假设,我无意质疑反腐败的成果,恰恰是为了进一步增强反腐败的措施,让那些潜伏在党内的“两面人”早日现形。


Image


大家知道,在反腐败不断深入,以及正在进行的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高压下,已有许多腐败分子主动投案交代问题。但是,心存侥幸的漏网之鱼总是有的,于东辉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于东辉之所以能够潜伏在政法队伍中,并且屡获升迁,我认为他靠的就是“两面人”的伪装性。据相关报道显示,于东辉在担任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期间,曾经专门为郑州两级法院干警讲过《自觉践行“忠诚干净担当” 深入推进法院作风建设》的党课。然而,于东辉自己却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对党不忠诚,做人不干净的腐败分子。2017年,人称“西藏虎” 的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乐大克 ,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天津虎”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被判死缓,且终身监禁。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担任这俩个贪官案件审理的法院审判长,正是今天落马的于东辉。


有道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但是,这个法则显然对于东辉来说,没有起到任何警示作用。于东辉担任审判长审理“西藏虎” 乐大克和“天津虎”武长顺,与他向隆庆祥服饰有限公司索贿几乎是同时进行的,都发生在2017年上半年。他一边在台前审判别人,一边在台后公然索贿,其腐败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在索要别人500万钱物后,竟还能心安理得地去就任郑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所以很多网友留言说,现在很想问问于东辉,当初审判乐大克和武长顺时,难道就没有想过自己将来的下场吗?现在来看,如果没有姜书敏的实名举报,这个于东辉靠“两面人”的伎俩,还真赌赢了。


腐败分子的“潜伏”现象,除了腐败分子善于伪装外,也反映出在反腐措施和执行上的不足。早在2010年,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中第四条明确规定,领导干部应当每年报告一次本人、配偶及共同生活子女的收入、房产、投资等事项。作为一项很好的反腐措施,可惜有的地方执行的并不彻底。腐败分子都有一个共同特征,他们的收入和消费,与他们向组织报告的收入、财产情况是不匹配的。于东辉让老婆一次就从姜书敏的隆庆祥服饰有限公拿走500万元钱物,这些钱和物,必然在他们家庭的衣食住行或投资行为中有所表露。执纪执法机关只需对照其报告情况认真核查,必然会发现问题。更何况于东辉绝对不仅仅只是向隆庆祥服饰有限公司一家公司索贿。我的这种猜测,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坚信一定会得到证实。


Image


腐败分子的“潜伏”现象,进一步反映了腐败的隐秘性和反腐败的艰巨性。于东辉落马的警示意义在于,清除一个腐败分子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发现谁是腐败分子。像姜书敏这样的实名举报虽然简单、直接,可以一击而中,但对举报人来说,这种破釜沉舟,鱼死网破的举报,往往面临着法律和诚信风险,很难复制。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反腐败斗争的不断深入,也有许多问题官员自首。本质上这些自首官员,与被人实名举报的官员一样,都是“潜伏”的腐败分子,自首只不过是在外部压力的逼迫下,害怕潮水退后露出裸泳的丑态,而无奈做出的选择。反腐应多一些常态化制度下的精准打击,像这种利益纠葛下的愤怒举报,只能算是一种非典型性反腐成果。




(此文为“汤计典频”工作坊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您若喜欢请在右下角点一下“在看”,也可以在朋友圈转发 。)

文  / 田声传
编辑 / 赵永燕
校对 / 汤 苜

Image 原创不易  打赏随意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