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开直升机返乡的青海前首富被判刑,曾非法开采木里煤田获利2.94亿

2022-07-01 22:08:51


 肖永明则有着金融机构的支持,于2009年3月6日,青海瀚海集团近86%的股权以3.8亿元转让给了藏格钾肥。


Image
Image

Image

2017年国庆长假,成都以东140多公里的石羊小镇,一架私人直升机缓缓地降落在小镇的滨河路上,飞机上走下来几个人,马上被等待的汽车接走。这引来不少路人的注目。

这是肖永明的高光时刻,2016年,肖永明控制的藏格控股借壳金源谷完成上市。肖永明的身价也随之暴涨,当年胡润百富榜中肖永明以265亿元位列全国第64位,成为青海首富。

辉煌不过六年,肖永明因犯非法采矿罪被判三缓四。


Image

作者 | 高远山
编辑丨蔡   真
来源 | 野马财经
这是野马财经的第2402篇原创
本文约3325 字,阅读时长约12分钟

Image


2021年1月29日肖永明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如今尘埃落定。

7月1日,藏格矿业(000408.SZ)发布公告表示,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出具了《刑事判决书》, 实控人肖永明犯非法采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200万元,没收非法所得2.94亿元。

Image 11年前就因非法采矿被罚

此次公告中虽未说明肖永明犯罪的具体情况,但提及肖永明到案后积极退缴上海宏筑物资有限公司从青海焦煤公司获取的全部违法所得2.94亿元。而青海焦煤在11年前就因违法开采被罚。

Image

Image

来源: 罐头图库


肖永明曾于2006年收购上海宏筑物资有限公司(简称“宏筑物资”)100%股权,宏筑物资持有青海焦煤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青海焦煤”)40%股权,上述收购完成后,宏筑物资成为青海焦煤参股股东。

2011年,宏筑物资将其持有的青海焦煤全部股权转让给臻鹏熠霄(上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上述转让完成后,肖永明及宏筑物资不再持有青海焦煤股权。

肖永明参股期间, 青海焦煤未拿到采矿权,却违规开采木里煤田,从而被罚。


2011年10月28日,青海省生态环境厅发布了对青海焦煤的《环境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书显示,我厅于2011年4月27日对你公司进行了调查。发现 青海焦煤木里煤田江仓矿区二井田项目在未向环保部门提出申请的情况下擅自改变开采方式并擅自投入生产。 责令二井田项目停止生产并罚款10万元。

Image

Image

来源:青海省生态环境厅官网


《国家发改委关于青海省木里矿区总体规划的批复》显示,青海木里煤田矿区由江仓区、聚乎更区、弧山区和哆嗦贡马区组成,矿区东西走向长50公里,南北宽8公里,面积400平方公里,资源储量35.4亿吨。 木里煤田资源储量可以占青海全省总探明资源储量的70%以上。

9年以后的2020年, 因木里煤田被违法违规开采、过度开发造成当地草原湿地生态环境被破坏的现象引起广泛关注。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兴青集团")在祁连山南麓腹地的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打着修复治理的名义进行掠夺式采挖, 14年来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百亿元。兴青集团实控人,是被当地人称为青海"隐形首富"的马少伟。 此前马少伟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仍在审理中。

Image 旗下上市公司曾因财务造假被罚

事实上,肖永明和藏格矿业此前还因财务造假被监管处罚。

2019年4月, 藏格矿业2018年报被出具非标准审计意见,意见称上市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上市公司发公告表示,因控股股东藏格集团与兴业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业国际信托”)借款纠纷,导致藏格集团持有的部分上市公司股份遭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截至目前,藏格集团尚欠兴业国际信托1.66亿元(本金)借款没有归还。实控人肖永明被列入失信名单。

债务窟窿有多大?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由肖永明及其家族控制的藏格集团、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鸿实业”,藏格控股第二大股东) 总负债分别为193亿元、28亿元。 藏格集团整体负债率为67%,永鸿实业整体资产负债率为60%。

2019年6月20日,中国证监会决定对藏格控股进行立案调查,原因是涉嫌信息披露违规。

Image

Image

来源:罐头图库


2019年12月,证监会青海监管局下发《市场禁入决定书》,认定藏格矿业存在三项违法事项:


一是虚增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 2017年、2018年虚增营收1.32亿元、4.68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28亿元和4.77亿元;

二是虚增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 2017年虚增预付账款2.41亿元,2018年虚增应收账款471万元,虚增预付账款2.81亿元;

三是未披露控股股东藏格集团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藏格矿业资金。 2018年1月至2019年4月期间,藏格集团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藏格矿业资金共计22.14亿元。

随后 藏格矿业因2019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自2020年5月6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 股票简称变为“*ST藏格”。 肖永明也在2020年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深交所公开谴责,并处以五年市场禁入。

神奇的是,负面缠身的藏格矿业从2021年开始股价与业绩齐飞。


2021年藏格矿业实现营收36.23亿元,同比增长90.31%,归母净利润14.27亿元,大幅上涨523.6%,成功摘帽。 股价从2021年年初的 最低7.42元/股,大涨至2022年7月1日的35.38元/股。 此次的实控人入狱消息发布后,公司股价大涨7.41%。

Image

Image

来源:东方财富

“肖永明先生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未参与公司任何经营决策,公司目前经营管理层人员稳定,生产经营正常。本次实际控制人肖永明先生所涉案件判决内容不涉及公司、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藏格矿业在最近公告中表示。

目前藏格矿业由肖永明之子肖宁担任董事长。

Image 肖永明发家史

成都以东140多公里,有一个叫石羊的小镇坐落在丘陵深处,这里属于资阳市安岳县。1964年,肖永明便出生在这里。

肖永明的父亲肖方林虽然没读过书,但当过生产队长还常跑合同、给村上拉肥料。改革开放后,肖方林做过风箱、算盘、麻绳,还成立了永鸿塑料厂。

1981年,17岁的肖永明开始在父亲的永鸿塑料厂任副厂长,开始帮父亲打理生意。肖家有五个孩子,肖永明是老大。 1996年,经过多年的历练,肖永明决定到青海另干一番事业,于是他来到青海格尔木与人合伙开了“小小酒家”,干起了餐饮。

通过肖永明的经营,小小酒家迅速超过了当地最大饭店凤凰酒家,成为了格尔木餐饮界的一哥。据《华西都市报》报道:“上世纪90年代,凡是来过格尔木的人,没有不知道小小酒家的”。这应该算是肖永明赚到的人生第一桶金。

两年后,肖永明开始涉足钾肥生意 ,起初只是倒卖钾肥,最后干脆承包了钾肥厂,直至买下了整座工厂。90年代后期,随着中国制造业的崛起,格尔木正好依仗察尔汗盐湖的丰富钾盐资源,开始了钾肥产业的发展。

Image


Image

来源: 罐头图库


2002年,肖永明和妻子林吉芳出资组建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如今上市公司藏格控股业务主体,以下简称“藏格钾肥”),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689万元,其中肖永明持股90%,林吉芳持股10%。 通过他多年积累的资源正式开始了钾肥行业暴富之路。

当时,我国的钾盐资源主要分布在青海察尔汗盐湖和新疆罗布泊盐湖,察尔汗盐湖就位于格尔木。而肖永明和林吉芳夫妇抓住青藏铁路以东地方企业整合的时机,于2004年,成功出资100万入股昆仑矿业,持股比例为1.25%。

据《新京报》调查报道,2005年9月5日,位于青海格尔木察尔汗的蓝天钾肥厂整体产权通过公开竞投方式转让,成交价8050万元,接盘方便是藏格钾肥。

经过一系列收购和增资,此时藏格钾肥在昆仑矿业的持股比例已增至15%,成为第二大股东 ,但与昆仑矿业第一大股东青海瀚海集团(由格尔木钾镁厂改制而来)的持股比例46.7%还无法相提并论。

2007年8月,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一致同意藏格钾肥、格尔木庆丰钾肥作为收购方。而作为铁路以西的青海省大型国企,又是同行业老大的盐湖集团,却没有参与这一轮整合。

肖永明则有着金融机构的支持,于2009年3月6日,青海瀚海集团近86%的股权以3.8亿元转让给了藏格钾肥。

通过收购国有企业瀚海集团,藏格钾肥很快便跃居钾肥行业老二的位置,成为名副其实的民营“钾肥大佬”。

不仅如此,在资源整合中崛起的肖永明,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了出众的资源和人脉。2013年前后,藏格钾肥还吸收了数家实力资本机构入股。2014年底,藏格钾肥向二级市场发起冲击。

2016年,藏格控股借壳金源谷完成上市, 市值约500亿元, 肖永明身价达265亿,一跃成为青海首富。

一年后, “国庆高速太堵?资阳男子直接开直升机回家”的报道红遍网络。报道中直升机的拥有者,“肖姓富商”,即为肖永明,这架达索猎鹰7X报价4530万美元(约3亿人民币)左右。

Image

Image

来源:华西都市报截图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藏格控股开始为期两年的财务造假,肖永明的人生高光也定格在网红照片中。

从一个小镇青年到开着直升机回家,再到现在被判刑,对于肖永明的人生轨迹你有何看法?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野马财经
,赞 13


Image
©野马财经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