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小小说《风波》

2022-07-01 21:51:49


《风波》文/吕艳慧李大鹏正哼着小曲给兰花浇水的时候,好友张超的电话打了进来。



小小说《风波》

《风波》

文/吕艳慧


李大鹏正哼着小曲给兰花浇水的时候,好友张超的电话打了进来。“你问问你老家的扶贫车间租出去了没有,如果没有租出去,你帮我租一下,不要考虑价钱。”“好。”李大鹏从电话中并没有听出事情的急迫性,继续哼曲浇花。十分钟后,张超的电话再次打来:“你问了吗?”“刚才正忙呢!”“我有急用,你抓紧问。”“好。”


直到这时,李大鹏的眉宇之间才略微有了庄重之色。他放下洒水壶,气定神闲地拨通了村支书的电话,得到的回复是已经租出去了。他把这个结果告诉了张超。张超急切地说:“你再问问你们邻村的扶贫车间租出去了没有?我真的有急用!”话说到这个份上,李大鹏似乎也感到一团火烧着了眉毛。找来临近几个村村支书的电话,一一拨打,结果出奇的一致:已经租出去了。他只好把这个坏消息告诉张超。


张超压低声音说:“兄弟,实不相瞒,你知道我老家是高阳县的,我们县是著名的卫材之乡,那儿有许多生产口罩的厂家,前一段省里来检查,很多厂因为卫生不达标被封了。疫情期间,口罩堪比黄金,谁愿意怀里抱个老母鸡不让它下蛋呢?咱们两个县是近邻,很多厂家都瞄准了你们池丘县。你们县的县委书记说了,热烈欢迎外地厂商来池丘县建口罩厂。只要租本县的扶贫车间建口罩厂,办证办照一路开绿灯。我堂兄的厂子被封了,他也想把厂子迁到你们县,可他在此地没有熟人,找不到扶贫车间。他知道我在这儿做了二十多年生意,所以找我合作。兄弟,你费费心,只要能找到扶贫车间,就让你也入一股。兄弟,时势造英雄,这个机会咱得抓住呀!”“好!我们一起回趟我老家,挨村挨庄找,不信找不到。”


再平静的水,一旦被金钱这个熔炉烘烤,也会很快沸腾。李大鹏先在初中同学群里发布了信息,让老家的同学帮忙留意打听,接着就和张超快速行驶在去老家的路上。两人一路双手合十,默默祈祷,在心里把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都拜了,只愿上苍给他们一次做时代弄潮儿的机会。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们地毯式的搜索下,终于有个已经租了半年,但生意不景气的服装厂老板愿意把车间转租给他们。车间占地八百多平方米,交通方便,是生产口罩的绝佳选地。兄弟俩看着满厂房花花绿绿的布匹,仿佛看到一堆花花绿绿的人民币在向他们招手。两人渐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升腾,最后升至云端。他们脚踏云朵,面带微笑,睥睨众生……思绪遨游一番后,又渐渐收了回来。


他们两人开始合计:是生产民用口罩还是医用口罩?上几条生产线?法人谁当?怎样参股最公平合理?……思绪转了三千六百圈,唯独忘了商谈租金的事。因为他俩想当初老板租这个厂房只花了一万多元,随他要也顶多要五六万,这个价钱与办口罩厂带来的效益相比,简直是毛毛雨,所以他俩当时就没提租金这个事。双方约定第二天签合同。


两人都是一夜未睡。一来心情亢奋。二来都想着一夜暴富之后怎样合理投资这些钱。买房?炒股?开酒店?养猪?自己单独再办一个口罩厂?他们无师自通地让大脑由小康模式切换到富豪模式,真切地感受到了身为富豪的压力与隐忧。因为意见不一致,李大鹏两口子还差点打起来。


第二天天刚亮,他们就给那个服装厂老板打电话问他租金是多少,他们好把钱带过去,老板不紧不慢地说:“你们先交十万,口罩生产期间,我每天提五千元。”这句话就像春日的一场冰雹把正准备抽穗的麦苗砸了个骨断筋折。说好话,陪笑脸,托关系,对方仍不做丝毫让步。


答应他是不可能的,因为昨天晚上张超把找到厂房这个好消息告诉堂哥的时候,他堂哥说:“厂房你去租,多少钱我不管。我用你的厂房,生产的时候,每天让你提六千元,不生产的时候你不提。”张超暗叫一声:“老滑头,你打得好算盘。谁都不清楚疫情何时结束,口罩市场什么时候饱和,究竟能生产几天还是个未知数。你生产一天我提一天的钱,你不生产,你一分钱不出,你不担一点风险,而我租房子一租就要租一年,风险都压我身上了。”虽然明知堂兄是只老狐狸,但原来预计还是有钱可赚的。但现在服装厂老板狮子大开口,别说挣钱了,还得往里赔。


兄弟俩决定退出这场谈判,继续寻找厂房。厂房早就租完了,这时只能高价从别人手中转租,陆陆续续有几家愿意转租,但要的价钱都高得离谱:有想入股的,股份要占80%;有想要钱的,一年房租要60万;有想当管理人员的,每月工资不低于五万…李大鹏和张超每天早出晚归,有时一天也吃不上一顿饭,除了谈判,还是谈判。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到处寻找厂房的人,每天也都时刻不停的搜寻猎物。这些有着共同奋斗目标的人们时常还会碰到一起。利益驱使着他们疲于奔命,贪婪则让那些准备转租的老板们一次又一次狮子大开口,始终没有一个点,能让双方达成共识,走向共赢。


这样撕扯心肺的日子过了大约十来天,兄弟俩越来越失望。那些老板们把他们的心理摸得透透的:那些机器放在家里就是一堆烂铁,放到厂房里就是摇钱树。口罩厂的老板想要摇钱必须得经过他们这一关。每天都有人打电话来谈判,谈判的结果总是使他们兄弟俩的心脏温度由37度升到—50度。在心被伤成筛子后,兄弟俩悲壮地决定:不再趟这趟浑水了。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上。


悠闲的日子过了十来天,一个惊人的消息击碎了那些狮子大开口的老板们的美梦:高阳县的口罩厂一个也没搬来,他们全都搬到另一个邻近县去了。


小小说《风波》

作者简介:

吕艳慧,封丘县第一高级中学语文教师。河南省朗诵协会会员。“气质女人读书会”创始人,一个游走于生物学、文学和心理学之间的斜杠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